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九章 烈焰焚城
    宁陵城就这样被点燃了,就算是张叔夜也没有想到,李璟居然如此狠心,点燃了整个宁陵城,面前的车辆上燃起了熊熊大火,很快,周围的街道上也传来一阵阵刺鼻的气息,火油被点燃,这是张叔夜用来对付李璟之物,原本想着不能将李璟烧死在这里,最起码也能阻止李璟前进的脚步,可惜的是,面前的一切都被李璟给破坏了。

    “父亲,现在该如何是好?”张伯奋望着眼前的一切,不知道如何是好,大火熊熊燃起,这些人距离火焰很近,都已经感觉到一阵阵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虽然是在冬天,但这个时候也难以这样热浪。

    “满城百姓都因我而遭受如此大难,我张叔夜获罪于天。”张叔夜看着面前的熊熊火焰,甚至还有的人已经在火海之中发出一阵阵惨叫声,甚至有些火焰已经朝远方燃烧,张叔夜顿时面色苍白,这一把火虽然是李璟放的,但若不是张叔夜推波助澜,全城遍布火油、干草等易燃之物,怎么可能有如此壮观的场景,张叔夜嘴唇颤抖,对两个儿子说道:“带领弟兄们都撤吧!宁陵不可守。”说着猛然之间就抽出宝剑,准备朝脖子抹去。

    “父亲,不可啊!”张仲熊眼疾手快,手中的长矛刺出,正中宝剑,将宝剑挡在一边。

    “父亲,胜败乃是兵家之常事,今日之事也怪不得父亲,都是那奸贼李璟,才会造成今日之祸。更何况,城中百姓实际上并没有多少,这个时候大火燃烧,想必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离开住宅,不会有任何性命之危。”张伯奋也赶紧说道。

    张叔夜望着周围,整个城池都即将陷入火海之中,张叔夜目光中闪烁着一起祈求。

    “正是如此。”张伯奋赶紧说道:“父亲,赶紧离开这里,再不走,我们恐怕都会陷入火海之中了。”张伯奋知道自己的父亲心中还有一丝内疚,只是这打仗都是要死人的,说句实在话,就算是整个城池的百姓都被烧死了又能如何?他张家的日子还不是照过的吗?

    张叔夜心中恍惚,不知道刚才那些话是安慰别人,还是在安慰自己,任由自己的两个儿子架着,离开火场,其他的赵宋士兵也紧随其后,护卫着张家父子离开宁陵,身后只有一阵阵惨叫声和漫天的火焰。

    北门的断壁残垣之上,李璟早就去掉了盔甲,望着眼前的大火,面色平静,好像燃烧的并不是一座城池一样,身后林冲、高宠、武松等人纷纷站在身后。

    “王上,这个时候张叔夜恐怕已经逃走,是不是应该下令救火了。”林冲到底是仁慈了一些,望着眼前的火场,听着一阵阵惨叫声和惊慌声,心中不忍,赶紧上前说道。

    “满城大火哪里能容易扑灭的?”高宠摇摇头说道:“就算是十几万大军一起出动,恐怕也很难,而且稍不留意,甚至会造成士卒的损失。哼,又不是王上安排的,都是那张叔夜的罪过的。天下人要骂的也只是张叔夜而已。”

    众将纷纷点头,口中骂着张叔夜,却用担心的眼神望着李璟,火把是李璟扔出去的,这一把火也是与李璟有很大关系。

    李璟夺取天下,获取天下民心,但是中原的读书人却不买账,虽然李璟宣传赵佶为赵构所杀,但在天下人眼中,赵佶还是武松所杀,这笔账还是会记在李璟身上。可以想象,眼前的这笔账也是记在李璟身上,张叔夜是谁?侍中张耆的孙子,进士出身,受圣人教导,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出烈焰焚城这样的事情来呢?也只有李璟这样武夫,才会如此心狠手辣。

    “你们以为本王心中会生出不满来?会有同情吗?或者还有一丝不安?”李璟转身望着众将,众人这才看出来了李璟面色平静,眼前的火海在他眼中就好像是一朵好看的烟花,只不过这个烟花比较大而已,他嘴角露出一丝冰冷,扬鞭指着宁陵城说道:“战争就是如此,这些人不是看好赵宋吗?帮助张叔夜对付我们,那就应该承受本王的怒火,战争哪里有不死人,凡是阻挡本王的人,都是本王的敌人,凡是不肯主动归顺本王的人,也同样是本王的敌人。屠城自古就有之,更不要说,本王并没有阻止这些人离开宁陵,若是他们死在这场大火之中,那是上天要让他们死在这里,与本王何干,就算要找,也只是会找张叔夜。”

    “王上,末将愿意率领大军继续追杀张叔夜。”高宠俊脸涨的通红,忍不住大声吼道。

    “王上,大不了我们绕一些路,也要将张叔夜击杀。”武松捏紧了拳头,其他的将军也纷纷请战,这些家伙真是可恶,将一切罪名都丢给李璟,众将心中极为不满。

    “绕城,追击张叔夜。林冲,你领步兵灭火,安置灾民。”李璟猛的翻身上马,挥舞着手中的方天画戟,大声怒吼道:“骑兵,随本王出击。”朱龙飞跃而出,在他身后,高宠、武松、杨再兴等等大将纷纷翻身上马,五万骑兵呼啸而出,径自绕过宁陵城,朝张叔夜杀了过去。

    李璟是真的愤怒了,他虽然杀人无数,但没有主动的焚烧城池,斩杀百姓,但是张叔夜的所作所为彻底的推翻了李璟心中的一点看法,这些家伙都已经冷血到这种地步,李璟这个被人称之为乱臣贼子的人,又何必讲什么道义呢?干脆凭借手中剑,斩杀一切虚伪之人。就算是承担无数的骂名又如何?等到回过头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江山之主,那些和自己作对的人,要么臣服于自己,要么被自己所斩杀。

    张叔夜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把火会释放出一头魔鬼来,他面色灰白,骑着一匹战马,在数千兵马的护卫下,离开了宁陵,身后的火焰已经消失的不见踪迹。只是他的心并没有安定下来。李璟随时会追击,他现在只能在赌,赌李璟为了天下民心,会下令十几万大军救火,这样还能迟滞一段时间,否则的话,骑兵绕过宁陵城,很快就能杀到自己面前。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