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章 女人的无奈
    一场遭遇战很快就结束了,这里面岳飞的勇猛占据了重要的作用,手中长枪飞舞,那些金人在他手下几乎是没有一合之敌,很快就被对方所击杀。随行的骑兵都是他精挑细选而来,面对金人丝毫不落下风,损失了几十人之后,就将这个金人小分队击杀。

    “末将岳飞拜见帝姬。”岳飞恭恭敬敬的朝马车行了一礼,他身受忠君思想所影响,只要是赵宋的血脉,都是他所效忠的对象。

    “将军不必多礼。”珠帘卷起,安德帝姬亲自走了下来,用复杂的眼神望着岳飞,声音温和,说道:“赵金罗还要谢过将军救命之恩,若不是将军,本宫恐怕必定会为金人所虏,大宋威严必定会受到影响。”

    “末将不敢劳公主夸赞,这些都是末将应该做的。”岳飞面色涨的通红,这是他第一次面对皇家成员,哪怕只是一个公主,心中也是涌起了无限的自豪,在他看来,能救赵宋皇族一命,是他莫大的荣幸。

    “每个将军都像你这样,我大宋哪里有今天,本宫也不用去和亲了。”安德帝姬望着远方,幽幽的说道:“想当年大宋是何等强大,现在却是被敌人兵临城下了。”

    “末将等无能,累的殿下受此委屈了。”岳飞低着头,面色阴沉,他拳头捏的紧紧,俊脸上涨的通红,恨不得冲出去厮杀一场,虽然安德帝姬没有说什么,但是说出来的话,就好像一柄利刃一样,狠狠的刺入自己的心脏深处。

    男人无能,却是让女人去和亲,这是何等的耻辱,岳飞是一个刚烈之人,如何能忍受这种变化,只是面对这种情况,他没有任何办法,他只是一个领军将领,而不是其他,甚至这个时候在赵宋内部,都分了主战派和投降派。岳飞的上司种师道面对这种情况都没有不能解决问题,更何况是他。

    “嘿嘿,所以本宫只能是嫁给自己的仇人,一个企图夺取大宋江山的仇人。”安德帝姬身着盛装,望着远处,俏脸上闪烁着一丝讽刺,双目中绝望说明她此刻心中的失望。

    可惜的是,她不能穿越未来,否则的话,肯定知道,在历史上,安德帝姬的命运很是凄惨,甚至整个赵宋皇宫中的女人命运都很凄惨,不是为金人高层所霸占,就是丢到浣衣局中,过着凄惨的命运。

    “殿下,大宋不仅仅是有李璟,还有金人,长年以来,大宋战备荒废,朝中奸佞层出不穷,才有了今日之祸。”岳飞低着头,咬了咬牙说道:“现在圣主登基,只要过了这个坎,一切都好办。”岳飞很想告诉赵金罗,今天的一切不是别人造成的,而是你的父亲造成的,只有他才造成了今日濒临灭亡的大宋。

    安德帝姬摇摇头,说道:“岳将军,你不要指望我那兄长了,就他也救不了大宋。”她看着岳飞一眼,目光复杂,岳飞救了她的性命,让她很欣赏岳飞,但仅仅只是欣赏,与其他的没有任何关系。

    “殿下,为何如此说?”岳飞顿时有些不满的说道:“朝中或许有些奸佞,但只要将士用力,必定能击败贼子。”

    “好吧!那本宫就等着将军击败贼子的时候。”安德帝姬忍不住笑了起来,别人不了解赵桓,难道作为皇帝的妹妹还不了解赵桓吗?安德帝姬根本就不相信赵桓能够挽救大宋的命运。

    “多谢殿下鼓励。”岳飞却是当做赵金罗真的是在鼓励自己,脸上还露出笑容。

    “他们来了。”赵金罗并没有说话,而是望着远处,低声说道。

    “啊!谁?备战!”岳飞一阵迟疑,忽然也发现了什么,面色剧变,翻身上马,手执铁枪,招呼众人将赵金罗护卫在其中,只见远处有一队骑兵缓缓而来,上面打着血龙剑盾旗,这是李璟手下的军队,岳飞面色阴晴不定。

    “殿下,是,是李璟的军队。”商公公顿时露出喜色,李璟的军队既然已经到来,那就说明自己安全了,相比较岳飞和他的手下,商公公更加信赖李璟的军队。

    “前面可是王妃娘娘?咦!岳飞岳鹏举!”对面骑兵呼啸而来,大地震动,一股煞气扑面而来,为首是一位年轻将军,手执铁鞭,威风凛凛。

    “你手执铁鞭,应该是呼延家的人,想不到堂堂呼延家的人居然认贼作父,背叛朝廷,投靠了奸贼,不知道铁鞭王知道之后,会不会气的从坟墓中跳出来,骂你这个不孝子孙呢?”岳飞打量着对方一眼,忍不住讥笑道。

    “岳飞,我敬你乃是王上的师弟,才会和你说话,否则的话,哼哼,败军之将,也居然在我呼延敬面前嚣张,若不是你们这些将军们无能,河北汉人怎么会遭受生灵涂炭?”呼延敬手执铁鞭就准备动手,但想到岳飞的武艺,赶紧收了回来,仗着岳飞不敢杀自己,就嘲讽道:“岳飞,你若是厉害,就去杀金人,啧啧,还真是杀了不少的金人。”

    “呼延将军,若不是岳将军恰好出现在这里,恐怕我都已经成为金人的俘虏了。”赵金罗面有不悦,她和岳飞一样讨厌叛逆。

    呼延敬听了面色一变,想了想,跳下马来,拱手说道:“多谢岳将军救了王妃,末将代王上谢过岳将军。他日王上见了,必有厚报。”

    “这么说,李璟亲自率兵东进了?”岳飞一下子就寻找到其中的信息,忍不住询问道。

    “王上这个时候正在和西夏大军厮杀呢?只是派了一只骑兵过来了,由近卫军指挥使高宠将军率领,相信不日就会前往汴京。原以为种相公的兵马会在黄河抵挡金人渡过黄河,但现在金人哨探都已经到了河南,想来完颜宗翰他们很快就会到达汴京了。”呼延敬正容说道。

    “高宠?”岳飞想起了那个执枪的少年,面色凝重,想了想说道:“黄河何等之长,种相公哪里能处处防守,金人渡过黄河也是迟早的事情,我等只能希望你们的人马能快速到达汴京。”碰见了金人,岳飞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他深深的看了安德帝姬一眼,调转码头,转身就走。

    安德帝姬望着岳飞离去的背影,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化成了一声长叹,也不理睬呼延敬,转身就上了马车。金人马上就要兵临城下,她作为皇家公主,这个时候,只能是牺牲自己,换取李璟大军的支援。这就是弱国女人的悲哀。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