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四章 荒唐君臣
    汴京城早就是乱成了一片,金人再次出现在汴京城下,声势浩大,甚至比去年的兵马更多,去年也仅仅是围住了一个城门,虽然城中百姓都很害怕,但还是有城外是没有金人的,但是今年不一样了,外面的城门尽数被金人所围困,强大的骑兵在城外奔跑,凡是有胆敢逃走的宋人尽数被射杀。

    正是如同李璟所猜测的那样,种师道等人的速度没有赶到金人的速度,汴京城虽然就在眼前,但却是如同天堑一般,阻挡了种师道的脚步,让种师道领着数十万大军只能是在城外扎营,与汴京城形成犄角之势。

    面对两只大军的包围,金人丝毫没有任何惧怕,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每天都是骑马圈地,不时的对汴京城墙射出弓箭,丝毫没有将赵宋放在眼中。

    越是如此,城中的赵桓就越加心惊胆战,一日三惊,整个人都瘦了许多,就算是如此,也改变不了眼前的局势,金人强悍,就算赵桓也没有任何办法。

    “种师道的大军到现在还没有攻进来吗?还有李璟,朕的妹妹都已经到了洛阳了,也不见他的兵马出现,难道他的兵马也畏惧金人不成?”大殿之中,赵桓来回走动,口中发出一阵阵咆哮声,周边的大臣们脸上都露出畏惧之色。

    “陛下,臣举荐一人或可退金兵。”这个时候,有大臣走了出来,却是同知枢密院孙傅,他大声说道:“陛下,京中有异人,叫做郭飞的人,臣听说此人身怀佛道异术,能施道门六甲法,用七千七百七十七人布阵,并会佛教毗沙门天王法,可生擒金将退敌。还请陛下明察。”

    “可笑,荒谬。”孙傅话音刚落,吴敏就讥讽道:“子不语快力乱神,孙大人也是读书人,现在居然相信这些旁门左道,还信以为真?”

    “孙大人,这是不过是市井流言,哪里有什么异术,你不要被别人给骗了。”郑居中面色阴沉,扫了对方一眼,却是不屑的说道。异术有的时候是可以用来糊弄人的,这些东西愚民可以,但若是用来糊弄自己人,那就是将众人当做傻子了。郑居中等人是傻子吗?

    “陛下,臣曾经亲眼所言,郭京招过来的六甲天兵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这不是神术是什么?”孙傅面色涨的通红,忍不住大声反对道:“难道亲眼所见也是有假的不成?陛下,臣愿意用一家百余口性命担保,郭京此人有异术,必定可以退金人。”

    “哦!果真如此?”赵桓好像是抓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听了之后,面露喜色,说道:“莫非真的有这样的人能够救汴京不成?”这个时候赵桓实际上已经昏了头,只要能救汴京,他可是什么事情都相信。

    “陛下,哪里有这样的异术,若是有这样的异术,恐怕去年的时候就已经大展神威了。”郑居中忍不住说道:“臣以为这个时候,无非两条路,战或者和。”

    “郑老大人,既然有这样的异人,先见见也是不错的,若真的是异人,就不用战,也不用和了。”耿南仲忍不住出言说道。

    “你。”郑居中恶狠狠的瞪了耿南仲一眼,这是一个小人,就是因为他的存在,才让种师道的大军只能驻扎在城外,不能进入城中,帮助城中御敌,现在却是找了一个假术士来欺骗君王。

    “嗯,见见也好。”赵桓原本还有一丝迟疑,但是现在耿南仲说话了,顿时点了点头,用不用是一回事,但是见与不见又是一回事。若是真的有本事见见又如何,若是没有本事,再找个由头杀了就是了。

    “是,臣马上就安排他见驾。”孙傅却很是相信郭京的神通,一见赵桓答应见面,顿时露出高兴的神色来,急冲冲的下去寻找郭京不提。

    “莫非又是一个林灵素?”郑居中脸上顿时露出担忧之色。林灵素虽然贪婪,干涉朝政,将朝政弄的乌七八糟,但是不得不承认,林灵素在道门之中还是有点威望的,这个郭京是一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地痞无赖而已,也居然说会六甲法,恐怕那死去的林灵素也不敢这么说吧。他望着赵桓的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现在的赵桓已经没有任何办法,或许只能是求救于神灵,只是越是如此,大宋恐怕就要危险了。

    半响之后,就见孙傅兴冲冲的跑了进来,大声说道:“陛下,郭京大师前来见驾。”

