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一章 商队
    “皇帝要禅让皇位了。”梁师成不知道是怎么出宫的,他心中一阵惧怕,自己和赵桓之间的关系,和清流之间的关系,那些清流绝对会要了自己的性命。历代帝王即位之后,都会表现出从谏如流的模样,展示自己圣明的一面,这个时候,像他这样的人就是新君即位之后,必定会斩杀之人。

    梁师成不想死,他的轿子出了皇宫,朝自己的府邸行去,很快就想到了什么,他敲了一下轿子,说道:“转道去东宫。”

    梁师成决定提前投资,既然赵佶已经有心退位,那这个时候即位的也只有赵桓。不管怎么样,自己将这个消息卖给赵桓,想必赵桓登基之后,最起码会保留自己的性命。

    赵桓也没有想到梁师成的到来,但还是很快让人将梁师成请了进来,就算梁师成是众多清流眼中的奸臣,但是在赵桓看来,现阶段他能用到梁师成,梁师成能帮助自己,那就是自己的人。

    “太傅这个时候前来,可是为了河北之事?”赵桓和梁师成两人分了宾主坐了下来,让人准备了茶水,笑呵呵的说道:“太傅可是忙人,很少到本宫的府上来啊!”言语之中,略有怪罪梁师成和自己不亲近之意。

    “殿下为东宫太子,奴婢为皇上身边的内侍,若是经常来这里,恐怕皇上那里睡觉都不安慰了。”梁师成苦笑道。他和杨戬等人都不是傻子,在没有必要的情况,又怎么会和赵桓闹翻呢?只是他是赵佶身边的人,所代表的也是赵佶的利益,他若是和赵桓走的很近,恐怕等不到赵桓登基,自己就会被赵佶所杀。

    “那现在?”赵桓目光闪烁,忍不住询问道。

    “官家已经有退位之意,恐怕不久之后就会内禅。”梁师成看了左右一眼,低声说道:“殿下应该早最准备,免得被他人所趁。”

    “怎么可能?”赵桓听了首先不是喜悦,而是望着很惊讶的望着梁师成,说道:“怎么可能,官家身体康泰,正是壮年,怎么可能会禅让皇位?”赵桓设身处地的站在赵佶的角度,若是他做了皇帝,又岂会将到手的权力交给其他人呢?历代帝王都是渴望长生不老,从而永久的成为皇帝,掌握乾坤,哪里会禅让呢?

    “官家是一个画家胜过一个君王,更不要说,这个时候,殿下,金人即将来了,在官家心中,河北的兵马恐怕不能抵挡金人的铁骑。”梁师成声音更低,这样的话,他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最起码现在不能说出来,这几乎是在说赵佶心中胆怯,不敢面对金人,这也是大罪。

    “多谢太傅提醒,本宫知道了。”赵桓连连点头,梁师成这个消息很有价值,一旦泄露出去,他的那些兄弟就会铤而走险,夺取最后的机会,而赵桓也能能凭借这个消息占据先机,最起码可以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准备做。

    “如此甚好,殿下,好自为之,仆臣先行告辞了。”梁师成点了点头,不敢怠慢,赶紧出了东宫,他来东宫的消息可不能泄露出去。

    “若是有朝一日,本宫一定会厚赏太傅的。”赵桓亲自送出了大殿,一边走一边许下了承诺。

    “能为殿下效劳,是仆臣的荣升,殿下,仆臣告辞了。”梁师成得了赵桓的一席话,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有了这句话,最起码自己的性命有了保障。

    “杨戬,今天幸亏不是你值班,否则的话,太子不能登基不说,甚至咱家的性命都被你所夺。哼哼,以为除掉一个陈东,就能让清流不找你算账吗?真是天大的笑话。”梁师成望着身后的东宫,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之色,这一点自己是走在杨戬前面。而杨戬命令六扇门斩杀陈东的事情,实际上并不能隐瞒梁师成,只是梁师成不想过问而已。一个陈东并不能改变大局,相反,杀了陈东,更是会激发那些清流们的抗议,可以想象,若是没有意外的话,杨戬的脖子上已经套上了绳子,就等候着赵桓登基了。

    洛阳以南,一个庞大的车队正在缓缓而行,数百名孔武有力的汉子正护卫着数十辆马车缓缓而行,这些是一只商队,一只有镖局护卫的商队,浩浩荡荡,从马车上的旗帜可以看的出来,这是一只由三支镖局共同承接的任务,所以才有数百名孔武有力的汉子。

    “你这位书生倒是运气很好,若不是碰见阎掌柜,恐怕你就被那些盗匪杀的尸首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一个汉子手执大刀,对身边陈东,说道:“不过,我看那些汉子不简单啊,身上的兵器都是差不多的。”

    “呵呵,现在天下大乱,溃兵也不知道有多少,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从哪里来的。活该我陈东倒霉。”陈东一席青衫,他望着远处的一辆马车,神情有些复杂。

    从汴京到现在,他遭遇了不少次刺杀,别人不知道,但他却知道,刺杀自己的这些家伙肯定是汴京城中的对手,那些被自己抨击了无数次的奸佞,这个时候趁着自己出了京师,所以才会来杀自己,最近若不是自己加入这个商队,人数庞大的镖局护卫队,才让那些杀手不敢轻举妄动,否则的话,自己恐怕早就丧尸荒野了。只是他对这个商队的主人倒是有些好奇。

    商队的主人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风姿卓越的女子,年纪不过二十出头,梳着妇人装扮,十分美貌,只是让人惊讶的是,这样的女子本来应该在家中做做女红,这个女子却是抛头露面,经营着庞大的商队,这让他十分惊讶。

    “这倒是,现在天下越来越混乱,在中原大地更是如此,不过,若是进入河东路,那就好多了,实际上最危险的还是这段路程,盗匪、朝廷的军队不少,沿途都要小心,盗匪只是要你的钱财,但是朝廷军队却是要人的性命,不可同日而语。”为首的壮汉有些庆幸的说道:“索性的是掌柜能耐很大,沿途的军队不敢来找麻烦?”

    “这是为何?”陈东心中一阵愤怒,更是一阵好奇。

    “因为掌柜背后有人啊!”壮汉得意的说道:“天下之大,谁敢得罪我们家掌柜,难道不怕有灭门之祸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