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八章 血流成河 二
    后营第一队领军大将乃是杨有政,出身杨氏旁支,他手执大刀,面色刚毅,尽管面对是金人骑兵,仍然是没有任何畏惧之色,一声声命令下达,一支支利箭破空而出,落在金人的骑兵之中,阻挡金人进攻的步伐。

    完颜宗弼整个人都是被铁甲所包围,他死死的望着远处的军队,面具之下,隐藏着的是暴虐的气息,明明自己是骑兵,在平原之上能够发挥巨大的优势,明明眼前的兵马都已经处在弱势地位,甚至伤亡甚多,随时都会崩溃,可仍然是坚强的挺立在大军前面,阻挡着自己前进的脚步。

    “走,先取宋军将领首级。”完颜宗弼手执大刀,猛的将脸上的面具拉了下来,一声长啸,就率领手下的骑兵冲了上去。

    “宋人都是胆小的羔羊,冲破他们的战争,胜利就属于我们的。”完颜宗弼的声音在大军之中响起,身后的金军顿时发出一阵阵欢呼声,这些异族人最崇尚的就是勇猛,完颜宗弼的勇猛在金军之中是很有名的,在完颜宗弼之后完颜昊、韩常等等大将都发出一阵阵欢呼声,无数骑兵紧随在三名大将之后,朝宋军冲了过去。

    “放箭,快放箭。”杨有政看的分明,双目中凶光闪烁,自己取了一边的弓箭,张弓搭箭,就朝完颜宗弼射了过去,可惜的是,完颜宗弼早就想到这一点,整个人都趴在战马之上,那些战马身上早就是披了一层重甲,利箭哪里能射中对方。

    “轰!”一声大响,骑兵撞击在步兵方阵上,巨大的冲击力撞击在盾牌之上,盾牌手哪里能抵挡的住骑兵的进攻,就算身后有长矛手、大刀手,也抵挡不住骑兵的进攻。

    完颜宗弼只是付出了十余骑兵的生死就将第一军撞开了一个硕大的缺口,身后的骑兵紧随其后,将缺口撕裂,无数骑兵瞬间冲进第一军中,那些长矛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金人斩杀,金人斩杀自己的敌人之后,很快就冲向后面的大刀手。

    最悲催的就是大刀手身后的弓箭手,长距离进攻乃是弓箭手,现在骑兵冲入大阵,这些弓箭手哪里能抵挡,在金人一阵斩杀之后,就做鸟散鱼溃了,就算是杨有政也不能阻止。无奈之下,只得亲自来战,想着将完颜宗弼斩杀,还能力挽狂澜。

    “找死。”完颜宗弼看着杨有政杀来,顿时一阵大怒,手中的大刀挥舞,就和杨有政厮杀起来,韩常和完颜昊两人却是带领大军继续扩大战场。

    失去了杨有政指挥的后营第一军哪里是这些如狼似虎金军的对手,不过盏茶的时间,后营第一军就被冲散,凶猛的骑兵四处进攻,那些宋军更是哭爹喊娘,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正在和完颜宗弼厮杀的杨有政,虽然心中很是愤怒,但却是有心无力,他是杨家旁系,手中的刀法虽然凌厉,但不是完颜宗弼的对手,一阵厮杀之后,就落了下风。

    “去死。”完颜宗弼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机会,手中大刀飞起,就将杨有政斩落马下。周围的宋军看的分明,见自己的将领被杀,心中慌乱,逃跑者不计其数,纷纷朝后营第二队而去。

    后营第二队乃是大将焦环率领一万大军,布下圆阵,死守在官道之上,在身边正是岳飞的一千精锐骑兵,两人望着已经崩溃的第一军,面色并不好看。

    “岳将军,现在该如何是好?下一步,敌人就要进攻我们了。”焦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手心上尽是冷汗,若是可以的话,他宁愿退回去,死守大名府。

    “进攻就进攻,我们有十几万人,敌人不过三四万人,死死的拖住他,一步一个脚印,就算是将自己的人耗光了,也是我们赢了,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机会回到汴京,支援汴京的防御。”岳飞双目中闪烁着一阵冷漠,他隐隐之中,已经知道童贯的打算,童贯组建一千人的骑兵,不是进攻金人的,也不是和金人厮杀的,而是为了对付那些溃散的宋军,以免这些溃兵冲散后军的阵营。