    “快宣,哦!不,朕亲自去请。”赵桓哈哈大笑,脸上的颓废与担忧一扫而空,他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胜利的办法了,自然是不能放过。

    郑居中连阻止的时间都没有,赵桓就大踏步的走出了大殿,众人还没有走出门口,就见赵桓拉着一个中年汉子走了进来,那汉子身着布衣,三角眼,面色凶狠,哪里像一个得道全真,分明就是一个地痞恶霸,郑居中等人看的很清楚,顿时一阵摇摇头。

    当年众人是见过林灵素的,那林灵素卖相却是不错的,大袖飘飘,面色红润,仙气环绕,宛若神仙中人,这才被封为金门羽客元妙先生。眼前之人如此凶狠,焉能成为神人。

    郭京显然看出了众人的不屑,他只是冷冷一笑,他从怀里取出一面铜镜来,朝对面的龙椅照了过去,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忽然看见镜中出现一神人,身着金甲,相貌威严,状若天神。再看的时候,镜中却是空无一人。

    “此乃我六甲金将,听本座号令。”郭京摇动手中铜镜,笑道:“本座已经在宣德楼外招金甲神兵六人,刀枪不入,陛下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验看。”

    “快,派人去验验看。”赵桓见了金甲神将,啧啧称奇,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但还是派人去查看。然后对郭京说道:“不知道仙人还有什么神通秘术?”

    “这有何难,本座能顷刻开莲,取松土来。”郭京招过一个内侍,取了一碗松土来,自己从怀里取出一莲子来,买入松土之中,然后朝碗里喷出几口清水,片刻之后,就见一朵莲花缓缓生成。

    “哎呀,还真的能顷刻开莲啊!”耿南仲忍不住拍着手大声说道:“陛下,这是神迹啊!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有异人相助,小小金人必定会灰飞烟灭。”

    “对,莫说是金人,就算是李璟贼子,也必定会命丧神人刀枪之下。”孙傅不满的看了耿南仲一眼,这个家伙将自己的台词说了。

    这个时候,又有内侍说了宣德门外果然有金甲神兵六人,让人砍了,还真的刀枪不入。赵桓听了更是一阵大喜。

    “不知道先生可愿意为大宋效力?”赵桓满怀期望的望着郭京说道。

    “郭先生,陛下心忧大宋江山社稷,爱民如子,乃是仁德之主,还请先生施以援手。”孙傅赶紧上前说道。

    “看在陛下心诚的份上,本座愿意为陛下出手一次。”郭京端了一下架子,才勉为其难的说道。

    “如此多谢先生,先加封先生为金门羽士,赏钱万贯,等破贼之后,另有封赏。”赵桓哈哈哈大笑,这个时候,他也放松了许多,总算是有战胜金人和李璟的底气了。

    “谢陛下。”郭京听了顿时露出喜色,他不就是为了这些东西而来的吗?至于破贼,那就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了。

    “怎么回事,郑大人,难道真的是有什么奇人异士吗?”众人出了大殿,吴敏望着远处身着金色道袍的郭京人忍不住询问道。

    大殿中发生的诡异事件真的让人惊讶,铜镜显法相、顷刻开莲这些神通秘术让人惊讶,而相对于宣德门外的刀枪不入反而不让人感到惊奇了。

    “世上或许是有奇人异士,但是这个奇人异士绝对不包括郭京。这样的人不过是地痞无赖,焉能成为奇人异士,不是让天下人耻笑的吗?”郑居中冷哼了一声,望着远处的郭京,干枯的右手捏紧了拳头,面色阴沉的说道:“若是在太平盛世,出现这样的家伙,顶多也就是为之一笑而已,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是国难当头,连京师都有可能为敌人所破,这个时候,不相信城外的大军,却相信一个地痞无赖,这,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郑居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都是那孙傅,无耻之徒,居然凭借这个蛊惑君王,真是该杀。”吴敏忍不住说道:“可笑的是,李邦彦等人居然都相信这些东西,读书这么多年,居然还被一个无赖给欺骗了,真是天大的笑话。只是老大人,官家既然相信这个郭京,用以城防重任,但是我们却不能任由对方这样胡作非为下去。城防一日都不能放松,不如让李纲出手吧!”

    “李纲?官家是不会答应的。”郑居中脸色有些不自然,李纲被赶出朝廷,实际上与他也有一定的关系,这个时候让李纲回来,不是打自己的脸吗?只能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赵桓。

    “哎,那就只能尽人力听天命了。”吴敏叹息道。8)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