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腐朽
    “幽州,朕的幽州,你们就这样对待朕的吗?让朕成为天下人的笑话?”大殿之中,传来赵佶的一阵阵怒吼声,这个时候的赵佶哪里还有儒雅的模样,俊秀的面容赤红,面色狰狞,望着众人,恨不得将众人尽数斩杀,从登基到现在,他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窝囊过,像今天这样愤怒过,就好像有一个狠狠的在他脸上抽了一个耳光,将他的尊严践踏在地,狠狠的踩了几脚。

    大殿之中,众人不敢言语,纷纷低着头,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开口说话,面对这样的情况,这些老狐狸们,谁也不敢做出头羊。

    “怎么,都没人说话吗?”赵佶面色阴沉,冷哼哼的说道:“都成哑巴了吗?幽州丢失了,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幽州就这样丢失了,这是什么原因,没有人告诉朕吗?”

    “臣等万死。”蔡京等人赶紧跪倒在地,纷纷山呼道。众人谁也不敢说话,谁也不敢解释,谁也不能说出幽州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算是知道,也不会有人说出来。

    “万死?就你们也能万死,只要死一次就可以了。”赵佶指着众人说道:“你们说说啊!幽州是什么地方?是我们死了三十多万士兵,损失了三千五百万贯钱财,如今换来了什么?幽州城在我们手上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你们让朕,在大宋臣民面前威严损失殆尽,让朕成为千古笑柄。”赵佶没理由不发火,他都差点想去泰山封禅了,现在想起来,自己幸亏还没有出发,甚至连圣旨都没有下,可以想象,一旦下了圣旨,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自己恐怕真的成为天下的笑柄了。

    “臣等万死。”众人又是一阵山呼。

    “蔡京,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赵佶冷哼了一声,望着众臣之首的蔡京,就询问道,在这个时候,他很想知道蔡京心中所想。实际上,他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回陛下的话,幽州既然丢失,那就只能是认清其中的事实,眼下更重要的是加强河北的防御,金人狼子野心,占据幽州之后,肯定会继续南下。河北兵马不足,首先就要加强河北的兵马防御。”蔡京赶紧出言说道。

    “何人可以领军?”赵佶点了点头,脸色方才好了许多,忍不住询问道。既然蔡京已经说话,赵佶心思也就安定了许多,众多大臣们也都松了一口气,这次不用担心赵佶发怒了。

    “枢密使童贯可以领军。”蔡京迟疑了一阵赶紧说道。投桃报李,既然童贯提前通知了自己,自己这个时候也应该举荐童贯,最起码也要给他一个东山再起,将功赎罪的机会。

    “陛下,臣反对。”蔡京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声音传来,却见郑居中出列说道:“童贯领军三十余万,出征幽州,不仅仅没有夺回幽州,还损失了几十万大军,才会造成今日的局面,试问这样的人如何才能率领大军?”

    “金人残暴,阴险狡诈,据说是里应外合才夺取了幽州,枢密使手中的兵马多是燕地汉人,民心不在我,加上金人的突然袭击,才会丢失了幽州,老臣以为这并非战之罪也!”蔡京转身望着郑居中,说道:“朝中将士虽然很多,但是谁能指挥北地战斗,莫非郑大人有新的人选不成?”

    “这只能说是童贯的无能,陛下,老臣认为种师道可以为将,率领河北兵马抵挡金人的入侵。”郑居中出言说道:“种师道乃是将门之后,精通韬略,在河湟之战中,也有不错的表现,臣以为,种师道可以为帅。”

    “哼哼,那种师道可是枢密使的麾下大将,若是枢密使都不行,臣不知道他的部将能行。”李邦彦出言说道。

    “陛下,汴京城中一片混乱,更不要说河北大地了,臣认为,金人南下实际上并不可怕,可怕的还是军心不稳,民心大乱,臣认为这个时候首先应该做的就是稳定民心,只有民心稳定了,才能抵挡金人的入侵。民心在手,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失去幽州,驻守瓦桥关就是了。”王黼忍不住说道。

    众人闻言一愣,纷纷望着王黼,显然没有想到王黼居然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倒是让人意外,联想到河北的情况,王黼说的倒是有些道理,就是赵佶也点了点头,说道:“王黼,你且说说你的看法?”

    王黼得了赵佶的允许之后,脸上顿时露出笑容,赶紧说道:“无论是枢密使也好,或者是种师道将军也好,沙场征战自然是不错,但是只是一个将军,不能算是什么,更是不能安抚民心,臣以为不如派皇子前往,一方面可以协调各军之间的关系,更是能稳定民心,那些老百姓一旦听说皇子亲自坐镇,必定会心中喜悦,民心必然安定。”

    “臣以为不妥。”王黼话音刚落,就听见郑居中大声说道:“我大宋国力强盛,金人兵不过二三十万,挥手可灭,朝中猛将如云,哪里需要劳动皇子领军,只要派遣一名大将前往就可以了。”郑居中听了王黼的话,猛地想起王黼是赵楷的坚定支持者,他出言让皇子领军,分明是想着让赵楷领军,那玄武门之变距离现在不过数百年的时间,是前朝发生的事情,郑居中岂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当下也不顾王黼的言语是否妥当,想也不想,就大声的反对。

    “不错,金人才兴起多少年,能攻下幽州也不过是凑巧而已,想要纵横中原还是差了一些,哪里需要皇子出马的,只要派遣一名上将,击败金人,民心自然安稳,臣还是建议让枢密使领军,种相公副之。”吴敏这个时候也出言说道。相比较赵楷,他宁愿选择童贯,最起码童贯的威胁要小了许多。

    一时间寂静的大殿这个时候也开始议论起来,或是支持皇子领军,或者支持童贯领军,威严的大殿宛若是一个菜市场一样,他们想的只是朋党,想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却不曾想到,无论是赵楷也好,或者是童贯也好,是不是真的能承担这样的重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