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五章 赵构为质
    “外臣刘亮佐见过宋帝陛下。”垂拱殿内,金国使者刘亮佐一脸的不屑之色,望着高高在上的赵桓,连基本的跪拜之礼都没有。

    “使者既然是汉姓,想必也是汉人,为何见了汉室的皇帝居然连基本的礼节都忘记了?”吴敏跳了出来,忍不住反击道,周围的李纲等人也都纷纷点头,纷纷用愤怒的眼神望着刘亮佐。

    刘亮佐不屑的扫了众人一眼,说道:“我刘亮佐虽然是汉姓,但是燕地汉人,赵宋将燕地丢失了百余年之久,燕地汉人早就忘记了自己还是汉家子民,一直以为是契丹人,看看,连身上的衣袍都与诸位不一样,只是挂着一个姓而已,诸位如此认为,我应该向汉家天子跪拜,也不无道理,只是宋帝能代表汉家天子不成?”

    “官家自然是代表汉家苗裔,难道完颜氏能代表汉人不成?真是天大的笑话。”郑居中顿时反驳道。

    “外臣虽然出身燕地,但是也知道汉家之说乃是前朝刘氏,刘氏虽然故去,但是汉人自有汉唐之说,汉既然已经是过去,能代表汉家苗裔也只有前唐了,前唐姓李,与赵宋不同,郑大人既然说汉家苗裔,也只能说城外的李璟,他才是前唐血脉。不知道外臣说的可有道理?”刘亮佐不屑的说道。既然作为使者,自然是有使者的本事,一张嘴巴是何等厉害,说的大殿中众人无话可说。

    “李璟,不过是乱臣贼子而已,迟早会被我大宋所灭。”李纲面色青紫,冷森森的说道:“贵使来汴京,恐怕不会是做口舌之争的吧!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你我双方既然已经是兵戎相见,有什么说什么,没必要做口舌之争。”

    “听说梁溪先生刚烈,果然不同凡响。”刘亮佐望着李纲正容说道。大殿上众人听了面色一动,这个金国使者还真是不简单,认识郑居中并不算什么,没想到还居然认识李纲,足见金人在城中消息也很是灵通。想到这里,众人脸色就有些不好看。

    “哼!贵使,虽然本朝内忧外患,但是汉家子民何等之多,看看城外的义军就知道,真的厮杀起来,你们金人未必是我们的对手。”李纲冷哼道。

    “呵呵,大家都是明白人,李璟野心勃勃,你我两家厮杀,最后只能便宜了李璟而已,大元帅让外臣前来,就是为了你我两家和谈而已。毕竟大家都是有共同的敌人。不知道宋帝以为如何?”刘亮佐这个时候放下自己的机锋,而是正容说道。

    朝中众人听了一阵哗然,金人占据了上风,宋室面对这种情况,无力反击,这是众人都知道的事情,就算自己反对也没有任何办法,大家心里都明白。只是没有想到,金人在这个时候居然主动提出了和谈,这让众人心中生出一丝希望来。

    赵桓按住了心中的兴奋,忍不住说道:“不知道,这和谈当有何条件?”赵桓虽然懦弱、胆小,但还没有到愚蠢的地步,别人占据优势,这个时候说和谈,主动权掌握在对方手中,自己也只有讨价还价的机会。

    “和谈时间比较长,为了保证我方利益不受侵害,还请大宋皇帝陛下派遣一位亲王和一位宰相入大营,然后送上一些粮草,大家坐下来慢慢谈。”刘亮佐想了想说道:“毕竟此事外臣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使者,并不能做主。”

    “既然如此,传旨康王赵构,入金营,张邦昌替朕犒赏金军。”赵桓眼珠转动,毫不犹豫的将赵构抛了出来,金人乃是虎狼之师,一旦进入金军大营为质,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赵桓这才派赵构前往,在诸多王子之中,对赵桓帝位有威胁的,也只有郓王赵楷和康王赵构。

    郓王已经被赵桓赶出了京师,送到河北,成为名义上的兵马大元帅,也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招募军队呢,且不说能不能活着回到朝廷,就算能活着回来,恐怕也是等到明年了。现在就剩下一个赵构了,赵桓正愁着没机会将他赶出去,现在总算是可以了,而且直接是将他送入金人大营之中,当做人质,基本上是任由金人要杀要剐的了,赵桓都没有指望对方活着回来,甚至在心里还想着金人能不能替自己杀了赵构。

    郑居中等人听了之后,面色平静,好像没有听见赵桓的话一样,立刻就有人写了圣旨,赵桓用了玉玺,让人飞快的前往康王府传旨,至于张邦昌更是面色苍白,低着头站在一边,不知道如何是好。犒赏金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这些家伙都是野蛮之辈,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赵构绝对没有想到,祸从天降,自己关闭了府门,就是为了防备赵桓找自己算账,等到赵佶还朝的时候,才自己出现的时候,没想到一张圣旨将自己推入险地,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大势在赵桓手中,一旦自己抗旨,恐怕对方就有足够的理由,将自己斩杀。

    想到这里,只能是化成了一声长叹,一边收拾一番,一边让人进攻禀报韦妃。一入金人大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弄不好就会命丧金人之手,赵构也不得不做准备。

    韦妃也没有想到,在皇位已经安定之后,自己的儿子还会遭受如此算计,她虽然深居宫中,但是宫外的一切,她也是知道的,金人兵临城下,汴京随时都有破城之危,足见金人是虎狼之师,这些从东北而来的强大军队,随时都会要了自己儿子的性命,这让韦妃不知道如何是好。

    “娘娘,您与太,与官家关系还可以,现在也是也太妃,若是娘娘前去求情,官家必定会看在娘娘的份上,饶了九大王这次。”身边的宫女见自家主子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赶紧上前出主意说道。

    “自古帝王家都是无情之人,莫说是兄弟,就算是父子也是如此,郓王都被赶出了朝廷,康王也是难逃对方的算计。”韦妃摇摇头,她担心自己儿子的性命安全,但自己却是一介妇人,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才能救自己的儿子。

    “哎!若是我们官家像唐王一样,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呢?”宫女忍不住说道。

    韦妃听了之后,脑海之中顿时一道亮光一闪而过,她想了想,说道:“翠儿,你先下去吧!本宫身体不适,先休息一阵吧!”

    宫女心中一阵怀疑,却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退了出去,任由韦妃留在寝宫之中。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