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章 杀
    李璟是带着一腔怒火而来的,身边的骑兵绕过了宁陵城,背后的火焰燃烧,将整个天空都给染红了,李璟好像没有发现一样,唯独是心中的怒火已经点燃,张叔夜是一个名将,在历史上留下了名声,按照道理,李璟是比较尊敬这些人的,但是他在宁陵城的表现,让李璟极为不满。

    “王上,张叔夜的军队过去两个时辰,已经在百余里之外。”杜兴骑着战马,飞奔而来,喘着粗气,大声说道:“他们是步兵,前进的速度比较慢。”

    “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传令三军,快速进攻,活捉张叔夜。”李璟面色狰狞,催动战马,战马发出一阵嘶鸣,朝远处杀了过去,瞬间数万大军鼓噪而行,无数战马践踏着大地,如同狂风暴雨般的呼啸而出,朝南方杀了过去。

    张叔夜骑在战马之上,静静的看着远方,宁陵城战败是小事,到底是城中的百姓都是因为自己而死,张叔夜是名将的同时,也是一个读书人,心中还是有些内疚的。更重要的还是自己的战败,造成了赵构陷入危险境地,在他之前,岳飞等人是什么样子,有没有护送赵构南下,他都不知道。

    “父亲。”张伯奋面有忧色,靠近张叔夜说道:“我们的探子已经有半个时辰都没有出现了,恐怕是出了问题。”

    张叔夜面色一变,低声说道:“李璟杀来了,真是好手段,居然连宁陵城的百姓都没有救,真是可恶啊!”张叔夜一下子就知道李璟率领大军在身后杀来,他心中又气又恨,原以为李璟肯定会让军中士兵参与救援之事,没想到李璟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杀过来了。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是不是现在加快速度?”张伯奋有些进展的询问道。在城中,自己麾下的将士还能抵挡一二,但是在野外,步兵很难抵挡的住骑兵的进攻。

    “已经来不及了,李璟的骑兵是何等的强悍,既然放弃了宁陵城,他要杀我之心坚决,想要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现在老夫的生死倒没有什么,老夫担心的是陛下,陛下是不是已经南下了。”张叔夜听说李璟已经南下,顿时知道李璟的打算,是不可能放弃消灭自己的机会。

    “父亲,不过战死疆场而已,父亲可以领军先行一步,让孩儿在这里抵挡。”张仲熊这个时候赶了过来,说道:“孩儿不过是一身勇力,军中像孩儿这样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留在陛下身边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不如在这里阻挡片刻,或许还能帮助父亲一二。”

    “对,父亲乃是朝廷柱石,不能战死在这里,我兄弟二人愿意替父亲抵挡一二。”张伯奋也出言说道。李璟大军即将杀来,他自己身边只有几千人,这样下去,根本就很难抵挡李璟的进攻,到时候父子三人都会死在这里,还不如留下足够的时间,让自己的父亲逃出去。

    “痴儿,有国才有家,李璟恨你父亲,我哪里能能逃走?”张叔夜苦笑道:“将军当战死疆场,我虽然是一个文人,但也同样是如此,李璟要杀我,就让他来吧!让我张叔夜逃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张叔夜老眼中迸射出精光,浑身也充满着斗志,干瘦的身躯上此刻也充斥着战斗力。

    他调转马头,自己的两个人也都站在一边,身边的数千军队,脸上尽是疲惫之色,有些人身上还有鲜血,这些士兵身上传的战袍已经破旧,在寒冷的冬日里,显得格外的单薄。看着主将的模样,这些人顿时知道,敌人就在自己的身后,随时会对自己发起战斗,这或许是自己最后的战斗。

    这些士兵擦拭着手中的兵器,有些人已经坐在地上,整理着手中的弓箭,大家默不作声,敌人已经杀来,这些人都是跟随张叔夜很久的人物,对张叔夜很是忠心,想要让他们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的,所以唯有死战。

    张叔夜浑身颤抖,老眼中闪烁着一丝激动,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属下,一路跟随自己到现在,现在却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这让张叔夜感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过,很快,张叔夜就将这种激动的心情抛之脑后。李璟的大军来了,大地在颤抖,远处有无数黑色的身影呼啸而来,金边血龙剑盾旗高高飘扬,很快,敌人已经靠近,张叔夜都能看见敌人的相貌了,张叔夜死死的望着眼前的一切,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已经在冒汗。

    “杀。”张叔夜睁大着眼睛,望着眼前,他发现李璟并没有说上一些场面话,而是直接率领大军冲了过来,横冲直闯,一下子就杀入大军之中。

    李璟手中的方天画戟顺手斩了过来,张仲熊仗着自己的武艺,一声怒吼,仗着手中的大刀迎了上来,可惜的是,仅仅一个回合,张仲熊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天而降,狠狠的敲击在大刀之上,使得他连人带马都给砸落下来。

    “啊!”张仲熊发出一声惨叫,很快就淹没在铁骑之下,被践踏成肉泥,强壮的身躯,也没有抵挡住敌人的进攻。“熊儿!”张叔夜在远处看的分明,顿时发出一声怒吼,张仲熊跟随自己多年,没想到今日却死在这里。

    “二弟,李璟,我要杀了你。”张伯奋目睹自己兄弟战死,双目赤红,手中长枪将面前的敌人刺死,然后就朝李璟杀去。

    “当!”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方天画戟轻易的挡住了张伯奋的进攻。

    “你只想到你的兄弟,可曾想过宁陵城的那些百姓?难道他们的性命就不是性命了吗?难道他们就没有父母妻儿了吗?你和你的父亲一样,都是一个虚伪的家伙。像你这样的人,我李璟看着就恶心。”

    张伯奋却是不管,手中长枪飞舞,将李璟笼罩其中,可惜的是他武艺比张仲熊还要差,李璟轻轻一挡,趁着双马交错的瞬间,方天画戟猛得朝身后刺去,锋利的长戟就刺入张伯奋的后背,将其刺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