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四章 应天崔氏
    ,宋末之乱臣贼子最新章节!

    应天府,李璟的大军杀来的时候,全城大乱,这里面还有不少人并没有跟随赵构离去,这些人多是一些下层百姓,对于这些人来说,无论是谁统治他们都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城中的情况都安排好了吗?我听说许多地痞横行其中?”李璟站在中兴坛上,望着四周,对身后的杜兴说道。乱世之中,刀兵四起,在李璟未到应天府之前,许多地痞横行霸道,烧杀抢夺,无所不为,李璟进入城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整顿城中秩序,斩杀了不少的地痞流氓,稳定了城中的秩序。

    “回王上的话,已经斩杀了地痞流氓三百五十二人,惩治奸商十八人。”杜兴赶紧说道:“城中百姓现在十分安稳,不少人将王上视为万家生佛。”

    “万家生佛?我们都没有饭吃了。”李璟手中的马鞭敲了敲,说道:“睢阳、宁陵你都派人去了吗?沿途粮草是怎么回事?林冲主掌粮草,不可能这点事情都不好办吧!莫非后路出了问题?”

    “回王上的话,臣等失职,听说最近睢阳一代有大盗横行,或许,与这件事情有关系。”杜兴额头上都有冷汗流出,粮草乃是军中命脉,李璟非常重视,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的粮道居然受到了影响,军中到现在只有一天的粮食。

    “大盗,恐怕没有哪个强盗有如此大的胆子吧!”李璟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吴玠,根据暗卫传来的消息,吴玠在张叔夜的指挥下隐藏在我们后面,可能趁机偷袭了睢阳。”杜兴赶紧说道,他面色苍白,一支万余人的队伍居然躲过了暗卫的追查,这简直是不能想象的事情,固然与战乱有很大关系,这也说明暗卫的无能。

    “你下去做一件事情,调两万兵马给杨志,让他和花荣在一起,将吴玠生擒活捉。”李璟摆了摆手,微微叹息道:“可惜了,这次只能是看着赵构回到江南了,日后想要征讨赵构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王上,城中实际上还有不少的粮草,王上为何不征用?”杜兴想了想,咬紧牙关说道:“臣听说应天书院旁边崔家有不少的粮草,王上何不取之。”

    “你说的是崔永成家里吧!亏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那崔永成是应天府的大善人,应天书院所用的粮食都是崔家免费提供的,崔家平日里在应天修桥铺路,广得民心,本王若是上门要粮食,岂不是会被天下人唾骂?”李璟手中的马鞭顺手抽了过去。

    “是王上。”杜兴肩膀上的毛衣给抽出个大洞来,吓的杜兴都不敢说话。

    “看看这应天府,不少的大商人、大地主都已经离开了应天府,追随赵构,可是崔家却留在应天府,就说明其中有问题。”李璟望着远处的山峰,说道:“崔老太爷,这是在等着我上门呢!”杜兴闻言一愣,却是没有说话,跟随李璟多年,他知道李璟这句话中充斥着其他的含义,这个崔老太爷恐怕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

    “王上,是不是先派一个人去通知他。”杜兴想了想说道。

    “不用了,已经有人先替本王试探他了。”李璟摇摇头。

    “阎掌柜远道而来,恐怕不仅仅是来和老夫叙旧的吧!”崔家庄园中,崔永成崔老太爷笑眯眯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女子生的美貌,浑身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但是崔永成知道,眼前的女子是没有人敢碰的,这也是他为什么亲自出面接待的缘故,不仅仅是对方生意的做的很大,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对方身后之人。

    “老太爷笑话了,晚辈途经应天府,特地来拜见老大人。”阎婆惜美目流转,望着崔永成说道。她面色如花,笑眯眯的也不知道口中说出来的话,到底是有几分是真的。

    “多谢阎掌柜了,没想到这兵荒马乱的,阎掌柜还能出入自如,让老夫佩服啊!老夫胆子就小了,这些年只能是躲在家里,不敢出去。”崔老太爷摇摇头说道。

    “凭借崔老太爷的声望,哪个人敢冒犯崔老太爷。”阎婆惜笑道:“老太爷,实不相瞒,这次来,小女子是有要事相求的,还请老太爷看在同行的份上,照料一二。”

    “哦!何事?阎掌管只管说。”崔老太爷笑眯眯的说道。听上去好像热情的很,但实际上,却是什么也没有答应。

    “买粮食,崔家有良田千顷,本身更是大粮商,家中屯粮无数,莫说整个应天书院,就算是整个应天府的人没有粮食了,崔老太爷也能让他们有饭吃。王上的军粮没有及时运上来,所以想在老太爷这里买粮。”阎婆惜正容说道:“相信老太爷也知道,王上崛起之势势不可挡,迟早是要问鼎天下的人物,若是这个时候能得到老太爷的帮助,日后王上绝对不会忘记老太爷的。”

    “阎掌柜说笑了,崔家虽然家大业大,手中也的确是有一些粮食,但崔家到底是诗书世家,本身不喜商贾之事,粮食一般都是交给别人经营而已,这些年已经亏了许多,勉强支撑应天书院之外,已经没有粮食了,就算想支援王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崔老太爷苦笑道。

    “哦,原来如此,看来,小女子误会老太爷了。”阎婆惜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的说了其他的事情,多是沿途的一些见闻,双方聊天倒是愉快的很,半个时辰后,崔永成在儿子崔定安的搀扶下亲自将阎婆惜送了出去。

    “父亲,李璟真是猖狂,居然派一个外室前来商谈。”阎婆惜走了之后,儿子崔定安忍不住说道。

    “你知道什么?他是要亲自来的,但是作为一个王者,来到这里,若是被我们拒绝了,那才叫没有面子,我们的声望让他杀也不好杀,不杀有难去心中愤怒,所以先让别人来探探口气,哪里还有谁比他这个外室更适合的呢?”崔永成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说道:“都说李璟只是擅长行军打仗,一个只知道行军打仗的人能有今日,郑居中那个老东西,现在都投靠他手下了,终南会的人就不说了,关东盟的人也不能落后。我们的要求已经提出来了,现在就看王上说如何解决此事了。想要继续追击赵构,没有我们的帮助,他是绝对做不到的。”

    “可是李璟的粮草很快就能运到应天府啊!”崔定安忍不住说道。

    “说你愚蠢,你还真的愚蠢,你以为他的粮草是那么好动的吗?你以为粮草从汴京到应天,又是那么容易运过来的?没有十天半个月,怎么可能到?”崔永成冷森森的说道。面色阴沉,哪里还有刚才满脸和善的样子。210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