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章 手段
    大殿之门缓缓打开,李璟身着黑衣劲装,大踏步走了出来,扫了一边的众多女子,随手点了两个,说道:“你们两个,晚上在这里等着本王,永锡,一边走一边说。”

    张孝纯和郑居中等人嘴巴张了张,不敢怠慢,赶紧跟在李璟身后,一干人等很快就消失在皇宫之中,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众妃。

    “朱姐姐、刘姐姐,恭喜二位姐姐了。”其他诸女看着被李璟点中的两女说道,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说话最多的朱慎和刘菲两女,已经知道自己命运的两个女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答应会被诸女笑话,不答应,诸女也没有这样的胆子。

    “娘娘请诸位贵人进去说话。”这个时候,宫女小红一脸喜色的走了过来,邀请众人进去说话。

    “可恶,居然让她抢先了,不然的话,哪里轮到她在我们面前作威作福的。”张妃忍不住说道。她心中很是愤怒,就在瞬间,众人的称呼从娘娘变成了贵人,这中间的察觉,也只有自己才能知道。也只有这个时候,诸女才知道,现在已经不是赵桓时代,在赵桓的时候,宋帝或许还会顾念当初的情分,不会将自己等人如何如何,现在全不一样了,新的王者处置自己等人,可是不会讲半点情分。

    闻着大殿内还没有彻底消散的气息,看着面若桃李的郑观音,诸女心中又是鄙视,又是羡慕,最起码这个女人已经有了新的靠山,若是成为别人的女人,或许会被世人所嘲笑,所唾弃,但是成为皇帝的女人,世人只能会是羡慕她。

    “诸位妹妹,姐姐刚才伺候王上,怠慢了诸位妹妹,是姐姐的错。只是为了诸位妹妹的性命和以后的荣华富贵,姐姐就算付出点什么,也是心甘情愿的。”郑观音一脸慵懒,斜靠在椅子上,娇笑道:“王上身强力壮,折腾了一夜,可把姐姐给累坏了。”说完又是一阵娇笑。

    朱慎等妃见郑观音一副不知羞耻的模样,心中又气又怒。那朱慎忍不住说道:“皇后娘娘,你不要忘记了,官家这个时候还在城外金营中受苦呢!你,你这个无耻,若是官家知道了,岂能饶你?”

    “官家?难得妹妹还知道官家,可是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这天下是王上的天下,王上一声令下,莫说是你我,就算是你我的子嗣都难以保存。你可知道,当初外城被攻破,那些外城的女子现在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千人骑万人跨,怎么诸位妹妹也想过这种日子不成?外城的女子或者小家碧玉,或为大家闺秀,甚至有官员的妻女,尚且受到金人的欢迎,你们都是皇妃,若是到了外面,想要的人更多,诸位妹妹难道宁愿去服侍那些卑贱的武夫,而且是一群,也不愿意服侍王上吗?”郑观音冷笑道。

    “还请姐姐饶命。”人群之中几个宫妃听了浑身瑟瑟发抖,赶紧跪了下来,想到自己要服侍那么多武夫的场景,这些宫妃早就失去了斗志。

    “哼,我宁愿死,也不愿意丢了贞洁,成为天下人的笑话。”朱慎忍不住反对道,只是她双目中畏惧之色,却是出卖了她。

    郑观音也不点破,而是娇笑道:“凡是不想服侍王上的人,都是王上的敌人,王上对于敌人可不会心慈手软的,你的女儿还有亲人都会被王上所杀。这些罪孽都会落在你的身上。朱家妹妹,你就这么忍心吗?”郑观音笑眯眯的说道。

    “你,你无耻。”朱慎忍不住杏眼通红,冷哼哼的望着郑观音,这个无耻的人,居然拿着她的女儿和家人来威胁她,实在可恶。

    “郑姐姐,王上刚才点了朱姐姐今晚侍寝。”一边的刘妃怯生生的说道。

    郑观音面色微微一变,转而笑道:“诸位妹妹,实际上,刚才姐姐不过是开个玩笑,大家都是自己人,也知道汴京失陷,我们这些女子最后的结果是什么,王上威猛,所以才会留下我们这些女子,只是我们到底是后来者,听说王上宫中女子甚多,现在我们若是不能抱成团,日后在王上宫中,我们还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诸位妹妹以为呢?”

    诸女也是经历了无数次的宫廷斗争,才会有今日,自然知道宫中的每个女子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若是不抱成团,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到底刚才还和郑观音相互争论的,现在却和她联合起来,心中还是有些芥蒂。

    “王上这段时间还会在汴京,这可是我们的机会,若是能因此得了龙种,那就是一步登天,到时候就算是观音也指望妹妹更照顾了。”郑观音美目流转,却是笑呵呵的说道。

    诸女听了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异样来,若是如此,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朱慎虽然刚才嘴硬,也是看不惯郑观音的所作所为而已,但在心里,却是没有反对此事。

    郑观音将诸女脸色看在眼中,心中更是一阵不屑,暗自冷哼道:“这些贱人,表面上忠贞不屈,实际上,又怎么可能舍弃荣华富贵,就算是怀了龙种又如何?我为王上轻松解决了这件事情,王上岂会不厚赏我?这些贱人,真是异想天开。若是能将这些人收拢麾下,若是能趁着王上在汴京的日子,怀上龙种,等去了太原,我也不会在乎朱琏那个贱婢了。”郑观音又想到了朱琏,顿时心上生出乌云来,朱琏就是当初赶走的,现在对方仍然是临驾在自己头上,让郑观音生出一丝不甘来,还有一丝畏惧。

    “郑姐姐,刚才妹妹听说王上手下好像是打了败仗?”一个美貌女子很快就进入角色,言语之中还有一丝担忧,说道:“这汴京?到底金人就在城外?”

    “哼,小小的败仗算什么,王上身边几十万大军,岂是当年赵宋可以比拟的,金人兵马再多,也不能威胁到王上。”郑观音正容说道:“我们只要认真服侍好王上,王上是不会亏待我们的。记住了,现在你们都是王上的女人,赵宋只是前朝的事情,谁还记得赵宋,那以后谁就去为赵宋陪葬吧,千万不能连累到我们。王上乃是数百年来难得的雄主,他是不会因为美色,而怠慢国政的。”郑观音凤目闪烁着光芒,她忘不了刚才已经在兴头上了,不过因为紧急军情,李璟就毫不犹豫的舍弃了美色,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就凭借这一点,郑观音就知道李璟的为人绝对不是赵宋历代先皇能比较的。

    “是。”诸女纷纷点头,就算是朱慎也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