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一章 逃跑
    张伯奋死了,张仲熊死了,死在李璟强大的战斗力之下,剩下的赵宋士兵军心开始混乱了,虽然大家都是疲惫之躯,但是一个是骑兵,一个是步兵,一个是战马疲惫,一个是自己疲惫,两者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数万大军对付数千步兵,虽然这群赵宋士兵十分骁勇,战斗意志值得褒奖,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不过半个时辰,战斗就结束了,阵地上到处都是尸体,还有一些无主的战马在战场上走来走去,发出一阵阵哀鸣声。

    张叔夜身上的盔甲残破,浑身是鲜血,被带到了李璟的面前,狠狠的按在地上,但饶是如此,张叔夜还挣扎着不停,他的父母死后,他只是会向君王和天地跪拜,又怎么可能会向李璟跪拜呢?可惜的是,他的挣扎并没有用,身后两个强大的士兵死死的压住了他的肩膀。

    “张叔夜,本王以前认为你有着读书人的气节,统帅的才能,可惜的是,你打仗还可以,至于读书人的气节,却不见踪迹了。”李璟微微感到惋惜道。和其他的读书人不一样,张叔夜不仅仅是一个进士,更重要的是一个能打仗的人物,在历史上,曾经伏击过宋江,更是在金人大军围城的情况下,能够杀入汴京城,这一点连种师道所率领的西军都做不到,而张家父子做到了,足见张叔夜的能耐了。若是可以的话,李璟真的愿意招降此人,可惜的是,这是不可能的。

    张叔夜仰着头,呸了李璟一下,不屑的说道:“老夫是何等人物,谈气节,也是你这样的贼寇可以谈的?当初跟在蔡京、高俅身边,最后却杀了自己恩主,李璟,就算是你得了天下,也只是会让天下人唾弃你的。任何一个有气节、有抱负的人都是不会归顺你的。你也不必枉费心机,杀了我吧!”

    “出了宁陵之后,本王就没有想过招降你,你想要杀我,也很正常,但是不应该以整个宁陵城为代价,你可知道宁陵城中还有数万百姓,这些人都会因为你的一场大火被烧死,或者是被烧的倾家荡产。”李璟幽幽的说道:“所以说,你是一个将军,但绝对不会是一个好的读书人,你已经被自己的愚忠而洗脑了。”

    “李璟,你也不必假仁假义,死在你手下的人少吗?李乔可是闻名天下的屠夫,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说老夫?”张叔夜顿时哈哈大笑,花白的头发低了下来,散落在眼前,神情显的极为癫狂。

    李璟嘴角抽动,按照张叔夜的说法,刚才自己还真的被打脸了,他冷森森的望着张叔夜,说道:“你要记住史书一向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当初赵匡胤、赵光义不就是这么干的吗?日后等本王平定了天下,我会诏命天下,赵宋皇帝如何昏庸,如何荒淫无耻,你张叔夜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阻拦王师,一把火烧了宁陵,到时候你张叔夜都会遗臭万年。”

    李璟恼羞成怒,双目赤红,盯着张叔夜说道:“本王是要杀你,但不会在这里杀你,而是在宁陵杀你,让你跪在宁陵,看看被大火焚烧的宁陵城,看着那些被烧死的百姓,你一个读书人心中不知道可有悔过?”李璟是何等的毒辣,准备让张叔夜内疚而死。

    张叔夜嘴角抽动,面色狰狞,浑身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吼道:“李璟,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声音凄厉,原本清瘦的面容此刻变的格外的恐怖。

    可惜的是,李璟对这些并不在意,一个将死之人,就算是骂的再欢又能如何?难道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成?他还要率领大军进攻赵构呢?

    大军只是休息了一个时辰,然后就继续启程了,应天府已经就在眼前,赵构就在眼前,对于李璟来说,只要将赵构生擒活捉,一切都很好办。

    应天府,赵构已经身披帝王袍,看上去多了几分气势,但是在双目中,更多的还是惶恐,自己刚刚登基祭天,但是没有半点愉悦之情,他跟着大军身后,缓缓撤出了应天府,望着背后大宋的陪都,赵构心中忽然有一个念头,或许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的可能了。

    “官家,还是赶紧启程吧!宁陵告破,恐怕李璟的兵马会很快杀过来。”黄潜善低声说道。他有些担心的看着四周,在赵构身边,有许多的宫女、嫔妃,这些嫔妃基本上都是新纳的,这个时候南下,路途遥远不说,关键随时都会遭遇李璟的军队,这些人不仅不会给军队带来半点帮助,反而会拖累军队的速度。他恨不得建议赵构领着骑兵快速南下。

    可惜的是,这些话,他是不会说的,他也是有家小跟随自己南下,让赵构抛弃这些嫔妃,自己的家小也同样会被抛弃。黄潜善还没有高尚到那种程度。

    “岳飞、韩世忠等人还在身后抵挡吗?”赵构心中担忧更甚了,动作顿时变的矫健起来,说道:“张叔夜也是无能之人,二十万大军驻守宁陵城,连一天都没有抵挡下来。真是无能。”

    黄潜善心中一阵苦笑,不是张叔夜无能,而是李璟太过于强大,宁陵城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被摧毁,这样的攻击哪里是张叔夜能抵挡的,现在只能是希望李璟的军队来的晚一些,能够大家足够的时间。

    “传令下去,官家的銮驾先走,让那些随行的百姓跟随其后,不得堵塞道路。”黄潜善低声对身边的大臣说道。同样的,随着赵构的离开,无数百姓开始跟随其后,准备一起南下。但是因为撤退的比较匆忙,官道上到处都是人,就算是赵构的銮驾也走的并不快,若是这样下去,一天恐怕都走不了多少路。

    “不要管銮驾,率领骑兵先走。”赵构好像感觉到大地在震动,心中惶恐,猛的从銮驾上跳了下来,选了一匹骏马,领着黄潜善等人朝前飞奔。銮驾虽然很好,但是这个时候,性命最为重要的,赵构心有大恐惧,所以决定抛弃笨重的銮驾,骑着战马离开这里。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