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一章 逃跑
    汴京城,郑居中高大的府邸之中,郑居中坐在椅子上,面前的火炉燃烧,给他带来一些温度,可是他仍然身上披着一件棉衣,将自己死死的裹在里面。他已经半天都不说话了。

    “爷爷。”郑观音身着盛装走了进来,面带微笑的朝郑居中行了一礼。

    “来了,起来吧!”郑居中看见郑观音,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容,指着一边,说道:“难得能从宫中出来,趁着王上还在前线打仗,王后还没有前来,在家里好好住上几天,等王上归来之后,恐怕就没有这么自由了。”

    “爷爷可是知道了什么?”郑观音看见了郑居中脸上的勉强之色,忍不住询问道。

    “崔氏全族被灭。这是刚刚传来的消息。”郑居中也没有隐瞒郑观音,而是将手中的情报递给郑观音说道:“是被吴玠兄弟所灭了,满门被杀,真是好手段啊!”

    “吴玠乃是赵宋叛将,现在灭了崔氏,却归顺王上,这,王上准备如何处置这个吴玠?崔氏毕竟也是支持王上的。”郑观音迟疑道,她还真的没有发现这其中的奥秘。

    “处置?怎么处置?吴玠灭了崔氏满门,实际上,这件事情就是经过王上的默许的,否则的话,吴玠四处奔逃,最后却是冲向了应天府,难道林冲的数万大军都没有发现吴玠的乱兵?百余人的乱军,恐怕只要千人队就能将其消灭。可是,林冲却没有,事后也仅仅只是招降而已。”郑居中老奸巨猾,一下子就发现这里面的奥秘,所以才会面色阴沉。

    “爷爷的意思是?”郑观音粉脸变了颜色,隐隐中猜到了什么。

    “日月乾坤,唯我独尊。王上以暗卫为耳目,监控天下,所有的事情实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无论是关东盟也好,或者是终南会也好,认真辅佐王上,王上可以将这些视而不见,就好像是老夫一样,但若是企图恢复当年的五姓七望,企图沾染皇权,掌控天下,那就是找死,崔氏就是例子,谁敢得罪他,就会有灭门之祸。崔氏百余口尽数被吴玠所杀,偏偏只是吴玠杀的,而不是李璟所杀。”郑居中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捏紧了拳头,却充斥着无力,就算自己愤怒又如何?面对强大的李璟,掌握了数十万大军谁敢放肆。

    “那终南会和关东盟?”郑观音面色苍白。

    “这就是军队的厉害。”郑居中苦涩的说道:“现在天下之大,谁还敢反对李璟?我们吗?恐怕郑氏就会成为第二个崔氏。这个家伙,阴险狡诈,当年就用阎氏走遍天下,阎氏手中有不少的钱财,四处结交各路豪杰,天下的秘密基本上都被阎氏所指,我关东盟的机密也是如此,现在关东盟中有哪些人,分布在什么地方,恐怕都已经落在李璟的案头上了。之所以没有杀我们,只是觉得我们还有一些作用而已。只要我们稍微露出点不满,就会将我等一网打尽,将我们的家财尽数收为己有。”

    郑观音早就被郑居中的话所惊骇,连话都说不出来什么,只能是静静的站在一边,不知道如何是好。她生的美貌,以前用姿色来迷惑赵桓,但是面对李璟,才知道李璟与其他人的不一样,碰见这种人,就不是用姿色就能迷惑的。

    “既然李璟已经选了你,你就要认真服侍李璟,不能插手政事。”郑居中望着郑观音,叮嘱道:“王上不同于其他王者,你若是能生得一儿半女,我郑家还有机会崛起,但若是插手其他的事情,恐怕就是我郑家灭亡的时候。”

    “是,孙女知道了。”郑观音赶紧点了点头,崔氏的结局震慑了郑观音,让郑观音不敢放肆。

    “赵构虽然能暂时逃得性命,但是最后肯定不是李璟的对手,想要恢复当年的风光,就要暂时潜伏,认真的辅佐王上。”郑居中叮嘱道,他的目光穿过了时空,好像看见了李璟纵横天下的模样。也正是像他想象的那样,李璟的兵马已经出动,准备肆虐整个江淮之间,好将赵构生擒活捉。

    永城城外,无数穿着红色战袍的赵宋士兵正在四处奔走,这些士兵神情慌乱,身上的盔甲更是残破不堪,有的士兵手上拿着钢刀,有的士兵手上却是倒拖着长枪,脚上的战靴有的人都丢弃在路边,外面的寒冷并没有让这些士兵保留着这些保暖之物,更多的还是将其丢在一边,免得连累了自己,长途奔波,这些士兵早就十分疲惫,现在之所以南下,也是害怕被李璟斩杀的缘故。

    岳飞和韩世忠等人都在乱军之中行走,两人身上的盔甲并没有任何变化,唯一多了一些东西,那就是鲜血,或者是自己的,或者是敌人的,岳飞已经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只知道一路过来,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休息过一个晚上了。

    有的时候,己军刚刚坐下来休息,准备埋锅造饭的时候,身后的骑兵就冲了出来,宋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李璟强大的骑兵所冲击,死伤无数,这些士兵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再次起身逃跑,而辛苦弄来的粮草,烧出来的米饭,最后都成了李军的食物。最后的结果就是,李璟大军越追越有力气,而赵宋大军却是疲惫不堪,现在大军已经退到了永城,就算是岳飞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自己的尽头,或许,直接被李璟追杀过长江都有可能。

    “李璟杀过来了。”人群之中,不知道谁又大声喊了一句,那些赵宋士兵一阵慌乱之后,再次南下逃跑。永城城下一片混乱,永城城门虽然打开,城池勉强也能抵挡一阵,可惜的是,这些士兵一点军心士气都没有,就算是进了城池,也没有心思抵抗,而是在永城抢劫一番之后,穿过永城而走。身后的岳飞虽然又气又怒,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军纪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约束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