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四章 逃跑 二
    “臣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垂拱殿内,秦桧恭恭敬敬的朝赵桓行了一礼,脸上更是露出一丝喜色,说道:“臣奉陛下旨意,出使金营,今日前来交旨。”

    “起来吧!完颜宗翰怎么说?”赵桓神情疲惫,短短数日,他已经过了刚刚登基称帝时期的欢喜,心中拥有更多的是担心,对城外金人的担心,这个时候见秦桧归来,赶紧询问道。

    “金人倒是答应了退兵,只是要我们送上一些钱财。”秦桧小心翼翼的望着赵桓,将自己说出来的条件说了一遍,这才低声说道:“完颜宗翰要求我们先支付一些粮草和钱财,才能退兵,才能帮助我们对付李璟。”

    赵桓听了心中一阵暗怒,他站起身来,下了宝座,穿过殿堂,望着远处的汴京城,招过秦桧,说道:“你说我们能抵挡的住金人的进攻吗?”

    “臣刚才来的时候,禁军将完颜宗翰送给臣的战马给收缴了,听说梁溪先生将城中可用的马匹都给征缴了,臣认为有梁溪先生这样的人来主掌汴京防御,金人应该是很难攻下汴京城的。”秦桧赶紧笑道。

    虽然他是在说明李纲的手段,但更多的还是在给李纲下眼药,就差直接说李纲抢夺自己的马匹的事情。说完之后,还小心翼翼的看了赵桓一眼,果然见到赵桓面色不好看,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如此强势的臣子,就算是在战争年代,皇帝也不会喜欢的。

    更不要说李纲是一个直臣,自己看不惯的地方都会说出来,赵桓生性胆小懦弱,偏偏又是生性多疑,这个时候见李纲如此刚烈,心中自然是有些不喜欢了。

    “莫说是你的战马,就算是大内的御马监的马匹都已经被李纲拿走了,算了,只要能击败金人,损失一些战马也不算什么。”赵桓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愤怒,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他心中虽然有些愤怒,但面对强大的敌人,也只能是将自己的愤怒放在一边。

    秦桧听了并没有说话,眼药已经上了,剩下的事情就等以后了,他并没有询问赵桓关于金人和谈的事情,他察言观色,已经看的出来,赵桓已经不想,最起码现在是不想和金人和谈了。由李纲的主战,他已经看到了汴京城的强大,或许还真的能击败金人也说不定。

    “金人来了,金人来了。”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阵慌乱的声音,就是连景阳钟都给敲响了,这是大宋已经到了危机关头的标志之一,景阳钟非大事不会敲响的。赵桓甚至看见了远处城墙上有狼烟冲霄而起,狼烟气势汹汹,显然有大队人马杀了过来。

    秦桧面色大变,他自己才回到皇宫,完颜宗翰就亲自率领大军前来,双方一前一后,更或者说,金人实际上并不是想和谈,所谓的要求也都是假的。不过是麻痹汴京城而已。

    “走。”赵桓这个时候也没有询问秦桧和金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面色冷峻,就领着内侍上了不远处的辇车,缓缓朝城墙上行去。

    等到赵桓上了城墙的时候,满朝文武已经聚集在城墙,李纲身上披着一件盔甲,见赵桓前来,赶紧上前行了一礼,说道:“陛下,金人来了,臣估摸着最起码也有五万人。”

    “五万人?”赵桓面色一紧,忍不住望着城墙下的兵马,密密麻麻,连绵不绝,一望无际,一阵阵战马嘶鸣声传来,震动山河,一股肃杀之气遮天蔽日,赵桓面色一阵发白,他以前也曾经跟随赵佶看过宣德门兵演的,参加兵演的兵马有的时候远不止五万之数,更是曾跟随赵佶参观过禁军演练的,数十万大军演练,声势浩大,但是与眼前的金人军队想必,他总感觉少了一些什么。

    他忍不住朝身边的一些禁军望去,只见这些身材高大威武的禁军,有些人面色苍白,有的人双腿颤抖,甚至有的人连刀枪都握不住,顿时一声长叹,心中无底。

    “官家,禁军将士虽然很多,但多年都未曾征战疆场,但只要见血之后,很快就能形成一只精锐兵马。”好像看出了赵桓的担心一样,李纲赶紧在一边劝说道:“城中兵马众多,一些游侠更是擅长技击之术,臣已经将这些组织起来,金人若是进攻,臣必定给予对方迎头痛击。”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赵桓点了点头,只是他心中还有一些担心,忍不住朝城下望去,猛然只见耳边传来一阵厉啸之声,只见一道乌光从自己的耳边穿过,吓的赵桓一声惨叫。

    “护驾,护驾!”一边的李纲面色大变,赶紧对身边的士兵喊道,其他的大臣们早就是吓成了一团,惨叫声连绵不绝,有的大臣更是在城墙上打滚,入眼尽是混乱。哪里还有刚才雍容华贵的模样。而城下正在观察着城墙上变化的完颜宗翰等人却是哈哈大笑。

    “可恶,可恶。放箭,给朕放箭。”赵桓看着身后,却见一支利箭射中箭楼的门柱之上,也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顿时恼羞成怒,对身边的禁军怒吼道。

    “放箭,反击,快,反击。”郑居中也是一阵愤怒,他官袍上还有一块灰尘,却是刚才躲在城墙垛子后面,不经意间将衣服弄脏了。想到刚才自己的丑态,心中也是一阵愤怒,赶紧下令士兵放箭,就算不能射死对方,也要发泄一番。

    可惜的是,这些禁军弓箭的威力的确不怎么样,不仅仅没有射死一个金人,还惹的金人哈哈大笑,只见金人调转马头,转身就走,给赵宋君臣留下一阵阵灰尘。

    “可恶,金人可恶。”张邦昌口中一阵愤恨,只是目光中还有一丝畏惧,就在刚刚,众人都在城头上观看,若是敌人射出数支利箭,城墙上肯定有人会被射中,也许这个人就是自己。想到这里,张邦昌心中一阵害怕,后背都已经湿透了。

    浏览阅读地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