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二章 威胁
    “你就是安德帝姬赵金罗?”李璟皱了皱眉头,忍不住说道:“只有弱者才会给自己找出各种理由,金人强大吗?那也是针对赵宋而言的,若是赵宋强大,金人焉能兵临城下?”

    “你?”赵金罗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对才是,只能是狠狠瞪了李璟一眼,她虽然贵为公主,但毕竟经常在深宫之中,哪里知道太多,更不是李璟的对手,三言两语就被李璟所击败。

    “王上,岳飞他们已经回营了,想必这个时候赵宋军队已经启程,王上,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启程了,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赵宋或者金人知道王上在军中,恐怕又会生出什么事情来。”呼延敬小心翼翼的看着李璟一眼,低声建议道。

    李璟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说道:“那就回营吧!让人他打探一下,金人的兵马到什么地方了,莫要这个时候就到了汴京城下,那种师道他们就不妙了,汴京城就在眼前,自己的军队却杀不进汴京城,那才叫有意思呢!”李璟更是有些幸灾乐祸,这些赵宋兵马不知道在汴京休整训练,却是和金人联手起来,想对付自己,这不是找死算是什么?

    “不可能,种相公他们用兵如神,这个时候金人哨探出现在河南,金人肯定还没有渡过黄河的。”赵金罗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但却忍不住挺着自己的父兄。

    李璟摇摇头,径自调转马头,这个赵金罗虽然生的很是美貌,但到底是深居宫中,哪里知道外面的一切,赵宋王朝这一次是在劫难逃,大军兴师动众出征李璟,最后还没有打两下,又撤军回援京师,本身就是有损军心士气的事情,更不要说,这次面临的是金人,金人在赵宋士兵心中已经是不可战胜的存在,现在让这些人去击败金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莫说这些士兵,就算是朝中的文武大臣也同样没有信心,投降者居多。否则的话,金人也不可能如此畅通无阻,在河北之地,几乎就没有遭遇过抵抗,这里面就有投降官员功劳。甚至种师道和种师中的军队到现在还没有赶到汴京,与那些投降派官员有很大的关系。

    根据暗卫禀报,在赵桓身边,最起码像唐恪、耿南仲之流,就是铁杆投降派,这一批人早就被金人的铁骑给打怕了,这个时候十几万金人铁骑呼啸而来,两人更加恐惧了。

    最可怕的是唐恪、耿南仲都是赵桓的亲信,赵桓对两人都是委以重任,这两人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私通金人不说,更是阻拦勤王大军,将各地的勤王大军借口粮草不足,予以遣散,就算种师道等人的援军,也是拖欠粮草,用来迟滞种师道回军的速度。

    李璟所说的,种师道的二十万被阻挡在汴京城下的事情还真的发生了,只是因为消息传递问题,李璟并不知道自己的乌鸦嘴还真的说中了。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在意什么。

    李璟领着赵金罗的马车进了大营,大营虽然只是临时搭建的大营,但仍然十分坚固,防守严密,就好像是一个堡垒一样,就算是赵金罗也感到惊讶。

    “王上。洛阳的粮草已经运来了。押运粮草的是张大人,此刻正在洛阳组建粮草大营,大约明天才能赶来大营。”刚刚进入大营,就见呼延灼在辕门下等候。

    “如此甚好,洛阳在未来很长时间内,都是我们粮草的周转地,经略河南和江南,就需要洛阳这个巨大的中转站。”李璟赞许的点了点头,朝身后的马车一眼,说道:“把公主安排到后帐去,晚上我去见她。”说着就将手中的马鞭丢在一边。

    “啊!是。”呼延灼先是一愣,最后才恍然大悟,他看了一眼马车中的丽影,微微摇摇头,没想到李璟如此等不及,想在大营中完婚,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中还是有些异样,安德帝姬好歹也是赵宋的公主,就算是和亲,也是有一些仪式,可是在李璟这里,根本就是像一个普通的女子一样,想什么时候占有,就什么时候占有,根本就不在乎对方的身份。这也说明赵宋根本不被李璟放在心里。

    想到这里,呼延灼摇摇头,还是指挥身边的士兵,护送赵金罗的马车进了后营,自己却是招过了商公公,说道:“王上很快就要出征,恐怕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到太原,所以让公主殿下今夜就服侍王上。”

    “啊!今夜!”商公公没想到李璟如此不将赵宋放在眼中,面色一变,就准备反对,迎面而来的却是呼延灼阴沉的双目,顿时吓的不敢说话了。

    “明日王上就要领军东进,和金人决战,这是挽救赵宋命运的一战,怎么,公主既然是来和亲的,迟早都是王上的人,实际上,只要进入军营,那就是王上的人了,迟早都有这么一回,这次王上击败了金人,公主还是公主,若是王上一个不高兴,公公认为公主还是公主吗?”呼延灼不屑的说道:“再说了,王上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公主、皇后都有,就算这公主也有西夏的、辽国的、赵宋的公主也有一位,多了安德帝姬一位不多,少了她一位不少。公公认为呢?”

    “呼延将军,说的极是。”商公公脸色不好看,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

    “听说安德帝姬生了菩萨心肠,王上进攻金人,不仅仅是为了履行双方的协定,更是为了解救汴京城中的百姓,看在汴京城中百姓面子上,公主难道就不应该伺候王上?”呼延灼忍不住说道:“本将军听人说商公公好像有一个侄子在汴京城中开了一个酒楼吧!”

    商公公听了面色苍白,目光中闪烁着惶恐之色,自己死了不要紧,但是自己那本家侄子可是肩负着传承自己血脉的重任,可不能死在汴京了。

    “老奴知道该怎么做了。”商公公低着头说道。既然是作为陪嫁的一员,商公公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发生了变化。

    “如此甚好。”呼延灼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心中一阵惭愧,让他威胁商公公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李璟今夜就让赵金罗服侍,这晚上等到李璟睡熟之后,万一发生什么事情,呼延灼就是满门抄斩恐怕也不行,只能威胁一下商公公,他相信这个生活在皇宫多年的商公公肯定知道怎么做。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