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四章 皇帝出使
    “求和?愿意称臣,割让河北之地,赔偿黄金千锭,送美女百名?”完颜宗翰望着眼前的唐恪,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说道:“如今大宋的都城都在我手中,这满城的金银财宝,和无数的美女都尽为我所有,哪里需要你们进贡?”

    “河北之地也尽数纳入我大金版图,我也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资格说这河北之地还是属于你们的?”完颜宗望也感到一阵惊讶,忍不住笑道:“再说了,你是什么东西,也居然敢来这里和我们商议和谈之事?换一个人来。”

    唐恪感到一阵耻辱,想自己也是一朝重臣,在赵桓麾下也是混的风生水起,可是在这里却好像是一个低贱的货色一样,让他心中十分愤怒,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是连连点头,说道:“不知道两位大将军以为何人可以前来商谈此事?宰辅大臣或者是亲王,也不是不可以的,去年是康王前来,不知道这次可否还是康王前来?”

    “去年是去年,今年是今年,去年都已经是亲王,今年就更要上一个台阶了,让你们的皇帝来吧!”完颜宗翰冷冰冰的说道:“有些事情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你们这些做臣子的还是做不了主的,还是让你们皇帝前来,现场做主。”

    唐恪顿时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心都跳了起来,脸上都好像是充了血一样,双目赤红,瘦削的身躯都在颤抖,拳头捏的紧紧,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和完颜宗翰厮杀一阵。这是何等的耻辱,让皇帝陛下亲赴敌营,和敌人和谈,整个大宋的尊严都被敌人践踏在脚下。

    “怎么?莫非你们大宋皇帝不愿意,你看见面前的汴京外城了吗?现在我们大军还没有动手,你们的皇帝若是不来,我们就会进攻整个外城,将外城的人尽数斩杀,抢劫大量的金钱,不知道到时候你们的皇帝有什么面目做皇帝。”完颜宗翰望着唐恪说道。

    “大宋如此,想必也是因为大宋皇帝高高在上,不知道民间疾苦才会如此,一个皇帝若是连自己京师的百姓都救不了,如何能让天下人都遵从他呢?所以大宋灭亡也是正常的很。”完颜希尹在一边出言说道。

    “此事下官做不了主,待下官回去禀报天子。”唐恪忍不住低着头说道。金人的话就好像是一柄利剑一样,刺入了唐恪的心脏深处,让他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我会等,等你们半天的时候,让你们的皇帝前来,否则的话,我的十几万大军必定会肆虐外城。”完颜宗翰望着唐恪冷森森的说道。

    唐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汴京城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见到赵桓,更是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如何说出口的,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可怕了,自古都没有皇帝前往敌人大营中和谈的,这是何等的屈辱。

    “陛下,唐恪误国,当诛灭九族。”吴敏忍不住大声说道:“君辱臣死,自古都是如此,陛下若是前去,那是天大的耻辱。”

    “不如此,如之奈何。”赵桓面色凄苦,敌人现在已经兵临城下,随时都会攻破自己的内城,若自己不前往敌营,又该如何是好?

    “陛下,千万不能前往,若是敌人将陛下扣在敌营中,那将如何是好?”郑居中忍不住说道:“陛下身居天下之安危,若是被敌人所禁,天下都会遭受蒙难,老臣认为陛下千万不能前往。”

    “老大人此言差矣!既然金人要邀请陛下前往,肯定是想要图我大宋疆土,这个时候绝对不敢将陛下如何,一旦陛下受损,天下人都会反对金人。”吏部侍郎李若水想了想说道:“实际上,若金人有其他的图谋的话,根本就不需要陛下前往,直接大军进攻就行了,大概也不过五六日,汴京城绝对会失守。”

    李若水话音刚落,众人点了点头,虽然赵桓去了金营,有一定的危险,但是若是因赵桓前往金营而使得汴京逃过一劫,未必不可以。只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一般人都是如此,更不要说天子了。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恐怕说这句话的人必定会被抄家灭族。

    “陛下若是愿往,臣愿意随行。”李若水看出了众人心中的想法,立刻说道:“金人若是想伤害陛下的龙体,就从臣身体上踏过去。”李若水大义凛然,更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臣也愿意前往。”张邦昌也出言说道。话音刚落,其他的大臣也都纷纷出言,纷纷愿意跟随赵桓之后出使金营。

    赵桓面色涨的通红,身躯颤抖,双目中闪烁着一丝杀机,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这些大臣说的正义凛然,但实际上却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赵桓必须要出使金营,面对金人的残暴,这些大臣们知道,赵桓若是前往金营,能避免汴京城的兵灾,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至于赵桓的危险并不在众人的考虑之中。

    赵桓一阵愤怒,却是无可奈何,扫了李若水一眼,说道:“既然如此,让李卿前往吧!”就算是死,也是要将李若水这个提议的家伙带过去。

    “臣遵旨。”李若水面色平静,这件事情是自己提出来的,就算是死,李若水也需要陪同赵桓走一遭,这是他必须要做的。

    “那就准备一下吧!”赵桓声音平静,既然是不能改变的事实,赵桓也只能是如此。这些大臣也是不值得信任的。

    “陛下若是前往,还请陛下留下,留下圣旨。”郑居中脸上露出一丝愧疚,他老奸巨猾,如何不知道这些大臣们的心思,表面上说的理直气壮,但实际上还不是想保全自己的性命,就算是郑居中面对这种情况,不也是没有办法吗?

    “圣旨?还需要有圣旨吗?”赵桓摆了摆手,说道:“若是出了事情,哪里轮到太子?不是还有道君皇帝吗?摆驾吧!朕还没有见过金人是什么样子呢?他们既然要见朕,那就去见见就是了。”赵桓苦中作乐,也不理睬众人,就朝皇宫外走去。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