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李璟教子
    “蔡京这个人可惜了,他是一个人才。”太极宫中太液池畔,李璟和一个美貌女子行走在岸边,看着远处的雪景,微微有些感叹道。

    “王上,臣妾在西夏的时候,就曾经听说蔡京这个人是中原赵宋最大的奸臣,为中原汉人所厌恶,甚至许多大臣们都恨不得将其斩杀,为何在王上这里,却称赞此人?”在他身边的正是西夏公主李青萝,她听了李璟的话,顿时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赵佶奢侈无道,这些年兴建宫殿,打造艮岳,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钱财,这些钱财是哪里来的。你以为赵宋真的有这么多钱吗?一方面是历代帝王留下来的,一部分是民脂民膏,还有一部分就是蔡京等奸臣进贡的,否则的话,赵佶就算再怎么信任这些人,也不会任由这些**害朝廷,把持天下。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这些人能够给赵佶带来钱财,让赵佶能够无忧无虑的享受?”李璟摇摇头说道:“之所以说蔡京是一个人才,就是因为他一些积极的财政政策,卯吃寅粮,这种积极的财政政策实际上可以解决许多问题,只是蔡京碰到的皇帝不大好,卯吃寅粮所得到的钱财都给赵佶给挥霍掉了,所以,最后只能是害人害己。”

    卯吃寅粮实际上就是一个积极的财政政策,只要鼓捣的好,就能促进经济的发展,蔡京或许不知道这种这里面所能产生的积极作用,但是仍然是继续执行这种政策,可以说,蔡京的这种思想在这个时代是先进的,除掉他在权力上的贪婪之外,勉强算的上是一个合格的财政大臣,也仅仅只能做一个财政大臣而已。

    李璟说的这些,对于李青萝来说,还是高深了一些,她聪慧美丽,只是因为时代的限制,什么积极的财政政策,或者卯吃寅粮等等词语对于她来说还是高深了许多,但不影响她对李璟的佩服,可惜的是,这样的人却是大夏的仇人。李青萝目光复杂,最后在心中化为一声长叹。

    “听说王上明年准备进攻巴蜀?”李青萝很快就想到了自己的任务,美目中闪烁着异样的神光。

    李璟看了眼前的美女一眼,目光深处闪烁着一丝讥讽,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大军太多,一些军队已经整训完毕,不能让这些人留在军营中,没有实战经验,如何能行,进攻巴蜀也是既定的策略,但有些事情谁知道呢?明年的事情很多,恐怕金人也不会安生了。”

    李璟的话半真半假,李璟的军队虽然很多,明年的事情也很多,但并不代表着李璟会放弃西夏,巴蜀占据李璟的时间不会太多,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进攻西夏,最起码也要在西夏扎一个钉子进去。

    “王上的军队骁勇善战,赵宋绝对不是您的对手。”李青萝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脸上的笑容更多了,最起码西夏暂时是太平的。

    “赵宋,嘿嘿,金人刚刚离去,这个时候不知道加紧休养生息,整顿军备,却是在父子相残,真是有些意思。”李璟摇摇头,汴京的情况几乎是每天一报,送到李璟的案头上,对于汴京的情况李璟自然知道。

    李青萝默然不语,实际上,这种父子相残,权力之争,在西夏内部同样存在,就算是现在,新皇李仁爱和嵬名察哥之间的关系也很紧张。

    若不是嵬名察哥正在率领大军进攻萧合达,并不在朝中,还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现在被李璟说起赵宋内部斗争,李青萝心中也有些担心西夏的局势。

    “父王。”远处忽然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是粉妆玉琢的童子,一看见李璟,顿时双眼一亮,一路小跑了过来,不是王世子李定北又是谁。

    “定北,小心点,不要摔着了。”身后兰蔻声音中有些紧张。只是话音刚落,李定北就滑倒在地。

    “殿下,殿下。”远处几个小内侍见状,赶紧上前,就准备将他搀扶起来。

    “不要扶他,让他自己起来。”李璟面色一愣,大声训斥道:“摔倒在地,还需要人搀扶吗?自己起来。”

    李定北先是一愣,显然不明白李璟说的话,但还是很艰难的爬了起来,又见李璟张开双手,小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咯咯的笑着扑在李璟怀中。

    “定北,记住了,在哪里摔倒了,就在哪里爬起来,不能依靠别人,做一个坚强的孩子。”李璟抚摸着李定北的小脑袋说道。

    “嗯,孩儿一定做一个坚强的孩子。”李定北捏紧小拳头,连连点头,像一个小大人一样,惹的李璟哈哈大笑。

    “王上真是的,王世子这么小,哪里知道这么多?”李青萝见远处兰蔻身披大氅走了过来,赶紧迎了上去,喊了一声王后姐姐。

    “妹妹不必多礼。”兰蔻满面笑容,看着李定北,说道:“你父王终日繁忙,处理国政,好不容易休息一下下,你却来这里捣乱,还不下来。”

    “国事虽然繁忙,但是父子天伦之乐也不能没有。偶尔出来和孩子们吃吃饭,玩乐玩乐,也是一种放松。”李璟笑呵呵的捏了李定北的鼻子,说道:“定北今天可和你的弟弟妹妹一起玩耍了?”

    李定北点了点头,说道:“我还将母亲做的小摇鼓给二弟了。”

    “不错,不错,兄弟姐妹之间要相亲相爱,你是兄长,更是需要让着这些弟弟。”李璟摸着李定北的小脑袋,说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记住父王今天说的话。”李定北哪里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只能是连连点头,很快就被远处景色所吸引,挣扎着从李璟怀里跳了下来,笑呵呵的朝远处小跑过去,几个内侍宫女赶紧跟了上去。

    “王上好像有所感触?”兰蔻望着远处的李定北,忍不住望着李璟说道。

    “现在相亲相爱,以后长大了,就不知道了。”李璟摇摇头,对兰蔻说道:“赵宋虽然懦弱无能,但好像除掉开国的时候,皇位有争夺之外,其他的时候,皇位都很少有争抢的时候。倒是让人惊讶的很。”

    “没有争夺,就培养不出英主。只是有了争夺,国力就会受到影响。”李青萝忍不住说道。

    兰蔻听了,忍不住看了李青萝一下,默然不语。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