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九章 无毒不丈夫
    “父王,可是仁多保忠又来了求救信了。”大帐掀起,嵬名承景看着嵬名察哥一眼,见嵬名察哥面色阴沉,手还拿着一封书信,顿时不满的说道:“这个老东西真是无能之辈,数万大军都抵挡不住李璟的进攻,偏偏还想着来向父王求救,真是无能。”

    “住口,你知道什么,你以为李璟和李乔一样吗?李乔的兵马虽然厉害,但是李璟的兵马更加厉害,李璟的兵马都是从他手下几十万大军抽调出来的,都是精锐之师,十分骁勇善战,算是你父王也不一定能够击败对方。仁多保忠老将军虽然不错,但是手下的兵马不行,不是李璟对手也是可以理解的。”嵬名察哥瞪了自己儿子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

    “现在连我们都被李乔追赶了,哪里还有精力援救仁多老将军。”嵬名承景迟疑了一阵说道。大军一开始进展顺利,但是遭遇李乔的大队人马之后,战争不再顺利了。

    李乔作战一向如此,根本不将士兵的性命放在心,他的手段很简单,是进攻再进攻,凶狠如西夏士兵,也不是这些精锐的对手,这些士兵素质不见得得这些西夏士兵,但是论作战勇猛,丝毫不再西夏士兵之下,他们作战勇猛,舍生忘死,李乔指挥大军根本是不计伤亡,让嵬名察哥面对李乔的进攻,也没有任何办法,直到知道金人南下攻宋,才知道自己当了,做了金人手的枪。可惜,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不错,仁多保忠手虽然还有数万兵马,但是我西夏的安危最为重要。”嵬名察哥点了点头,心却是感到一阵惋惜,自己的儿子虽然认为不应该救援仁多保忠,仅仅只是从自己安全的层面出发的,而不是从大局角度出发,这说明自己儿子还是有许多缺陷。

    “父王决定放弃仁多保忠?那仁多家族?”嵬名承景没想到嵬名察哥真的决定放弃仁多保忠,这意味着放弃仁多家族。

    “这些家族在平日的时候,肯定是忠于我大夏王朝的时候,但更多的时候,却是为自己考虑,仁多家族也是一样,你以为他们是真的忠于我大夏吗?不,一旦我大夏有危险的时候,仁多家族肯定会舍弃我大夏。”嵬名察哥面色阴沉,嵬名察哥记得很清楚,当年仁多家族曾经率领三百族人投靠大宋的。只是当年大宋和西夏而言,大宋较强大,加仁多家族这些年也有不少人立下战功,所以才会容忍仁多保忠继续掌管大军。

    现在嵬名察哥明知道前面是一个陷阱,嵬名察哥怎么可能还会率领大军前往救援?李璟已经在前面已经布下额天罗地,准备三路大军夹击西夏十几万大军,嵬名察哥决定舍弃仁多保忠。

    “只是李乔率领大军在后面,这个家伙是不要命的家伙,他手下的那些士兵也是如此,真是可恶。”嵬名承景忍不住咬牙切齿的说道。见过不要命的,但是没有见过像李乔那样不要命的,也不知道他手下的士兵怎么训练的,都是一群疯子,进攻不计伤亡,杀的西夏士兵闻风丧胆,是铁鹞子和对方厮杀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

    “我率领骑兵断后,你率领步兵经过星星峡,从星星峡返回兴庆府,李璟此人野心勃勃,不仅仅是想击败为了大夏,更是想在原插手,金人愚蠢,还以为凭借我们的力量能够拖住李璟,好让金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席卷整个大宋,却不知道李璟正想着一口气,将我们十几万大军都灭掉,这样一来,他能腾出手来,对付金人。”嵬名察哥很了解李璟的为人,将李璟的算计看的一清二楚,所以才会决定舍弃仁多保忠,将大军主力都从星星峡回到兴庆府。

    “父王,不如让孩儿指挥骑兵,抵挡李乔的进攻,父王从星星峡回到兴庆府。”嵬名承景先是一愣,很快出言说道。他心一阵后悔,他知道西夏大军之所以处在困境之,是因为自己贪功,抢先进攻,让金人看见了攻略大宋的机会。最后让李璟将目光放在西夏身,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更为重要的是,他从自己父王言语之感觉到一丝凝重,嵬名察哥这个时候对这场战争已经没有任何把握了,亲自领军断后,是为了振奋军心士气,掩护自己和数万大军的撤退。

    “你不是他对手。”嵬名察哥双手靠后,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说道:“更何况,你留在这里不够,他是看不眼的,你率领步兵走了,本王正好会会李乔,这个号称是李璟手下的最厉害的大将,身受李璟的信任,让本王见见他真正的本领。”

    “是。”嵬名承景听了不敢怠慢,赶紧下去准备撤军不提。

    “来人。”嵬名察哥等嵬名承景下去之后,轻声喊了一声,才见一个黑衣人走了进来,嵬名察哥平静的说道:“派人去告诉仁多保忠,说有本王一天,仁多家族能享受无荣光。”

    “是。”黑衣人口吞吐着金石之音。

    “还有,让一品堂的监视仁多家族,一旦有一个人逃走,立刻下令一品堂的人将仁多家族连根拔起,全族的人鸡犬不留。”嵬名察哥声音很平静,他需要用仁多家族的人来威胁仁多保忠,让仁多保忠尽可能的拖住李璟和伯颜的大军,让自己在南线安全撤退后,尽可能的完善兴庆府的防御。

    他知道李璟是不可能放弃这样的机会,他要一举荡平整个西夏,嵬名察哥这么做,也是为了尽可能的延续西夏的命运而已。虽然做的有些不仁道,但是为了西夏的命运,也只能是牺牲自己的名声。

    “仁多老将军,你若是怨恨,冲着本王来吧!我大夏若是能度过这一关,本王亲自去仁多族负荆请罪。”嵬名察哥望着远处的星空,微微叹息了一声。他相信仁多保忠为了仁多家族,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