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二章 纵横
    “李璟手下的骑兵战斗力又增加了许多。”完颜宗望见过李璟手下骑兵的模样,这个时候,望着正在厮杀的两支军队,他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当初李璟的骑兵显得还是很稚嫩的,但是现在的骑兵却是更加的纯熟,无论是挥舞着手中的战刀也好,或者是调转马头等手段,显得比以前轻松许多,已经知道利用惯性进攻和躲避,这让完颜宗望有些担心。

    “增加了又能如何,李璟不仅仅是我大金的敌人,同样也是汉人的敌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不喜欢李璟,恨不得将李璟斩杀,他的骑兵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抵挡的住这么多精锐军队的进攻。”完颜宗弼望着战场上,目光闪烁。

    “宗弼,该你出手了,完颜术已经抵挡不住李璟的进攻了。”完颜宗翰放下手中的千里镜,面色并不好,将完颜术和三千精锐骑兵推出去,任由李璟斩杀,他心中也不好受,若不是关系到金国正统,他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很好,李璟已经得到偌大的好处,在赵宋和义军面前都已经显示出自己的强大,现在也该是我们出场的时候,让赵宋和那些义军们都见识一下我大金铁骑的厉害。”完颜宗弼知道不能让李璟无休止的胜利下去,只能自己出手,解决了李璟,让天下人都能见识一下大金铁骑的厉害,才能方便完颜宗翰下一步的行动。

    李璟率领大军在战场上纵横,手中的方天画戟在他手上闪烁着寒光,虽然他并不擅长方天画戟,但是面对完颜术所率领的数千骑兵,他还是显得十分轻松,朱龙铁骑所到之处,就有金人滚落马下,身后的骑兵也跟在李璟身后,形成一柄巨大的匕首,深深的刺入三千金军的腹心所在,沿途的金人就向是海浪一样,被李璟劈开一道巨大的缝隙,那些骑兵纷纷摔倒在地,最后为战马所践踏。

    像这种骑兵作战,除非身手不错,否则的话,只要滚落下马,那就是必死无疑。无论是李璟或者是李璟手下的骑兵都知道这个道理,哪怕面对的是无数敌人,这些士兵仍然是跟随在李璟身后,一往无前,利用战马的速度在乱军之中所向披靡。

    “该死的李璟。”完颜术看的分明,见李璟的兵锋已经距离自己不过数十步之遥,心中一阵恐慌,还有一阵愤怒,他自诩自己武艺不俗,在金人将领之中,也算是十分厉害的人物,虽然曾经听说过李璟的名声,但是这个时候李璟已经杀到自己面前了,一下子脑袋一阵发胀,猛然之间仗着手中的大刀,朝李璟杀了过去。

    李璟哪里知道这些,他想要的只是率领手下的骑兵,将眼前的金人大队人马凿穿就行了,只是手中的方天画戟斩过,猛然之间发出一声大响,身形一阵震动,却见面前多了一名身着盔甲的金人将领,手执大刀,神情威猛,顿时知道这是敌人的大将。

    顿时一声闷哼,手中的方天画戟带起一阵厉风斩了过去,完颜术正在高兴自己能够抵挡李璟一击,又见李璟杀来,面色一变,手中的大刀再次迎了上去,只听的一声巨响,他感觉到大刀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心中骇然,正待反击的时候,虚空带起一阵残影,手臂上的力量宛若是海浪一样,一浪接着一浪,滚滚而来,一瞬间,李璟手中的方天画戟发出了三击,三股力量相加,狠狠的撞击的大刀之上。

    “噗!”完颜术还没有反应过来,方天画戟一挑,居然将大刀挑开,枪尖刺出,直接刺穿了完颜术的铁甲,将完颜术击落马下,很快就被后面的铁骑给践踏而死。

    “千夫长死了,千夫长死了。”金军见完颜术被斩杀,顿时失声惊叫起来,整个大军顿时陷入混乱之中,被李璟趁机率领大军一阵好杀。

    城墙上的赵桓等人早就看的面色苍白,大战之处,战争中的血腥和惨叫之声连连,让这些娇生惯养,只知道享受荣华富贵的达官贵人们从心里感觉到一阵恶心。尤其是看见李璟的雄风之后,众人心中更加有些担心了。

    “这金人真是无能,连李璟五千兵马都抵挡不住。”张邦昌忍不住出言说道。他弄不明白,金人居然在李璟的进攻下连连后退,可是童贯的十几万大军,居然被对方杀的狼狈逃窜,现在的童贯听说只能是庇护在郓王羽翼之下,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不是金人太弱,而是李璟太强大,李璟亲自率领骑兵冲锋,军心士气大震,加上刚刚斩杀敌将数名,更是士气高涨,相反金人士气低落,才会被李璟的兵马击败。”宗泽看的很分明,心中却是有些担心,虽然心中早有猜测,认为李璟的兵马很强悍,但是现在才有了直观的认识,李璟的骑兵不是一般的强悍,三千金军这么快就被李璟所击败。

    他更加担心的是,朝廷大军若是因此和李璟相遇,要耗费多少兵马才能击败对方,就算是宗泽心中也没有任何底气。

    “若是金人能够击败李璟那就是最好了。”一个念头忽然从宗泽心中冒了出来,一下子让他吓了一大跳,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抛了出去。

    “金人大队人马出来了,这下李璟恐怕要倒霉了。”吴敏的声音传来,隐隐有一丝幸灾乐祸的模样,让宗泽直皱眉头。

    就算是真的希望李璟战败,也不需要说出这样的话,城墙上的士兵对金人还有心有畏惧的,这个时候最应该干的事情,就是激励军心,让士兵们认为金人实际上也就是那回事,宋军并不害怕这些家伙,以前之随意战败,也是因为童贯的无能,而不是士兵的缘故。眼下好不容易,李璟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正是绝佳的时候,吴敏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他十分恼火,却又不好训斥。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