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九章 灭门
    吴玠和吴璘两人相互搀扶着,身后跟着百余兵马,在山林之中乱跑,这些士兵虽然是在逃跑,但是手中仍然紧握着www..la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吴玠才停下脚步,回头望着身后的士兵,面色阴沉,双目中闪烁着愤怒和悲伤。数千兵马到现在只是百余人,其他的人多是战死,或者是逃亡,吴家军等于彻底烟消云散了。

    “大哥,我们?”吴璘手中大刀狠狠的斩在一颗大树上,怒道:“该死的崔氏,若不是崔氏,我们的人怎么会这么倒霉,这么多的兄弟都死在敌人手中。”他的话引起了残兵的共鸣,目光中都露出愤怒之色。

    “这笔账迟早会找崔氏算的,但是现在最主要的是要逃离这里,杨志和花荣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吴玠很冷静,虽然埋伏战最后变成了遭遇战,但是敌人的数量太多,自己等人根本就不是对手,十分轻松的就被敌人击败,数千兵马伤亡殆尽。

    “大哥,你说是不是很奇怪,杨志和花荣两人十分厉害,武艺远在你我之上,他们若是想杀我们,恐怕很简单,但是一直到最后,他们也没有对我们动手。而且我们这百余人虽然能杀出重围,恐怕这里面也透着一丝诡异。”吴璘忽然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些迟疑的说道。

    吴玠闻言一愣,忽然想到了什么,顿时苦笑道:“人称李璟奸诈,以前还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他分明就是故意如此,你说的不错,能够杀出重围并不是你我的功劳,而是对方故意让的,只是为何如此?”吴玠还真的想不到,自己已经是残兵败将了,身边不过百余人,身心疲惫,这个时候随便派出一个前千人队,就能将自己等人击杀,可是到现在为止,敌人只是紧紧的跟在后面,也不见敌人进攻。

    “不知道,但是小弟相信,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李璟到底想干什么,很快就会揭晓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而已。”吴璘苦笑道。李璟若是没有其他的算计,就算是将自己等人生擒活捉也是有可能的。

    “不管李璟想干什么,?我们只能是认命,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干一件事情。”吴玠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们数千兵马都战死,在战场上厮杀,生死由命,可是我们这些兄弟战死,不仅仅是因为李璟,更重要的还是崔氏,被李璟杀死之前,我们最起码也要给我们的兄弟报仇。”

    “不错,就算是战死,也要给兄弟们报仇。”吴璘连连点头,扫了周围一眼,说道:“不管怎么样,也要试试,朝应天书院杀过去。”

    “好,先灭了崔家。”吴玠冷森森的说道:“而且,我还有一个预感,我们前进的方向或许就是李璟要求我们进攻的方向。”

    “你是说?”吴璘面色一变。

    “不知道,我只是猜想。”吴玠摇摇头,他心中一阵悲凉,无论是自己也好,或者是崔氏也好,实际上都是棋子,一个被掌握在李璟手中的棋子,随时都有可能被消灭的命运。面对这种情况,他也无可奈何,望着身后的百余将士,吴玠心中一阵内疚,这些人都是大好儿郎,这一次不知道可有生存的机会。

    百余人穿过山林,朝应天书院杀了过去,越是接近目标,吴玠心情就低落下来,杨志和花荣的兵马紧随其后,不紧不慢,不过十余里的路程而已,骑兵眨眼就到。吴玠每次想着变动方向的时候,后面的骑兵就是杀来,逼的吴玠只能是按照既定的方向前进。

    “可笑崔氏,以为出卖了我吴玠,就能保住平安,却不知道,在李璟眼中,崔氏早就是待宰的羔羊,这一次恐怕是要收网了。”吴玠望着远处的山峰,那里就是应天书院所在的地方,在山脚下,就是崔氏大宅,这次自己前进的目标。

    崔氏宅院中,崔永成放下手中的云子,对身后的管家说道:“林冲将军现在在忙什么,来赴宴的时间都没有?听说吴玠都被击败了,难道还有人敢拦截王上的粮草不成?”

    “回家主的话,林冲将军说自己要整顿军队,随时准备率领大军南下。他还说王上登基在即,这个时候要建立功勋,最好册封的时候能封侯。”管家赶紧说道。

    “他是王上的师兄,还怕侯爵里没有他的位置?”崔永成不满的说道:“哼,这要是当年,我崔家哪里会理睬这些兵痞,就算是王上也不必在意,现在,哼哼。”

    “家主说的可不是嘛?李璟说是前朝后裔,但实际上,皇朝血脉早就稀薄了,他想要登基称帝,还不是要依靠我们这些世家大族吗?”管家赞成道。

    “老爷,老爷,有盗匪杀过来了。”崔永成还待说下去,忽然远处一个青衣小厮闯了进来,神情慌乱,大声说道:“快走,敌人太过凶悍,兄弟们都挡不住了。”

    崔永成忍不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色慌乱,忍不住说道:“这里是应天府,怎么会有乱匪,林冲将军的兵马就在咫尺之遥,怎么会有乱匪杀来?你可是看清楚了?”

    “是啊,怎么会有乱匪杀过来?”管家也是神情慌乱。

    “父亲,快走,是赵宋残兵,身上穿着赵宋的盔甲。”崔定安也是神情慌乱,面色惊恐,不知道如何是好。

    “走,赶紧离开这里。”崔永成一下子就明白其中的缘故,忍不住说道:“可恶的李璟,若不是灭了洪五,我崔氏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父亲,不管管了,我们为了帮助李璟,出卖了吴玠,这次肯定是来报仇的。”崔定安忍不住说道。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阵喊杀声和惨叫声。

    “是了。该死的李璟,一定是他。”崔定安的话一下子惊醒了崔永成,他忍不住指着南方骂道:“这个该死的家伙,肯定是他,数万大军剿灭不了吴玠,残兵怎么会跑到应天府来,都是他,都是他,他这是要灭我崔氏一门。”崔永成想到这一点后,老脸通红,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干瘦的身躯朝后倒了过去。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