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十章 禅让之心
    “够了,看看成什么样子,诸位都是朝廷的栋梁,这个时候却是像一个泼妇一样,在大殿中争吵,成何体统?”赵佶心中一阵厌烦,以前他肯定是享受这种感觉,臣子们若是不争吵,还需要他这个皇帝干什么,皇帝的作用就是就是平衡左右。

    但现在却是不一样,金人都已经占据幽州,朝廷的声望将在民间跌至谷底,这个时候,大家不是在想办法,而是在争吵,他赵佶还没有死呢!就开始想着辅佐皇子。简直就是大逆不道,赵佶哪里能忍受这些,一阵冷哼,大殿内顿时一片寂静,众人再也不敢说话,纷纷低着头脑袋。

    “蔡京,你说。”赵佶再次将目光望着蔡京。

    “陛下,领军之事交给枢密使就可以了,种相公可以为副,继续率领大名十几万兵马,防备金人的入侵,但是河北之地乃是朝廷重地,现在河北军民恐慌,也不能不加以抚恤,不如让康王赵构前往,这样可有抚慰河北百姓。”蔡京想了想给出了一个中肯的建议。

    大军的军权是不能给皇子的,只能是给童贯,报答他提前泄露消息给自己,但是河北的百姓也是要抚慰的,郓王肯定是不能前往的,谁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但是康王赵构是可以的,这个韦妃所出的皇子,在朝中地位并不怎么样,身边的人才比较少,就算出去一样,也不能得到什么好处。

    “太师所言极是,臣附议。”王黼等人见状,纷纷上前附议。

    赵佶也忍不住点了点头,到底是自己的心腹,自己所重视的人,一点提议立刻就能说道自己的心里,想出来的计策面面俱到,各个方面都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很不错。

    “既然如此,就让童贯领军,种师道为副,康王赵构为河北安抚使,前往河北抚慰百姓。”赵佶点了点头,又说道:“告诉童贯,这一次,若是守不住河北,朕就要了他的脑袋。”

    “陛下圣明。”众人赶紧歌颂道。

    蔡京嘴巴张了张,最后却是没有说出话来,众人又商议了一番军需等各方面的配合之后,这才出了皇宫,蔡京颤巍巍的走在后面,眉头紧皱,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太师,今天多谢了。”太子赵桓看见蔡京,忍不住拱手笑道,他知道今天若不是蔡京,弄不好领军前往河北的就是赵楷,这是自己的敌人,相对于赵构,他还真的没有放在心中,韦妃虽然姿色不俗,但是在宫中却没有什么能耐。

    “不敢,老臣也是从大局考虑的。”蔡京强笑道。

    “老太师好像自己心里没底?”赵桓看着蔡京的模样,忍不住询问道。

    “金人凶狠,兵马犀利,河北平原,一望无际,过了瓦桥关,就没有山川之险,老臣不能不担心,河北之地,最适合骑兵纵横,这是我们大宋的弱点,却是敌人的优势,大名府能支撑多久,老臣心里没底。”蔡京看了赵桓一眼,最后还是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若真是如此,太师可有什么后续手段?”赵桓的面色也差了起来,显然经过蔡京这么一提醒,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驱狼吞虎,或许那个时候只能是用这一招了。”蔡京扫了周围一眼,低声说道:“想办法让李璟和金人两败俱伤,李璟骑兵众多,完颜阿骨打更是间接的死在李璟之手,双方可以说是有不共戴天之仇,想要遏制金人的骑兵,也唯独李璟。可惜啊!”蔡京一声长叹,李璟不仅仅是和金人有仇,和宋室也是有仇的,赵佶曾经让人扒了李璟的祖坟,让李璟的宗族暴尸荒野,这不也是仇恨吗?

    “难道只有这一种办法?我们有黄河天险,金人也能渡过黄河?”赵桓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只要想渡,没什么不能渡的,我们失去了河北,金人兵锋直指汴京,如何能当都城?”蔡京摇摇头,朝赵桓拱了拱手,就出了皇宫。

    “梁师成,你说河北的十几万大军能抵挡住金人的兵马吗?幽州城是何等坚固,金人一日就能将幽州南下,大名府能行吗?”皇宫之中,赵佶走在小径之中,望着周围繁华,脸上露出一抹忧色,他还真的担心河北大局能不能抵挡金人的兵锋。

    “这个?幽州城之所以被攻陷,也是因为有内应的缘故,想来大名府不会如此的。”梁师成赶紧在一边劝说道。实际上,不光是赵佶,就算是梁师成自己心中也是没有底气的,官家乃是朝廷损失四十多万大军,幽州一战,西军精锐损失殆尽,弘农一战,近十万大军都抵挡不住李璟的骑兵,这让宋室上下,听说有骑兵杀来,顿时心惊胆战,不知道如何是好。

    “朝中有禁军在手,想来防御没有问题。”赵佶心中略加安定,不管是不是真的如此,最起码赵佶自己心中有一些安慰,他看着远处的艮岳说道:“艮岳风景甚好,朕恨不得放下皇位,终日行走在艮岳之中。”

    “官家,万万不可有此想法,这天下乃是官家的天下,官家一旦弃天下而去,让天下的臣民如何是好?”梁师成听了之后顿时如同晴天霹雳一样,震的面色苍白,他的一切荣华富贵都是来源赵佶,赵佶一旦退位,哪里有自己什么事情,赵桓对自己几个人可是不爽的很,随时都能要了自己的性命。

    “哪里有那么夸张?皇位更替古往今来都是如此,朕自幼好道,好书法,唯独不好皇位,现在太子已经成年,足以坐镇江山。”赵佶原本只是开个玩笑,随便说说,但是这个时候他真的生出禅让皇位的心思来,金人南下,国事繁重,一个小小调兵居然都研究了近一个时辰,调多少兵马,准备多少粮草器械等等,各种事务听的赵佶头脑发胀,恨不得立刻抽身而去。现在行走在艮岳之下,赵佶心中淡然,禅让皇位之心更加坚定了许多。这恐怕是梁师成绝对没有想到的。

    梁师成哭着脸,心中瞬间闪过了无数个念头,就算是禅让,也不能这个时候禅让。他决定一定要阻止赵佶的禅让之举,相信朝中许多人都是如此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