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八章 御下
    “三千人的吃喝,你是怎么解决的?就算你这里是一个庄园,想要解决三千人的吃喝,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由不得武松不小心,一旦出现泄漏,不仅仅是自己的性命会丢掉,更重要的李璟的计划将会出现纰漏。

    “放心,为了今日之事,王上特批了一批费用,从这个地方,我们在汴京城买下了百间房屋,耗费巨大,然后将三千将士分散在这百间房屋之中,这样无论是吃的或者用的,都放心的很,在汴京城中,谁家几十个下人。”杜兴很得意的说道。

    武松却是心中骇然,百间房屋,而且能容纳数十人的住宅,好像是一个商贾一样,所耗费的钱财无疑是很多的。李璟为了这个计划,可是出了血了。

    杜兴好像能看出武松心中所想一样,忍不住笑呵呵的说道:“实际上,所耗费的也并非你想像的那么多,有些宅子是王上买的,有些宅子却是我们事先在那里开的店铺,有些地方是阎掌柜张罗的,还有一些是蔡京蔡家留下的住宅。当然,只要我们得到汴京城,这些所耗费的钱财还不是很快就能收回来嘛?”

    武松这才点了点头,想要将这三千人融入汴京城,依照暗卫的手段还是很轻松的,但要做到三千人不泄露一点风声,那就很困难了。杜兴能做到这一点,已经很是不俗了。

    “武兄弟,你就这里呆着,等过两日,你就可以自由进入皇宫,恐怕也没人管你。”杜兴很高兴的说道。

    “我可不敢,万一碰到什么人在密道中出没,那就不妙了。”武松摇摇头苦笑道。赵宋皇宫中有一条密道也是李璟说的,为的就是今日的行动,若是因为武松的缘故被人知道李璟的打算,那就可就不妙了。

    “呵呵,这个时候皇宫之中恐怕没有人出现在密道之中,赵佶知道这个密道,但是被他儿子限制在艮岳,赵桓登基太匆忙,更是恶了赵佶,赵佶岂会告诉他这个密道,至于其他的知道这个密道存在的人,诸如梁师成、童贯、杨戬等人都已经死了,剩下的就是王上,哦,还有一个韦夫人。”杜兴不在意的说道。

    武松想了想说道:“我是需要进去一次,需要找到皇宫的防御,不然的话,三千兵马进入其中,就好像是泥入大海一样,根本就找不到方向。”

    “嘿嘿,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看看,这个我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杜兴拍了拍手,就见一个下人捧着一个锦盒过来,武松打开一看,却是一个地图,上面更是标明了何处有侍卫,侍卫有多少,何处有巡逻,巡逻的士兵有多少等等,看上去十分的详尽。

    “我到现在才真的佩服你,难怪满朝文武都想着将暗卫裁撤或者权力收回来,现在看来还真是如此,连赵宋皇宫内部的地图你都能弄到,不知道还有什么弄不到的。”武松看着眼前的地图,忍不住叹息道。

    “小意思,小意思。”杜兴摸着胡须有些得意的说道,至于前面的裁撤暗卫,却是当做不知道,作为李璟的眼睛,在监视天下的同时,同样监测着百官,李璟又岂会挖掉自己的眼睛呢?至于武松所说的,不过是自己的猜想而已。

    “你在文武百官家中都放了人监视,不知道在我府上放了何人?不如,你也说说?”武松笑呵呵的说道。

    杜兴面色一黑,脸皮抽了抽,冷哼哼的说道:“你好歹也是一军之主,家里连个下人都没有,有意思吗?满朝文武的人恐怕都羞与你为伍。”满朝文武也只有武松会如此,堂堂的一军之主,武艺在李璟手下也是能排进前十的人物,整个府邸就只有武松一个人,这也是李璟手下的一个奇葩。

    武松听了顿时哈哈大笑,指着杜兴说道:“就是不让你这个家伙得逞。”武松很早就跟着李璟,那个时候李璟手下杂鱼三两只,大家之间的关系很不错,也只有他才会和杜兴之间开个玩笑。

    “嘿嘿,赵宋灭亡之后,王上肯定会登基,到时候,你最起码也是一个侯爵,那个时候,整个府邸就你一个人,你认为合适吗?”杜兴忍不住说道:“一个侯爷连一个下人都不要,那你要什么?王上知道你的忠心,但是其他的大臣呢?更或者说,王上之后呢?你总得为你武家考虑一下吧!趁早娶个婆娘吧!”

    武松面色一愣,最后忍不住拍了一下大腿,却是没有说什么。他知道杜兴说的有道理,但是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心中也是不愿意。

    “不说了,武兄弟,现在小弟也担心以后啊!索性的是王上圣明,但是我担心的是那些文臣,看看汴京城,金人都打到家门口了,可是他们还是在想着争权夺利,这就是文人,嘿嘿,不久之后,我们的太原城中人也差不多了。”杜兴拍着武松的肩膀,苦笑道:“有些事情,就是王上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多谢杜兄提醒,我知道了。”武松垂头丧气的说道:“嘿,来了,怎么不招待我一下,上酒。好歹离厮杀还有段时间,上酒。”

    “行,设宴招待武兄弟。来来。”杜兴先是一愣,然后笑呵呵的说道:“武兄弟,这几天我寻觅了一件宝物,正好你来了送给你。”

    “什么宝物?嘿嘿,你暗卫统领居然会送我宝物,这倒是很惊讶啊!”武松一愣,顿时笑呵呵的说道。

    “来,来,先喝酒等下就知道了,我会将宝物送到你身边去,你绝对会喜欢的。”杜兴打着哈哈,拉着武松喝酒,也不知道是刚才一番话更或者是其他的缘故,武松一直喝闷酒,杜兴却是在一边笑呵呵的劝酒。

    等到武松醒来的时候,抚摸着身边的一丝嫩滑,才知道杜兴所说的礼物是什么,面色阴晴不定,忍不住就要爬起来。

    “官人,妾身可不是一般的烟花女子,是太原王家女子,不过是旁系罢了,是王上写信,潘王妃亲自和王阁老说亲的。”身边传来一个温婉的声音。

    “潘王妃?”武松神情一清,猛然之间才想起潘王妃是谁,顿时朝西北方向拜倒在地。虎目中闪烁着一丝泪光,潘金莲并不欠自己什么,可仍然帮助自己寻觅着亲事,这让武松极为感激。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