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六章 入扬州
    “娘娘,你?”剩下的几个内侍看的分明,忍不住用惊骇的眼神望着沈芳菲,这些人不知道如何是好,是杀也不好,不杀也不好。

    “我都没有见过唐王,怎么可能是唐王的女人,只是现在除掉这一招之外,哪里还有其他的手段,你不信出去看看,那些人虽然知道我的身份,但还是怀疑,现在不会动手,但是一旦唐王进城之后,没有对我多加礼遇,恐怕我沈氏将永无宁日,至于你们,恐怕也是会被这些家伙所杀。”沈芳菲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却是没有将几个内侍放在眼中。

    其中一个内侍看了脚底下已经渐渐失去呼吸的传旨内侍,偷偷的朝外面望去,果然看见几个游侠正在府门前四处行走,目光不时的盯着沈府,心中骇然,顿时知道沈芳菲所说的话是正确的,哪里还敢出去,刚才死在面前的内侍就是一个例子。

    “还请娘娘救我等性命。”剩下的几个宦官相互商量了一番,赶紧跪在地上,能将外面的凶人吓的狼狈而退,让众人再也不敢小觑沈芳菲,纷纷请求沈芳菲救命。

    “既然诸位能信得过小女子,那小女子就有话说话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诸位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安心在府上呆着,还是不要出去的好,你们不过是普通的内侍,就算唐王找人算账的话,也不会找诸位的,诸位以为如何?”沈芳菲美目流转,扫了众人说道。

    “多谢娘娘救命之恩。”这些内侍有了前车之鉴,这个时候哪里还敢废话,纷纷拜谢。

    “女儿,你刚才那一番话?”沈晖早就吓的惶惶不安,不知道如何是好。先是拒绝了宋帝赵构的诏书,本身就是一件大胆的事情,这个时候扬州府还是在宋帝的掌控之中,沈芳菲这种做法就是作死的行文,第二,就是借了李璟的名头来恐吓那些游侠,无论是李璟知道事情的原委之后,还是游侠知道事情的真相,沈家恐怕都要倒霉。

    “先支撑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宋帝有那些内侍在,想必不会有什么问题,至于,唐王,听说唐王英明神武,他进城只是会镇压那些地痞流氓,否则的话,扬州人怎么会接受他,至于他会如此处置我们沈家,他若是王者,想要雄霸天下,哪里会处置我们沈家。”沈芳菲反而若无其事的说道。

    沈晖连连摇头,这件事情对于沈家来说,就是行走在悬崖边上,随时都有粉身碎骨的可能,但正是如同沈芳菲所说的那样,事情已经是没得选择。

    “唐王大军进城了。”这个时候,一阵呐喊声传来,惊天动地,整个扬州城都震动了。沈家父女面色顿时起了变化,哪怕有些把握的沈芳菲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面对李璟这样的王者,一个小女子,就算是有些智谋,也没有任何用处。

    北门,李璟亲自率领大军杀入了扬州城,武松、高宠等人领军进攻岳飞、韩世忠等四将,赵宋军心跌落低谷,毫无抵挡之心,武松等人却是士气高昂,不要命的朝赵宋军队发起进攻,而在扬州城,赵构已经撤退,城中的士兵多是跟随其后逃走,有的士兵已经化身强盗,大掠整个扬州城,一些地痞流氓趁机作乱,这些家伙打着李璟前锋的名义,抢夺市井,也不知道多少扬州人倒霉。

    “王上,城中大乱,有残兵败将、市井游侠肆掠城中。”王善身披盔甲,身上已经有几分将军的威严。

    “领军弹压市井,凡是抢夺百姓财物者,杀,**妇女者,杀;乱杀无辜者,杀。”李璟面色冷峻,脸上难掩疲惫之色,长途奔袭,从汴京到扬州,一根弦总是拉着的,除掉厮杀之外,就算是休息都很少。也只有这种战局顺利,军功无数,才激励着将士继续厮杀。

    “杀。”王善得到消息之后,率领骑兵冲入城中。

    街道上,几个游侠穿着布衣,手中拿着长剑,一手上拿着抢过来的蜀锦,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也只有在这个时候,这些人才光明正大的肆虐市井,抢夺自己想要的一切,金银财宝、无数财物和美女。

    “王上有令,抢夺民财者,杀!”远处有骑兵看见那几个游侠,胯下战马冲了过去,手中的战刀扬起,将几个游侠尽数斩杀。

    “不要杀我们,我们是王上的先锋。”还有几个游侠刚刚从一家商铺中冲了出来,手上还拿着不少的财物,一见骑兵杀来,连忙大声叫了起来。

    “哼,王上爱民如子,岂会有你这样的先锋,杀!全部杀了。”王善手中大刀扬起,下达了必杀的命令,大声说道:“王上有令,抢夺民财者杀,**妇女者杀,乱杀无辜者杀。”一个个“杀”字从口中冲出,黑色的洪流很快就冲进了扬州城,凡是触犯三者尽数斩杀,一时间扬州城血流成河,无数游侠盗匪连解释都没有,尽数被斩杀。

    “王上,还真是果敢英武,这些人说杀就杀了。”沈府门前,几个游侠被砍了脑袋,双目睁的老大,死不瞑目的模样,沈晖看的分明,忍不住说道。

    “这是最直接的办法,这些家伙都是扬州的硕鼠,以前经常欺负扬州的百姓,唐王将这些人尽数斩杀,实际上就是得了扬州的民心,这是最好的办法,总比一张安民告示来的好。”沈芳菲摇摇头,心中却是生出一丝惶恐来,这样的王者,真的不会在意自己借用他的名头,震慑这些游侠吗?

    以前沈芳菲还是有些把握的,但是看着眼前的杀伐决断,她反而没有把握了,心中一阵患得患失,静静的看着面前奔走的黑色洪流。

    “不知道王上能不能擒拿住宋帝,听说宋帝跑的不远,还没有渡江,若是能擒拿宋帝,赵宋恐怕就等于灭亡了。”沈晖摸着胡须,有些感叹道。一个王朝的灭亡,可是一件开天辟地的大事,沈晖能见证这一切,也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