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八章 内禅 三
    “完了,完了。*随*梦*小*说.la”赵楷听说赵桓已经进了垂拱殿,顿时面色苍白,低声说了几句,从郑居中得意的笑容之中,他就知道赵桓这个时候恐怕已经继承了皇位。

    杨戬却是恶狠狠的盯着赵楷,若不是这个家伙非要换什么衣服之类的,耽误了盏茶的时间,就是这盏茶时间,改变了眼下的局势。

    “成不了大事的家伙。”他看着赵楷苍白的面色,失魂落魄的模样,顿时心中叹了口气,想想以前赵楷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是何等的得意忘形,仗着赵佶的宠信,行走皇宫,就是有的时候赵桓也不敢与之硬碰硬,但是现在,听了赵桓登基的消息之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活脱脱的是一个落魄王孙的模样。

    实际上,杨戬不知道的是,此刻在垂拱殿内,禅位大典也不是想像中的那样顺利,不管怎样,赵桓仍然是在昏迷中,就是赵佶也没有任何办法,就算他知道赵桓是装得,但是也不好让人在这个时候登基的。

    “陛下,仆臣发现太子殿下的衣袍好像有些污渍,不如先让宫女给殿下换上一副新的袍服,如何?”王黼望着躺在软榻上的赵桓,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异样,忍不住低声说道。

    “换衣服?”赵佶看了王黼一眼,目光中一丝喜色一闪而过,当下说道:“如此甚好,那就换上一件衣服吧!”

    “是。”王黼不敢怠慢,赶紧指挥一边的太监宫女,抬着赵桓进了侧殿,半响之后,就见赵桓身上披着一件龙袍被人抬了出来。

    “臣等拜见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王黼一见赵桓身披龙袍,想也不想,就拜倒在地,山呼万岁,在他身后,诸如蔡京、李邦彦、李纲等人纷纷也拜倒在后。山呼万岁,一时间整个垂拱殿内万岁之声连绵不绝,传之甚远。

    “真的完了。”杨戬在宫城之外,听着皇宫内的山呼之声,一下子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真的是完了,和梁师成不一样,梁师成是站在赵桓这一边的,可是自己却一直想着帮助赵楷登基,现在赵桓登基之后,第一个要杀的肯定是自己。

    “你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是要陷寡人于不义吗?”一阵阵山呼之声,震动山河,将赵桓从昏迷中惊醒过来,或许他自己就是从来没有昏迷过,这个时候面对众人的山呼声,也不得不清醒过来。只是看到自己身上的龙袍之后,更是失声痛哭起来。

    这个时候的他,心情是很郁闷的,哭起来的时候也是真心实意,金人即将兵临城下,这个时候登基称帝,简直就是要了自己的性命,自己的能耐哪里能力挽狂澜。虽然帝王之位距离自己很近,充满着诱惑,可是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不想登基。

    “皇儿也已经长大成人了,当了十年的太子,对国事也是了如指掌,父皇已经老了,国事繁重,渐渐力不从心,若是再呆在帝位上,就会坏了国家大事,世人说朕荒唐倒没有关系,但是朕不能因为自己的老迈而葬送了祖宗的基业。”赵佶面带笑容,亲自将赵桓搀扶起来,在赵桓不可置信的神色当中,将他搀扶到了皇位,又将一边的玉玺交给赵桓。

    “臣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李纲等人见了之后,顿时一阵山呼万岁。赵桓就这样不知所措的,带着复杂的心情登上了皇位,虽然面对群臣,河山掌握在手中,但是赵桓没有任何兴奋之色。因为金人已经兵临城下。

    赵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垂拱殿,朝堂的事情已经与他没有任何关系,最起码现在没有任何关系,梁师成跟在身边,低声说道:“官家,船只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官家一声令下,就能离开汴京。只是?”

    “走水门,过运河,金人的铁骑虽然厉害,但针对的也是汴京城,不会在这个时候追击我们的,我们还是有机会的。”赵佶想也不想,就对梁师成说道:“人数要少一些,随扈的大臣们也要仔细挑选,不能太多,这样会影响行军速度。”

    “是。”梁师成不敢怠慢,心中盘算这哪些人应该带,哪些人不应该带。别人不知道赵佶心中的打算,但是他却知道,想蔡京等这样的大臣,都是赵佶的心腹,自然是要走的,现在关键的问题是他自己,梁师成想了想,说道:“陛下,若是这边的大臣们都走了,京中恐怕就无人了,仆臣愿意留在这里,为陛下打探消息。”

    赵佶面色一愣,看着梁师成一眼,一丝复杂之色一闪而过,点了点头,说道:“也只有你这个老家伙忠心耿耿,这样也好,你与新皇交好,与杨戬他们不一样,想来你留在京师,新皇也不会说什么的。”赵佶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想要,京中就需要留下人手,眼前的梁师成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与赵桓交好,甚至帮助了赵桓许多次,也只有这样的人留在京师,才能帮助自己传递许多信息。

    “谢陛下。”梁师成顿时松了一口气,和赵佶所想像的不一样,此举不仅仅是为了帮助赵佶,更重要的是帮助他自己。一朝天子一朝臣,赵桓登基就意味着赵佶身边的大臣们失去了恩宠,自己留在京师,或许凭借着昔日和赵桓的一点交情,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只是这一切不能说出来,否则的话,如何能左右逢源?

    “母妃,现在太子已经登基,父皇已经退位,您这边?”一处宫殿之中,赵构恭敬的对一个美妇说道。

    “还能怎么样?”韦妃平静的说道:“我虽然为妃,但是官家已经多年没有来我这边了,日后青灯古佛而已,有时间你来看看为娘,我也就心满意足了。”韦妃目光闪烁,不经意中,一个雄壮的身躯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脸颊上顿时出现了一丝红润,但很快就消失了无影无踪,继续恢复到原来清冷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