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七章 臣妾郑观音
    “娘娘,太子殿下又在哭了。手机端m.shumil.”翠玉轩内,一个宫女小心翼翼的说道。

    “哎,奶娘呢?”郑观音面色苍白,她已经多日都没有梳妆打扮了,自从金人围城之后,她是提心吊胆的,生怕皇宫被攻破,而自从赵桓被金人囚禁之后,她更是感觉像天塌下来一样,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如何是好,赵桓好像是她的天,以前还没有感觉到,现在却知道赵桓的重要性了。

    “娘娘,宫里面的人都已经逃了差不多,奶娘,奶娘都已经逃走了。”宫女赶紧说道:“听说外面的士兵不禁宫人逃走,但不能带走宫的钱财,所以这些人才会放心大胆的逃走。”

    “该死的家伙,树倒猢狲散啊!大宋江山已经完了。”郑观音俏脸狰狞,冷哼哼的说道:“迟早有一天会要了他们的性命。”

    “娘娘,我们?”小宫女正待说下去。却见郑观音扬手一巴掌,扇在小宫女的脸,将小宫女打倒在地。

    “别人是别人,我哪里能逃走,我们是赵宋皇帝的嫔妃,是皇后,任何人都能逃走,唯独我不行,小红,你跟了我多年,从郑家到现在,这个时候也是你我要分手的时候了,你收拾一下,走吧!去郑家也好,或者是去你老家也好,总留在皇宫里面好,李璟凶狠残暴,你若是留在这里,弄不好会丢了性命的。”郑观音打完之后,却是一阵后悔。

    正行走在皇宫的李璟忽然被一阵哭声所吸引,忍不住走了过来,不得不说,虽然皇宫之,这些宫殿都能说是巧夺天工,但是有些格局相同,看多了也是那样,看得久了,也没什么意思了。索性的是李璟没有什么事情,望着远处的艮岳,忍不住朝艮岳而来。

    “咦!郑观音!”李璟望着不远处婀娜的女子,不是郑观音又是谁,当初在东宫有一面之缘的女子,是那样的充斥着魅惑的气息,能从朱琏手夺走赵桓,足见对方的风姿,眼下虽然面色憔悴,却更是增添了几分风情。

    “李璟!”郑观音也注意到宫门前的李璟,顿时面色大变,忍不住转身走,忽然想到了什么,嘴角顿时露出一丝苦笑,眼下李璟已经占据了整个汴京,自己是他的俘虏之一,算自己能躲,可又能躲到什么地方去呢?

    “郑氏观音拜见王,王万年无期。”郑观音转身盈盈下拜,低头一瞬间,双目一丝恐惧一闪而过,她是一个女人,能从侧妃成为今天的皇后,自然不仅仅是她的姿色,若是没有一点真本事,也不可能有今日的。作为一个战败者,作为一个女人,在李璟面前,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她现在只能希望这件事情发生在未来,最起码也要让自己有些准备才是,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在这里碰见了李璟。只是能怪自己的命苦了。

    “本王记得你,当初是你在算计朱琏的。”李璟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走了过来,看着一边小心翼翼跪在地的宫女,说道:“你家小王子大概是饿了,还不去给他找点奶喝。”

    小宫女还没有回答,一边的郑观音苦笑道:“王军队占领汴京,宫城不禁出入,宫里面的人大部分都已经逃走了,哪里有奶娘。”

    李璟面色一愣,扫了郑观音一眼,很想说一句,为什么非要奶娘,你自己不是有吗?只是最后还是摇摇头,除掉那些黎民百姓之外,算是大户,大多数也是雇佣奶娘,哪里会用自己的奶水来喂养孩子,这一点和李璟截然不同。

    “来人,去找一个奶娘来。给,给归命侯用。”李璟想了想,还是给郑观音的儿子册封了一个爵位,归命侯,一般的皇帝归顺别人之后,都会册封一个和这个名字相似的爵位的。

    “郑氏谢过。”郑观音听了心大喜,赶紧跪在地山呼万岁。最起码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性命暂时得到保障了。

    “你这个时候不应该称姓氏,而是应该称臣妾或者是妾身。”李璟望着玲珑的曲线,一阵哈哈大笑,前将郑观音拉了起来。

    “王。”郑观音面色一红,目光闪烁着一丝羞涩,还有一丝耻辱,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甚至不知道自己被李璟抱起进了大殿,连挣扎都忘记了。

    “来,伺候本王沐浴。”李璟望着眼前充斥着魅惑气息的女子,虎目精光闪烁,呼吸都忍不住多了起来,行军打仗到现在,李璟整个心思都在打仗身,哪里有机会接近女子,今日趁机轻松一下,尽管对方是赵桓的皇后,却是更加有吸引力。

    “是,王。”郑观音粉脸一红,或许她在城破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的未来了,现在感受到李璟的强壮,加刚刚才册封自己儿子为侯,保住了性命,心一丝拒绝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皇宫之的内侍和宫女跑的都差不多了,但是毕竟还是有许多人存在的,李璟要沐浴,很快偏殿已经准备妥当,李璟靠在宽大的浴桶,身后的郑观音却是穿着薄纱,虽然是在冬天,但是偏殿之却是温暖如春,甚至还有一些热气,郑观音鼻尖都有汗珠,俏脸微红,也不知道是热气所熏,更或者是看见李璟的强壮而感到羞涩,只是凤目闪烁的迷离的之色,才知道她此刻的心情。

    李璟放松片刻之后,猛的将郑观音拉了进来,笑道:“浴桶很大,一起来。”

    “王。”郑观音声音一软,甜甜酥酥,让人着迷。这个时候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将李璟服侍好,不仅仅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甚至郑氏家族的性命都能保下来。

    “很好,这玩意还是无私自通。”李璟感觉到郑观音的动作,脸的笑容更多了,忍不住说道:“这个赵桓真是愚蠢,好好的皇帝不当,却想着算计本王,合该让他倒霉,不过,算不算计我,恐怕你最后也会落入金人之手,去服侍野蛮的金人,还不如服侍本王。”

    郑观音听了面色大变,金人残暴,听说最喜欢吃人心,她若落入金人之手,生死都由不得自己,仔细想想,还是服侍李璟的好,想到这里,动作更加的狂野起来,只见浴桶水波荡漾,起伏不定,李璟却是享受的更多一些。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