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三章 连环杀
    燕子谷,杨志丑脸阴沉,望着眼前的战场,一到战场上,杨志就知道问题出来,战场打扫的很干净,这更加让杨志感觉到问题所在,一般的贼寇哪里会打扫战场,而且露出来的弓箭、刀具都能看的出来,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贼寇,而是赵宋军队,并不是散兵游勇,而是精锐军队。

    “快,快回去。”杨志猛然之间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赶紧指挥大军朝睢阳而去,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恐怕是上当了,这只军队击杀了护粮队,绝对不是为了这笔粮草,恐怕更重要的还是为了睢阳城。想到这里杨志顿时心如火焚,赶紧指挥大军回撤。

    还没有到达睢阳城的时候,就已经发现睢阳城上空浓烟滚滚,一股烟尘直上云霄,杨志嘴巴张的老大,面色苍白,手中的大刀跌落在地都不知道。

    睢阳城被人攻破,里面所藏的数万石粮草为人所焚烧。就好像是一道晴天霹雳一样,静静的骑在战马身上,不知道如何是好。自己驻守睢阳城,看守粮草,现在粮草为人所焚烧,这是何等的大事。杨志这个时候都有一种死的感觉了。

    “将军,城中起火,粮草被烧,我们还是赶紧救火为妙,或许还能救回一些粮草。”身边的副将赶紧说道。他神情有些焦急,粮草丢失,杨志会倒霉,他自己也要倒霉。

    “对,对,赶紧进城救火。”杨志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赶紧指挥大军入城,准备救援粮草。这个时候也只能是能救出多少就救多少了。

    “砰!”一声巨大的声音响起,一只利箭破空而至,朝杨志射了过来。

    “当!”一声大响,杨志手中大刀挡在面前,发出一声金铁交鸣之声,杨志感觉到一股大力击中自己,虎躯颤抖,瞬间冷汗直流,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

    “敌袭,小心。”杨志一声大吼,幸亏自己挡住了这一箭,否则的话,恐怕自己瞬间就被射杀了,他又惊又怒,敌人在袭击睢阳,火烧粮草之后,并没有离开,反而躲在一边,准备袭击自己。诡计一环套着一环,就是想置人于死地。

    “可惜了。”吴玠手了手中弓箭,原本想着趁着杨志神志不清的时候,一箭将杨志射杀,可惜的是,杨志的武艺的确不简单,就算是在混乱的时候,也能凭借武将的敏感挡住了这必杀的一箭。不过,吴玠并不在意什么,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杨志和他手下的军队军心动摇,围歼这些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城下两只军队已经展开了厮杀,一个来回奔袭,一个在城中以逸待劳,两只大军相互碰撞,一只军队数量较少,一只数量相对较多,双方激战,倒是棋逢对手。

    杨志手中大刀飞舞,在乱军中厮杀,每一刀斩下去,都有敌人被斩杀,他面色狰狞,心中怒火冲天,这些贼人实在是可恶,烧了粮草之后,还准备将自己等人击杀,实在是太可恶了。

    “杨志,粮草已经被焚烧,李璟南下大军失去了粮草,军心溃败,离死不远了,你作为睢阳守将,必死无疑,不如归顺吾皇,想你杨志也是出身杨家将,一向忠于我大宋,今日若是归顺我大宋,陛下肯定会好生相待,日后也必定会重赏你杨家列祖列宗。”吴玠望着正在厮杀的杨志,心中生出一丝念想。

    “奸贼,你以为烧了睢阳的粮草就能让王上战败吗?王上手中的粮草也不知道有多少,就凭借你也能断王上的粮草,真是笑话。”杨志望着吴玠,不屑的说道:“我虽然丢失了粮草,但是罪不至死,只要立下战功,照样能建立功勋,封妻荫子,赵构是什么东西,也值得我杨志为其效命。”

    “真是不识抬举!”吴玠看着远处的士兵正在厮杀,正待召集身边的士兵下去斩杀杨志,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阵喊杀声,顿时望了过去,面色微微一变,一片黑色的海洋滚滚而来,这是李璟的援军来了。

    “可恶,这个时候怎么会有李璟的援军前来?”吴玠忍不住捏紧了拳头,继续厮杀下去,吴玠相信最后取得胜利的人绝对是自己,只是现在敌人援军前来,自己若是再不走,恐怕就来不及了。

    “幸亏点燃了粮仓,否则的话,现在还真的逃不出去了。”吴玠望着正在熊熊燃烧的粮草,暗自庆幸了一番,招呼正在厮杀的吴璘,领着兵马边打边撤。

    “杨志,怎么回事?敌人在哪里?”远处一个面色俊朗的年轻人骑着战马飞奔而来,面色阴冷,望着杨志大声说道。

    “花荣,不要说了,快带兵救粮草。”杨志望着远处的熊熊火焰,狠狠的说道:“这下上当了,居然被对方算计了,等过了今日,我会到王上面前请罪的。”说着也顾不得疲惫,赶紧领着身边的兵马救火不提。

    “真是可恶,居然让敌人跑掉了。”花荣也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救援粮草,至于追击敌人的事情,只能是放在一边了。

    大火整整燃烧了两个时辰,才被杨志和花荣两人联手扑灭,但是数万石粮草被焚烧了大部分,只有百余石粮草留在粮仓之中。

    “这下大条了。”杨志和花荣两人望着已经成为废墟一样的粮仓,面面相觑,心中顿时知道事情不妙了。李璟大军在前面进攻,每日也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粮草,所有粮草都是从睢阳周转,现在大军粮草损失殆尽,根本就不足以支撑粮草供应,这也就意味着在前方进攻即将陷入缺粮的困境。而这一切罪责都会落到杨志身上。

    “杨志战死不要紧,但是耽误了王上的大业,这才是真正的该死。”杨志将睢阳的遭遇说了一遍,这才仰天长叹道。

    “敌人狡猾,莫说是你,就算是军中其他将军也难免会上当,相信王上也明白其中的道理。”花荣嘴巴张了张,还是劝慰道。这件事情影响很大,直接影响到李璟的战略布局,他想了想说道:“这次虽然我带来了一些粮草,但是也只能一两日而已,军中粮草最起码还需要四天才能到来,王上,王上那边恐怕要缺粮两日。”十几万大军缺粮两日,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两人也是知道的。一下子,两人心情更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