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三章 慌乱
    李乔不过休整了三天,派人书李璟,自己率领大军五万人,紧随在嵬名承景身后,从星星峡杀入西夏境内,沿途之,和嵬名承景交战数次,嵬名承景虽然作战勇猛,麾下将士用命,但到底不是嵬名察哥,根本不是李乔的对手,而嵬名察哥的战败更是让西夏军心士气受到了影响,连战皆败,若不是星星峡守军前来救援,恐怕嵬名承景都会死在李乔麾下。

    而在绥德,李璟和仁多保忠的战争仍然在继续,李璟并不知道李乔已经击败了嵬名察哥,正在进攻嵬名承景,企图通过星星峡进入西夏境内。

    但是他对面的仁多保忠却收到了嵬名察哥的书信,他看着手的书信,面有苦涩,嵬名察哥的劝说,仁多保忠并没有放在心,但是面对嵬名察哥的威胁却是放在心,仁多家族的人不少,世代为将,遍布军,但是家的妇孺却是在兴庆府,表面享受荣华富贵,但实际,却是在朝廷监视之。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无论是在历朝历代都是如此,仁多保忠也没有任何办法。

    或许他不会有这种心思,但是这一次,他感觉到为难了。若是李乾顺在世,他绝对不会想什么,但是现在不一样,李乾顺已经病死,李仁爱不过是少年,如何能处理国政。而且李仁爱更加喜欢的是人,而不是武将,面对仁多家族,若是不奋力厮杀,仁多家族数百口性命都会为朝廷所杀,这让仁多保忠极为不满,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父亲,你找我?”仁多静海大踏步走进了大帐,看见仁多保忠面色阴沉,忍不住询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晋王让我们挡住李璟和伯颜两人的进攻,等他击败了李乔,回师支援我们。”仁多保忠将嵬名察哥的书信扔了过去,目光深处生出一丝不屑来。

    “击败李璟和伯颜,晋王真是看的起我们仁多家族,咦!可恶,嵬名察哥可恶,居然敢威胁我们。”仁多静海这个时候看见了书信的言语,顿时勃然大怒,说道:“我仁多家族为了他嵬名氏抛头颅,洒热血,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他用我们的家族来威胁我们,十分可恶。父亲,反了吧!嵬名察哥十分可恶。”

    “可恶又如何,自古以来不都是如此吗?我们这些大将家人放在京师,都是用来做人质的,我们仁多家族也是一样。你我现在这里反了,意味着家人全部被杀。”仁多保忠十分平静,他年纪大了,看的东西也不一样了。

    “难道我们这样被嵬名察哥所利用不成,现在这些兵马基本都是我们仁多家族的根底,若是被葬送在这里,那是我们的罪过。”仁多静海忍不住说道:“父亲,难道我们这样认输了不成?李璟和伯颜两人兵马加起来十几万之多,骑兵也有十几万人,我们如何是对方的对手,我们的大营随时都会被对方攻破,现在他们是等着嵬名察哥前来,然后将我们一打尽,现在只是时机还没有到而已。”

    “为了我们的家人,算这数万大军都葬送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担心的是,算是我们死了,晋王也不会饶了我们的。”仁多保忠叹息道。

    “他真的想篡位?”仁多静海忍不住说道。

    “否则的话,他的儿子也不会抢先进攻,造成眼下的局面,嵬名承景为什么抢先进攻,一天之内击杀了李璟千余人,立下了战功,还不是因为他想着继承嵬名察哥的王位,成为他的继承人,等到嵬名察哥篡位成功之后,他是太子。可惜的是,他们小瞧了李璟,李璟发现事情不对,立刻率领大军前来,更不要说,他们还有一个猪一样的队友,最可怜的是我们,因为嵬名察哥的愚蠢,我们才会被李璟如此疯狂的进攻。”仁多保忠铁拳狠狠的击在帅案,双目喷出怒火。

    “父亲是担心,一旦我们战败,嵬名察哥会将所有的罪过都推到我们头来?”仁多静海忍不住说道。

    “为了维护他的尊严,他肯定是会这么做的。”仁多保忠话音刚落,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声,声音直云霄,仁多保忠忍不住大声喊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将军的话,对面的敌人正在发生欢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帐外的亲兵赶紧大声回道。、

    “欢呼声?难道?”仁多保忠脸色急剧的变了变,忽然想到了什么,面色苍白,说道:“恐怕李璟的援军到了,不对,伯颜乃是骑兵,骑兵若是杀来,山崩地裂,不是伯颜的大军来了。”父子两人相互望了一眼。

    “嵬名察哥战败了!”仁多静海失声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嵬名察哥再怎么无能,李乔再怎么作战勇猛,也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哪里这么快会失败。”仁多保忠还是不相信的摇摇头说道。

    “嵬名察哥已死,嵬名察哥已死!”这边话音刚落,大帐外传来一阵山呼海啸之声,一下子摧毁了父子两人心的一点侥幸。

    “嵬名察哥居然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数万大军怎么可能这么快被人所灭,难道李乔的大军厉害到这种地步了吗?”仁多保忠面色苍白,声音瞬间苍老了许多。虽然他与嵬名察哥不对付,甚至可以说互相制衡,但大家到底都是西夏人,对西夏还是有感情的,没想到这个时候嵬名察哥居然被击杀。这说明整个西夏失去了最强悍的男人,他仁多家族还能支持多久呢?

    “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当初父亲的求救信传给嵬名察哥,嵬名察哥心慌乱,恐怕会想着逃离关,被李乔趁机进攻,造成了大败,这也是有可能。”仁多静海忍不住分析道。不得不说,仁多静海分析的还真是有道理。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