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一章 李璟来了
    岳飞强忍着愤怒,没有回头看赵金罗的马车,赵金罗那无助的眼神总是在他面前闪烁,就好像是一条毒蛇一样,不停的撕咬着岳飞的内心,让岳飞俊脸扭曲,这是无声的鞭笞,让岳飞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心灵深处的痛苦,让他拼命的抽打着战马。

    “啊!”一声怒吼,岳飞冲进了大营,将手中的马鞭丢在一边,径自冲进了自己的帐篷之中,一头倒在行军床上,一动也不动。

    “大哥!”一个急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岳飞睁开双眼,却见是张宪、牛皋等兄弟,众人脸上都露出一丝焦急来,显然都知道自己的怪异行动。

    “你们说我们这些人是不是很无能,明明自己打不过别人,被敌人兵临城下,最后却需要一个女人牺牲自己,让敌人来解救我们。”岳飞终于长叹了一声说道。

    张宪和牛皋两人听了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尴尬来,这两人都是有血性的人,也知道岳飞刚刚遭遇了什么,但他们没有办法改变什么,身边的数万大军虽然是听从岳飞的调遣,但是岳飞上还有将军,还有那些文官们,他们能做的也就是训练这些兵马,将他们训练成精锐。

    “我就这样看着公主跟随李璟的军队前往洛阳,前往虎狼之地,我岳飞恨不得立刻杀到太原去,将李璟碎尸万段。”岳飞咬牙切齿的说道:“哎,归根结底,都是我们自己无能所导致的,等灭了金人了,我一定会提一旅之师,杀向太原,将其斩杀。”

    “你有这个心就好。”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却见种师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打仗之外,身后还跟着种师中。

    “种相公。”岳飞赶紧从行军榻上爬了起来,拱手说道:“岳飞失礼了。”

    “你回来的时候碰见了金人哨探了?”种师道并没有责怪岳飞的无礼,而是找了一个坐了下来,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是,敌人的哨探已经渡过了黄河,想必很快就能杀到汴京城下了。”岳飞面色不好看,赶紧说道。这个时候他将?赵金罗哀怨放在一边,金人就要杀到汴京城下了。

    “你见到李璟的人马了?”种师道终于说道。

    “不错,呼延灼的儿子呼延敬亲自领军前来。没有多少人马。”岳飞赶紧说道:“李璟这个时候应该还在西北,并没有回到洛阳。率领骑兵的乃是高宠。”

    “若是如此,老夫也就放心了。”种师道听了点点头,说道:“李璟若是前来,恐怕会借着机会吞并河南等地,现在只是呼延灼或者高宠前来,不过就是为了对付金人的,想要占领河南,直接对我们大宋下手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若是这样,沿途的衙门就没有必要刁难李璟的骑兵,不仅仅如此,还要对这些骑兵提供一些粮草,总得让他们出力的吧!”种师中也出言说道,脸色放松了许多,前有狼后有虎,寻找李璟支援是迫于无奈的事情,但李璟若是想借着机会吞并河南等地,甚至灭掉大宋也是可能的。

    “恩,但也要小心。”种师道点点头,说道:“李璟此人阴险狡诈,谁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诡计,一万骑兵足以纵横中原了。”

    “可怜安德帝姬!”牛皋这个时候忍不住出言说道。

    “住口。”种师道瞪了牛皋一眼,训斥道:“这是官家下的圣旨,谁敢违抗,更不要说,李璟虽然是叛逆,但白手起家,能打下如此大的基业,也算是人中之雄,天下的年轻人还有几个能比得上李璟的,安德帝姬能嫁给他也是门当户对。”

    牛皋听了默然不语,只能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岳飞等人脸色也不大好看,种师道虽然说的有道理,但不能改变的一个事实就是李璟想要夺取大宋天下,安德帝姬嫁给李璟就是人入虎口,这就是军人的耻辱。

    “想要重新站起来,那就击败眼前的金人吧!”种师道深深的吸了口气,好像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愤怒和耻辱,忍不住甩了一下袖子,转身出了大帐。

    “哎,你们啊!先将眼前的金人击败了,再说其他吧!”种师中扫了众将一眼,才说道:“赶紧点,马上要启程了。收拾一下吧!”说着也跟着种师道出了大帐。

    “诶!”岳飞听了忍不住一拳击在行军榻上,发出一声长叹。身边的张宪和牛皋两人如丧考妣一样,更是不好说话。

    而在前往洛阳的官道上,一队骑兵缓缓而行,骑兵中间却是护卫着一辆马车,马车上隐隐还有一些血迹,马车之中,赵金罗面色平静,只是双目中闪烁着绝望,自己的命运已经定了下来,眼下被这些士兵簇拥着,相信不久之后,自己就会成为金丝雀,成为李璟的女人,而自己的祖国只能是家破人亡。

    “拜见王上,王上万年无期。”就在这个时候,身边忽然传来一阵山呼声,赵金罗这才发现不远处的呼延敬等人纷纷下马,山呼万岁。

    “王上?李璟?”赵金罗猛然之间醒悟过来,她看见远处有一只骑兵飞奔而来,这些骑兵和呼延敬的骑兵有些不同,身上穿着黑色的盔甲,甚至连脸上都带着面具,看上去狰狞而恐怖。为首之人生着短须,相貌英武,双目开合之间,精光闪闪,虎目生威。想来就是李璟。

    李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赵金罗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俏脸一阵苍白,她可是记得呼延敬和岳飞两人说话的时候,曾经说李璟这个时候还在西北,没想到转眼之间李璟居然出现在眼前,这里面必定有阴谋。赵金罗恨不得这个时候骑着快马飞奔回汴京,将李璟出现的消息转告朝廷。

    “听说遇见金人了?可有受伤?”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将赵金罗惊醒过来,她感觉到一道目光从扫过,让她忍不住将刚才的想法驱赶出去。

    “回王上的话,幸好碰见了岳飞将军,否则的话,就惊扰了王妃銮驾。臣等办事不利,请王上责罚。”呼延敬赶紧说道。

    “赵宋无能,连黄河都受不住,还让金人渡过了黄河。”李璟摇摇头说道。

    “黄河绵延千里,随处都可以渡过舟楫?如何能防?”赵金罗忍不住出言反驳道。8)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