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六章 再会韦妃
    大帐之中,李璟坐在一张白虎皮上,一边摇动火塘上的烤全羊,一边听着陈龙等人的禀报,天气寒冷,李璟的大帐之中却是温暖如春,不仅仅是李璟,就是整个义军的生存条件都得到改善,甚至他还知道,有些义军将领都将自己的家眷送到洛阳等地。

    “这么说朝廷准备议和了?连赵构和张邦昌两人都送到金营做人质了?”李璟接过李甫递过来的匕首,顺手割下一小块羊肉。

    “可不是嘛!这个赵桓还真是厉害,面对自己的兄弟,居然毫不留情,就将自己的兄弟卖了出去,连好一点的价格都没有卖出来,只是一个人质,性命都掌握在金人手中。”李甫忍不住摇头说道。

    “自古帝王之家都是如此,胜者王侯败者寇,赵桓既然登基称帝,那么他的弟兄以前若是很老实也就算了,若是有不老实的,赵桓不介意在这个时候欺负一番。”李璟吞着美味的羊肉,不在意的说道:“现在说着别人,日后看看本王的那些儿子,或许也差不了多少。”李甫顿时不再说话了,就算是正在禀报的陈龙脸上也露出惊骇之色,这句话无人敢接。

    “王上,外面有人自称是王上的故友,求见王上。”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候,外面有近卫军禀报道,倒是让李甫等人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也只有这个消息,才能改变当下尴尬的局面。

    “故友?本王在汴京还有故友吗?”李璟闻言一愣,顿时笑呵呵的说道。就是连振威镖局都给撤了,换了一个马甲继续打探消息,但是掌管镖局的人已经不是李敢了,也不是呼延敬,至于故友之说,更是不知道让李璟说什么。

    “或许是谁仰慕王上的风采呢?”陈龙赶紧说道。

    “能在李纲守卫的汴京城中自由出入,恐怕身份不简单啊!”李甫摸着胡须说道:“李纲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请他进来吧!”李璟眼珠转动,隐隐的猜到一些,摆了摆手说道:“至于是谁,进来之后不就知道了吗?”说着又伸出匕首,在烤全羊上割下了一片嫩滑的羊肉来。

    “王上。”一个酸软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带着一丝香甜,好像是来自江南的气息,让人听的心中一醉。只见大帐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曼妙的身影,身上披着一件黑袍,甚至连面容都给遮了起来,不知道对方的长相,只是李甫等人从声音就能感觉到,对方恐怕是一个充斥着成熟气息的妇人。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怪异的气息。

    “臣等先行告退。”李甫等人不敢怠慢,赶紧朝李璟行了一礼,退了下去,临走的时候,还将大帐落了下来,让外面的近卫军向前十步驻守,这才放下心来。

    “想来本王在汴京的故友,也只有你了。”李璟笑呵呵的望着对方,说道:“如今两军正在汴京城下交战,城外各个势力交错在一起,你是怎么来的?也不怕路上出了事情。”

    “妾身说是王上的女人,谁敢放肆。王上还记得这个吗?”妇人落下头上的毡帽,取了纱巾,露出面容,不是韦妃又是谁,只见她手上正拿着一个玉佩,上面还有一个“李”字,却是上次落在韦妃身上之物。

    “不错,你算是本王的女人。”李璟望着面前的樱桃小口,成熟的气息,心中更是一阵蠢蠢欲动,忍不住将对方拉了过来。韦妃娇弱,哪里是李璟对手,加上又有求于对方,一阵惊呼,却是落在李璟怀中,装模作样的挣扎了一番,娇嗔的瞪了李璟一眼,又任由李璟胡作非为了。

    云收雨散,李璟躺在白虎皮上,看着正在收拾残局的韦妃,双颊上还有事后的红润,娇滴滴的好像能掐出水来,回想着刚才的一切,忍不住笑道:“水真多,你有多长时间没做过了?”

    “天子富有四海,女人甚多,宋帝儒雅风流,宫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新人,妾身已经人老珠黄了,哪里还去我那里,已经很久都没有碰过妾身了,或许两年,或许三年,谁还记得清楚呢!”韦妃听了忍住心中的羞恼,瞪了李璟一眼,说道:“你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你玩的可是皇帝的女人。”

    “皇帝的女人又如何?本王连他的江山的都要。一个女人算得了什么。”李璟听了心中火起,也不管韦妃的挣扎,再次将她按在白虎皮上,发起了一阵冲锋,一个身强力壮,一个乃是虎狼之年,多年未曾得到滋润,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深入的交流,这次又是一场友谊赛,时间却是远超刚才,整个大帐之中都充斥着异样的气息。

    也不知道多久,才听见韦妃一声长叹,隐隐有一丝舒爽,或者还有一丝羞涩,她推了推身边的李璟一眼,说道:“新皇让赵构出使金营,做了人质,你说,该如何是好?”韦妃前来找李璟,可不是仅仅是来叙旧,打上一场友谊赛的,主要的还是为了她的儿子来的。

    “放心,赵构是没有事情的,完颜宗翰和完颜宗望是不会杀了他的,相反,还会给他好处的,嘿嘿,要亲王为人质,这两个家伙还真能做的出来。”李璟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若是我出兵,恐怕还会坏事,等着吧!赵构出了金营,日后威望大增,未必不会得到更多的东西。”赵佶的儿子那么多,最后赵构笑到最后,除掉赵佶儿子都被金人俘虏外,赵构出使金营,临危不屈,倒是在朝野之中受到了赞扬,这为他以后当皇帝打下了基础。

    “果真?”韦妃用狐疑的眼神望着李璟。她可是记得李璟准备夺取赵宋江山,对于赵构肯定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啪!”一声轻响,韦妃紧紧的遮住臀部,凤目宛若是要滴水一样,瞪了李璟一眼,双方友谊战都打了两次了,但是她身份高贵,还真的无人敢如此对待她的,眼下被李璟拍了一巴掌,还不知道如何是好,隐隐的心中还有一丝异样。

    “你居然不相信我?”李璟冷哼了一声。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不相信呢?”韦妃以为李璟生气,赶紧放下了姿态说道:“人家只是心里担心而已。”

    “哼,本王说他不会死,那么他就不会死。”李璟看着对方娇媚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你来的正好,就不要回汴京了,汴京不久之后有大变,你回去了,本王也不放心。”反正来了,李璟自然是不会放这样尤物回去了。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