    至于这些圆阵,恐怕也是童贯布下的诱饵,吸引完颜宗弼进攻,准备利用这十几万步兵将完颜宗弼的骑兵全部消耗干净,心思之残忍让岳飞感到一丝惊恐,十几万大军的性命在童贯眼中,似乎根本就不算什么。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慈不掌兵吗?岳飞心中一阵迟疑。

    “杨有政完了。”耳边传来焦环的惋惜声,岳飞望了过去,只见远处的宋军已经开始四下奔逃,几乎是毫无队形,顿时知道杨有政已经被杀,否则的话,这些士兵不会是这种情况。

    “准备迎敌吧!弓箭手!溃兵!”岳飞调转马头,对身后的弓箭手下达着命令,那些弓箭手一阵迟疑,纷纷凝望着焦环。

    “正面五十步!放箭!”焦环面色凝重,他知道,若是让这些溃兵冲击了自己的军队,自己的一万人马绝对不是强大骑兵对手,只能是让这些这些溃兵绕过中军,从两边逃走才是正理。

    “为什么射击我们?”

    “为什么对我们下毒手?”

    “我们是袍泽啊!”

    .....

    冲在前面的溃兵一下子猝不及防,就被弓箭手射杀者不计其数,更多的宋军被弓箭手杀糊涂了,连逃跑的速度都慢了下来,瞬间就被后面的金人骑兵所杀,一时间官道上,惨叫声连绵不绝,鲜血这个时候已经浸染了大地,血流成河。

    惨叫声连绵不绝,看着昔日的袍泽就这样被自己射杀在面前,焦环自己心中也是不好受,但是看着已经从后面杀上来的金人骑兵,焦环将心中的一点难受抛之脑后,继续让自己身边的弓箭手射出利箭。

    岳飞嘴角抽动,双目中闪烁着冷芒,终于说道:“焦将军,我在中军等候你的消息,记住了,若是事不可为,可以撤退。”说着转身就走,溃兵大多数已经让来了正面,岳飞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撤退?又能撤到什么地方呢?”焦环却是一阵苦笑,他抽出腰间大刀。

    “死战!”

    这个时候想撤退几乎是不可能的了,焦环唯一能做的就是率领麾下将士死战。

    “媪相,后营第二军焦环将军战死,第二军损失殆尽!”

    “媪相,后营第三军李明将军战死,第三军损失殆尽!”

    “媪相,中军第五军被击溃,将军金越将军身受重伤!”

    ......

    一个又一个的军报飞快的送到童贯面前,童贯面色阴沉如水,中军大纛立在身后,看着远处的厮杀,好像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战死的士兵也不是自己麾下的将士一样。

    “敌人损失了多少?”种师中终于忍不住询问道,后营三军,大军有三万人,中军八军,前锋两军,加起来有十三万人,现在瞬间损失了数万大军,但是到底击杀了多少敌人,种师中并不知道。

    “不过数千人,金人声势浩大,十分骁勇善战。”探子低着头说道。

    童贯以及周围的将军们听了面色一变,损失了数万大军,金人才损失数千人,这几乎是不能想象的事情,甚至他们怀疑乱军之中,探子是不是弄错了。

    “我军应该是被金人击溃,实际上战死的将士应该不会有这么多,甚至还有些士兵并不是死在敌人手中,而是死在自己人手中,相互践踏者不计其数,甚至还有人为了逃跑,杀死自己的袍泽的事情也常有发生。实际战死在金人屠刀之下的应该不过万余人。”岳飞在一边解释道。

    “时候也差不多,他们已经突破到第五军了,也该让种相公发起进攻了。”童贯对身边的亲兵说道:“点起信号,让种师道出手吧!”

