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九章 厚颜无耻
    “康王殿下,刚才?”张邦昌望着前面的赵构,沉默了半响才询问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金人如此礼遇,他心十分好,等了半响之后,这个时候才询问,已经说明他的忍耐已经很不错了。

    “三万石粮食,还有一些黄金财物。”赵构漫不经心的说道:“偌大的汴京城,三万石粮食应该是能轻松拿的出来的。”至于黄金他并没有说,这些年赵佶虽然耗费了许多钱财,但是大内黄金还是有不少的,几百两黄金并不算什么。

    “三万石?”张邦昌面色变了变,失声说道:“朝廷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粮食,这么长时间几十万大军的消耗,每天消耗都是有不少粮食,汴京城百姓的消耗也是一个巨大的数字,恐怕朝廷很难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如此多的粮食。”

    “怎么可能?汴京四通八达,每天来的商船都有许多,怎么可能没有粮食呢?”赵构很惊讶,他身为王爷,高高在,自然是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偌大的汴京城还会缺少粮食,这简直是不能想象的事情,可是偏偏又发生了。

    “消耗甚多,大户原本是想离开汴京城的,但被宗泽所阻止,所以只能是拼命的买粮,这样一来,市面的粮食短缺,偏偏宗泽又让官家开仓放粮,如此一来,朝廷的粮食也减少了,平常时节,三万石粮食自然是能轻松得到,但是现在却是说不定了。”张邦昌苦笑道。他虽然才能不怎么样,但好歹也是当了宰相的人,知道这里面的情况。

    “这,这如何是好?”赵构这个时候心一阵苦涩。

    “这怪不得殿下,只是因为金人贪婪,才会变的如此模样,三万石粮食和一些金银能换的金人撤军,已经很不错了。”张邦昌安慰道:“算是有一些困难,但是我大宋何等富有,很快能凑齐的。说不得殿下这次回京之后,还能受到官家的表扬呢?”

    赵构心一阵苦涩,他不曾想到这个问题,现在回去之后,若是凑不了三万石粮食,恐怕赵桓也会找自己的麻烦,一时间面色阴沉不知道如何是好。

    张邦昌看在眼,赶紧说道:“三万石粮食或许很难拿出来,但只要金人撤军,汴京城很快恢复正常,暂时从那些商家、大户手要一些粮食,明年再还给他们也是可以的。殿下不必担心。”

    “哎,到底是扰民了。”赵构苦笑道。要征调民间粮食,暂且说浪费力气,更重要的是,这样做,这些粮食会不会还给那些人,这才是最重要,当初为了赎回幽州,从民间索取钱财,千万贯钱财都被那些人所截留,眼下这种情况同样是如此,赵构有些不相信,那些被收取来的粮食还会还给那些百姓吗?

    张邦昌一阵苦笑,这些当官哪里会这么好说话,三万石粮食到那些下层官吏口,恐怕会变成十万石粮食,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算是高高在的天子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是这件事情他是不会说什么的,他也算是其的利益既得者,岂会再会这些东西。

    “前面可是康王殿下?”在这个时候,远处有数骑飞奔而来,骑兵身着黑色盔甲,为首之人面色英俊,不是花荣又是谁。

    “将军是?”赵构面色一变,这时候李璟的人前来找自己,恐怕不见得是好事。

    “在下唐王驾下近卫军副统领花荣,奉王之命,请康王殿下前往一叙。”花荣正容道。只是目光闪烁,一丝异样出没其。

    “李璟有事找我?”赵构一阵迟疑,看了张邦昌一眼,自己已经私下和金人接触了,这个时候再私下与李璟接触,等回到朝廷,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赵桓生性多疑,知道自己接触了李璟,自己必定会倒霉的。

    “殿下,不如前去看看李璟究竟想干什么。”张邦昌看出了赵构的迟疑,顿时出言说道。算是接触了李璟又如何,两人不可能成为盟友的,李璟野心勃勃,一心想夺取赵宋江山,可以说两人是仇敌,岂会有盟约。

    “花将军,请。”赵构点了点头,只要张邦昌跟在后面,算日后有人说什么,最起码也有人帮他做个证人。

    只是当他看见远处的一个小凉亭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有点距离,但是对于自己的亲娘,赵构还是能认识的,什么时候,自己深居皇宫大内的母亲居然出现在汴京城外,而且是和李璟在一起,赵构瞬间感觉到天都塌了下来,整个人静静的骑在马,不知道如何是好。

    “殿下。”身后的张邦昌并不认识韦氏,一见赵构的模样,顿时提醒道:“殿下,李璟在前方凉亭之,不可怠慢了。”

    赵构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脸色难看的回头看了一下张邦昌,说道:“张大人稍等片刻,小王看见了一个熟人,要亲自见一见。”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丑闻,无论是对自己也好,或者是对整个赵宋也好,传扬出去,赵构脸都没有任何光彩。

    “好,好。殿下请。”张邦昌好像看出来什么,望着远处的美妇,虽然看不出来那女子的来历,但是相貌不俗,显然极为美貌,又想到李璟的传言,心叹了口气,有些怜悯的望着赵构,和李璟争夺女人,还不是一般的困难。

    凉亭的韦氏已经站起身来,望着缓缓而来的赵构,目光闪烁着一丝欢喜之色,见到自己的儿子平安归来,韦氏自然是高兴的很,但是又看着身边的李璟,微微露出一丝尴尬来,自己的年纪在李璟之,而且自己身为赵宋的皇妃,现在却跟在李璟身边,尤其是面对自己的儿子,韦氏一时间不知道如何面对赵构。

    “世间复杂,赵构年纪轻轻,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才知道世间的一切,面对强权,若是不能反抗,只能忍受。更何况,迟早也会见面的,你跟在赵佶身边哪里有我身边幸福,他应该祝福你我两人的。”李璟好像看出了韦氏心的复杂,不在意的说道。若是可以的话,李璟是不愿意在这种情况见到赵构的,但今日一见,日后是仇敌,见见也无妨。

    韦氏瞟了李璟一眼,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