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五章 震敌
    一个岳飞就如此难对付,韩世忠、吴玠等人也是如此,就算是李璟也不得不承认,在赵构的麾下,名将辈出,不像李璟这样,能拿的出手的也只有李乔、伯颜两人,萧巍哥都差一些,至于林冲、武松等人只能算是猛将,算不得是名将,冲锋陷阵还可以,但若是说指挥大军作战却是差了许多,碰见吴玠这样的人,恐怕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睢阳城虽然是打下来了,但是李璟并没有在这里等候多久,留下部分兵马朝应天府杀了过去,只能是将赵构击溃,像岳飞这样的人才不会有任何取胜的机会。

    宁陵城,老将张叔夜率领近二十万大军就驻扎在宁陵县城,在宁陵之后就是应天府,从宁陵到应天府不过三天的时间,骑兵不过两日就能杀到应天城下。

    “李璟在睢阳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朝宁陵杀来,显然李璟是想着进攻应天府了。”张叔夜看着面前的地图,对众人说道:“此人狼子野心,想要消灭了我炎宋最后的希望,不管怎样,也要挡住李璟,最起码也要挡住李璟半个月之久,才能让陛下安全的离开应天府,渡过长江。”

    “根据消息,李璟这次除掉五万骑兵之外,还有近六万步兵,加起来一共十一万人。声势浩大。”岳飞面色阴沉,他丢了睢阳,虽然处罚还没有下来,但是到底是丢了重镇,而且还是败在李璟手中,这让他心中十分难受。

    “十一万人,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难以抵挡啊!”刘光世苦涩的说道。

    虽然张叔夜手下有二十万人,但是这二十万人实际上都是从四面八方聚集起来的勤王大军,想要对付李璟还是差了一些。

    “迁都建康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李璟势力强大,只能是暂避锋芒。”韩世忠说道:“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步步抵抗,尽可能的拖延李璟进攻的步伐。”

    “十几万大军南下进攻,还有许多战马,这对粮道的需求很大,是不是可以进攻他们的粮道。”吴玠忽然说道。

    张叔夜双眼一亮,最后又暗淡了下来,说道:“李璟的粮道多是用骑兵来护卫的,我们的人固然可以骚扰他们的粮道,但能起到的效果很差,不过有胜于无,晋卿,既然这件事情是你提出来的,那就由你去完成,弄不好我们还真的能取得一定的效果。”面对李璟的强悍,张叔夜虽然不相信吴玠能做的到,但万一吴玠真的能做到了呢?

    “是。”吴玠正容说道。他的目光望着面前的地图,将地图上的情况记在心里面,想着在什么地方出手。

    “大家先下去准备吧!我们这次驻守宁陵,轻易之间不能离开,只能是等待李璟的强行进攻。”张叔夜拍着眼前的地图,说道:“国事艰难,诸位将军还是要同心协力,共同抵御李璟的进攻,据老夫所知,陛下已经派人前往金国,商议一起进攻李璟的事情。”

    “和谈?”岳飞等人面色一变,却是没有说话。李璟和金人都是大宋的仇敌,若两人能互相残杀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第三天的时候,李璟率领十一万大军云集宁陵城下,旌旗遮天蔽日,声势浩大,宁陵城不过是一个小城,因为靠近应天府,城墙比其他的县级城墙高上少许,但因为地处内陆,多年来,也都没有修葺过去,显得比较残破,面对李璟的十一万大军,显得小了许多。

    张叔夜的二十万大军并没有全部放在城中,而是在北门扎下了一个大营,与宁陵形成一个掎角之势,一起守护宁陵城。

    李璟连大营都没有安札下来,就率领大军杀了过来,望着眼前的小城墙,对身边的众人说道:“张叔夜虽然乃是帅才,但到底是老了,不知道我们的打法,还真的以为本王会为了这么小的城池耗费将士的性命,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快速南下,将赵构生擒活捉。砍柴不误磨刀工,本王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到宁陵,以为本王的时间不金贵不?传令炮兵出手吧!在本王面前犁出一条道来。”

    “是。”高宠想到什么,面色一白,江家父子和无数工匠耗费了近一年的时间,鼓捣出来的东西,高宠曾经见过,回回炮声势浩大,用来攻城十分不错,而且李璟在里面还用了火药,使得威力更大了许多。像宁陵这样的城池,恐怕也抵挡不了几下。

    很快,回回炮被架了起来,一声巨响,就见一颗巨石飞了出来,狠狠的砸在城墙根下发出一声大响,整个城墙都动了起来,城墙上的张叔夜等人面色大变,宁陵城的城墙是最大的缺陷,敌人还有如此厉害的攻城利器,恐怕宁陵城坚守不了多久。

    “换火药。”李璟面色平静,中军大纛传下来令来。

    “张相公,敌人的抛石机十分厉害,我们还是暂时让一下的好。”韩世忠望着身后的敌楼,原本是作为守城将军休息和仓库的所在,一般都是敌人进攻的重点,张叔夜等人就在敌楼之下,十分危险。

    “李璟这是在试炮,没那么准的。”张叔夜虽然说着不担心,但还是领着众人朝一边躲了一下。

    这个时候,天边一个黑影飞快的冲了过来,张叔夜面色一愣,这个黑影比较小,不像刚才的那块巨石,从天而降,声势浩大,没想到这次飞过来的不过脸盆大小的东西,他正待说话,忽然空中传来一声巨响,无数铁片、碎石猛的喷洒出来。

    “小心。”岳飞看的分明,赶紧将张叔夜等人按了下来,但是周围的士兵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一下子被铁片、碎石击中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顿时发出一声声惨叫声,整个城头上一片混乱。

    “这,这是什么东西?”张叔夜面色苍白,会爆炸的石头,已经让他惊骇了,这威力比弓箭厉害的多,就算有盾牌也是一样,盾牌只能是防守住一面,而这玩意儿能攻击四面八方,周围数丈范围内,都在敌人攻击的范围内,这下让张叔夜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不光是他,就是岳飞等人脸色也不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