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一章 震慑
    战鼓声隆隆响起,早震动了整个汴京城,宗泽将大营的情况说出来之后,整个赵宋大营顿时一片沸腾,这还了得,几十万兵马眼看了能到手,此刻居然全部飞掉了,朝堂之,众人对李璟是又骂又恨,等到城外战鼓声响起的时候,才发现,面对李璟,除掉骂两句之外,没有其他的任何办法。

    “走,去看看去。”赵桓面色阴沉,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李璟了,两人之间的恩怨是连赵桓自己都说不清楚,实际,在他心里,恨不得李璟现在被金人所杀。

    既然赵桓决定去观战,郑居等人自然是不敢怠慢,当下摆了仪仗,簇拥着赵桓了城墙,这个时候,城下早是密密麻麻的一片,刀枪林立,一望无际,旌旗遮天蔽日,让人望而生畏。只见在城门不远处,两只队伍静静的出现在荒野之。

    “这么多的人马,黑压压的一片,好生厉害。”城墙,赵宋士兵望着远处的军队,脸露出一丝惧怕来,没有哪个士兵不想加入强大的军队。

    “看见没有,血龙剑盾旗,还是金边的,传闻唐王的大纛,啧啧,亲一色的骑兵啊!”又有士兵小心翼翼的说道。

    宇虚站在不远处听的分明,心更是一阵叹息,这里是汴京城,是赵宋的疆土,无论是李璟也好,或者是金人也好,都是赵宋的敌人,两个强敌在汴京城外厮杀,赵宋居然没有半点办法,反而只能是坐在城头看风景,不能不说是一个耻辱。

    他看了远处的赵桓等人一眼,见赵桓等人手拿着千里镜,望着远处的厮杀,居然是看的津津有味,心更是一阵悲凉。

    远处的厮杀是在继续,李璟并没有用方天画戟,而是用了擂鼓瓮金锤,只见他手执双锤,每次带动,轻飘飘的一片,没有任何力道,好像这个擂鼓瓮金锤没有半点力道,好像是稻草一样,每次击出,都发出震天响,对面的敌人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都说唐王是第一猛将,以前还不相信,现在知道了。”杨进看着地面的尸体,已经有五个之多,顿时吞了口吐沫,低声说道:“那一锤若是砸在我身,恐怕在被唐王所杀了。”

    完颜术望着对面的李璟,心闪烁着一阵无力的感觉,自己手下兵马已经有五名大将为李璟所斩杀,基本没有一个回合之地,直接为李璟所锤杀,甚至连兵器都被李璟一锤砸碎,哪里能抵挡李璟的进攻。他忍不住转身望着后面,后面大营完颜宗翰、完颜宗望和完颜宗弼三人正在看着自己,心更是苦涩。

    “这些该死的家伙,等回到京师,我一定会告诉大皇子,一定要杀了这三个人。”完颜术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出兵不是因为自己足够的勇猛,而是因为自己是完颜宗磐的人,所以才会被三人所猜忌,赶了出来对付李璟。

    权势足以让父子翻脸,大金虽然建立并没有多长时间,但是帝位的传承已经显露出一丝端倪来,完颜阿骨打传位给完颜晟的时候,?心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但是按照人之常情,都希望自己打下来的江山交给自己的儿子,而不是自己的兄弟。除非自己是没有后代。

    阿骨打没有后代吗?除掉完颜宗峻为李璟所杀,其他的完颜宗望、完颜宗弼等等都已经成年,甚至已经掌管了军队,只是在朝的威望没有完颜晟高而已。

    现在完颜晟虽然是在壮年,但储君之争已经开始,完颜晟以前虽然表示以后将皇位让给自己的侄子,但在心仍然想着让给自己的儿子如完颜宗磐,自己是忠于完颜宗磐的,所以这个时候完颜宗翰要借着机会除掉自己了。

    “啊!”一声惨叫声传入耳,见一名大将被李璟所击飞,跌落在地,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如此一来,已经死了六名大将了,完颜术心滴血。

    “这才多长时间,死在李璟手已经是六人。”王善等人望着李璟的背影,心惊骇,众人的武艺也极为不俗,但若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击杀六人,还是如此的轻松,那说明这个人的武艺已经到了一定的地步了。

    完颜术心一阵颤抖,已经有了退意,他望着身后,却不曾想到战鼓再次响起,却是让他发起进攻的命令,他面色阴沉,望着远处的李璟,目光尽是绝望,这个时候他想到了自己远在东北的妻子和儿子,最后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

    “冲锋,斩杀李璟。”他一马当先,手的大刀挥舞,身后的三千精锐毫不犹豫的朝李璟扑了去,算是心有所不甘,他也必须要执行军令。

    李璟也很好的望着远处的金人,他已经到这队人马的诡异之处,分明是来送死的,等见到完颜术率领大军发起冲锋的时候更能确定其的情况,心微微一愣,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不管你们是什么原因,既然是送门来了,那不要怪我了。”李璟将双锤丢在一边,从一边近卫手接过方天画戟,一声大吼。

    “冲过去。”他要用自己的勇武震慑城墙的赵宋,威慑这些义军首领。李璟一声令下,见五千精锐骑兵想也不想,朝金人大军冲了过去。

    近八千精锐骑兵厮杀是什么样的场景,在汴京城这个地方,虽然也有大军演练,甚至禁军操练超过八千骑兵,但是这里是战场,真刀真枪的厮杀,而不是排练,厮杀声震天,煞气冲天,城墙的赵宋君臣脸色都变了,禁军已经多年未曾过战场,招募过来的游侠、士兵也没有见过如此大规模的骑兵厮杀,一下子都看痴了,甚至有的士兵双腿颤抖,双目尽是恐慌之色。

    “好厉害的骑兵,李璟纵横天下不败,果然名不虚传。”王善看的分明,双目精光闪烁,露出一丝惊骇,其他的杨进等人也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吐沫,连连点头。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