    岳飞先是一愣,很快就见一股狼烟从后军冲霄而起,浩浩荡荡,直冲天际,直上云霄。岳飞心中一阵冰冷,原来,这一切不过是童贯和种师道两人联手设计下来的计谋而已,就是以十数万大军为诱饵,让完颜宗弼出兵,然后前后夹击,一举击败完颜宗弼。

    这样不但能解除大名府的危险,更是断了完颜宗翰的后路,断其粮道,只是此举牺牲太大,一旦泄露出去,整个军心将不稳,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动手。

    完颜宗弼也发现空中的狼烟,潜意识中感觉到不妙,他正待调转马头,寻思着是不是有什么埋伏的时候,对面的宋军发起了总攻,漫山遍野都是敌人,声势浩大,就是完颜宗弼见状也是面色一变,不知道如何是好。

    “万户大人,我们背后,背后有数万宋军杀来了。”远处有一队骑兵呼啸而来,一见完颜宗弼,就拜倒在地,大声说道,声音慌乱。

    “该死。”完颜宗弼瞬间就明白自己上当了,自己上了童贯的当,童贯就是以自己和十几万大军为诱饵,让自己的骑兵出击,不过一里的路程而已,步兵也能很快杀来,这个时候,自己的骑兵和童贯已经杀了一个时辰,已经是疲劳之师,哪里是两军围攻的对手。

    他看了身边的骑兵一眼,见骑兵脸上都是疲惫之色,甚至就是战马也因为来回冲刺,浑身都是汗水,用这样的兵马对付近十万大军,自己绝对是占不到任何便宜的,甚至还会被击溃。只是自己需要撤退吗?金人只有战死的将军士兵,没有后撤的士兵。

    “将士们,长生天正在看着我们,他在引导着我们走向胜利,对面是谁,不过是一群懦弱的羊群而已,而我们是谁,是来自白山黑水中的猛虎,大金,战无不胜。”完颜宗弼扬起手中的战刀,大声怒吼。

    “大金,战无不胜。”三军将士为之欢呼。

    “杀!”完颜宗弼率先飞马而出,居然朝童贯杀了过去,他知道童贯才是三军之主,只有击败了童贯,才有一线生机。

    “杀。”金人化成一只利箭,破空而出,朝童贯杀了过去,黑色的骑兵宛若是幽灵一样,很快和宋军相互碰撞,强大的骑兵和散乱在官道上的步兵发生激烈的碰撞,前面的步兵被纷纷撞飞,很快就被后面的步兵填补,完颜宗弼知道自己的背后还有数万士兵正在杀来,手下也不留情,手中的长刀飞舞,杀起人来,就好像砍瓜切菜一样轻松的很。身后的金兵看见自己的万户将军都是如此凶悍,士气高涨,纷纷紧随其后,手中的大刀片子飞舞,舍生忘死,和宋军战在一起。

    “可恶,临死也要找两个垫背的。”童贯在一阵慌乱之后,很快就变的又惊又怒,没想到完颜宗弼居然如此凶猛,明知道自己被两面夹击了,还居然来这一招,这是要临死反击啊!就算自己战胜了完颜宗弼,恐怕也是一个惨胜了。

    “折可求、种师中,全军压上去,和老种相公一起,一起剿灭了完颜宗弼,就算是损失再多的兵马,也在所不惜。”童贯阴森森的说道。

    “是。”众将见完颜宗弼在玩命,顿时也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索性的是,这里距离大名府并不远,一里的路程很快就能杀到,众人只要再坚持一阵,种师道的兵马就能杀来,那个时候,就算金人再怎么骁勇善战,疲惫之师也不是近十万大军对手。

    事实证明,童贯能够压的西夏人低头,还是有些本事的,就冲着他能将十几万大军做诱饵,引诱完颜宗弼出手这一招,就说明此人的狠辣和阴险,完颜宗弼相比较而言,还是稚嫩了许多,十几万军损失数万人,这样的代价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骁勇善战的骑兵,在官道上厮杀,体力上也逐渐落于下风。

    而宋军有童贯亲自领军督战,岳飞、韩世忠等猛将的加盟,使得战争出现了转机,越来越多的金人被宋军拉下战马,然后被人所击杀,就是完颜宗弼也被岳飞杀的浑身是汗,差点被他的长枪所击杀,战局似乎再向宋军转移。

    浏览阅读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