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六章 汴京乱 二
    汴京城,蔡京府邸,他刚刚下了朝,在侍女的服侍下,脱了身上的朝服,换成了比较轻便的道袍,整个人也轻松了许多。

    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却见四子蔡绦走了进来,神情有些慌乱,让他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形式还如此慌乱?”虽然天下还没有大定,但幽州的事情已经解决,蔡京也就轻松了许多,功劳什么的他不在乎,只要能保住他的官位就好了。他不在意的从侍女手中接过一杯香茗来,低头喝了起来。

    “幽州传来的消息。”蔡绦面色苍白,低声说道:“金人袭击了幽州,媪相已经退守瓦桥关。”

    蔡绦等了片刻,却不见半点声音,正待说话,却听见啪的一声轻响,地面多了几片碎片,再看的时候,却见蔡京嘴巴张的老大,双目圆睁,整个人猛然之间朝身后倒了过去。

    “父亲,父亲。”蔡绦面色大变,赶紧将蔡京抱在怀里,对远处的下人喊道:“快,快叫郎中来。”他还真是被吓到了,要知道蔡京才是家里的顶梁柱,蔡京倒下来了,蔡家就等于倒了。

    半响之后,不仅仅是郎中,就算是蔡攸等几个儿子也都纷纷赶来,那蔡攸一进门,就大声喊道:“老翁可是死了?”

    蔡绦等人听了面色微微一变,却是没有说什么,蔡攸与蔡京之间的关系众人都知道的很清楚,蔡攸能在这个时候来见蔡京已经很不错了。

    “进来吧!”这个时候,蔡京在里面低声说道:“大郎和四郎进来吧!”蔡京声音中充斥着疲惫和慌乱,让兄弟等人面色一变,就算是蔡攸心中也是愣了一下,在他心中,蔡京虽然身材瘦削,看上去风吹就倒,但实际上却是老奸巨猾,宛若老松一样,坚韧不拔,什么时候变成如此模样了。当下放下心中的芥蒂赶紧领着蔡绦走了进去。

    “父亲,您?”蔡攸进入其中,却发现不过瞬间,蔡京就变老了许多。

    “四郎,你的消息是从哪里来?消息可靠吗?金人是如此吸取幽州的,童贯难道一点反应都没有吗?”蔡京望着蔡绦说道。

    “幽州失陷?”蔡攸忍不住面色大变,他没想到自己居然听到这个消息,这可是一件大事,就好像是汴京上面的天空都塌了一样,就是蔡攸也是吃了一惊。

    “童贯先是让人送信到洛阳的,但是父亲已经回到汴京了,所以孩儿就拿来禀报父亲了。孩儿看了一下,应该不过六天的时间,情况倒是紧急的很。”蔡绦忍不住说道。

    “看样子是童贯先通知父亲的,现在城中消息还没有传来。”蔡攸眼珠转动,想着如何在这件事情占一些便宜。

    “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了,第一个要掉脑袋的就是他童贯,幽州耗费了几十万大军,加上无数粮草才将幽州夺过来,没想到不过几天的时间,幽州就重新落入金人手中,这是什么罪名。就是老夫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蔡京作为赵佶身边的臣子,自然知道幽州在赵佶心中的影响。

    “哼,听说皇帝陛下都准备告慰列祖列宗了,现在若是出了这种事情,那还了得。”蔡绦低声说道。

    “什么告慰祖宗,有些人还准备上奏天子,请天子封禅呢!”蔡攸面色一阵发红,实际上,这个请赵佶封禅泰山的人就是蔡攸自己,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发生,蔡攸心中很庆幸自己的奏章还没有递上去。

    “封禅泰山,那是不用想了,老夫担心的并不是童贯这些人的生死,童贯或许有过错,但更重要的是,金人不宣而战,直接进攻幽州,说明金人的虎狼之心,他们绝对不会只会满足于幽州的,下一步肯定是南下进攻河北。”蔡京低声说道:“我大宋恐怕有些危险了。”蔡京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眼光却是很厉害的,一下子就看出了金人和契丹人的不同点,金人野心甚大,或许会进一步入侵,这才是让蔡京感到恐惧的。

    “媪相说幽州之所以丢失,那是因为李璟和金人相互勾结的结果。”蔡绦又低声说道。

    “童贯这是将天下人都当做傻子了,什么事情都与李璟有关系,金人刚刚和李璟还打了一仗,又可能帮助金人夺取幽州呢?”蔡攸不屑的说道。

    “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蔡京让蔡绦将自己搀扶着坐了下来,眼珠转动,说道:“第一,李璟此人心机深沉,做事情往往出人意料,他的军队前脚离开幽州,后脚金人就杀了过来,这里面没有联系,谁也不相信,虽然具体的原因老夫并不知道,但是这里面肯定是有阴谋的;更何况,就算与李璟没有关系,我们也要让此事和李璟有关系。懂了吗?”蔡京扫了两个儿子一眼,深深的叹了口气,虽然不想插手此事,但是童贯和自己关系已经联系在一起,已经成了一个利益整体,焉能让童贯出事?

    “就算将责任推给李璟又能如何呢?李璟也不在乎。”蔡攸不在意的摇摇头,他看了蔡京一眼,笑道:“既然老大人没什么事情,蔡攸先告辞了。”说着也不管蔡京的反应,就出了房间。

    “大哥?”蔡绦没想到蔡攸居然如此绝情。

    “好了,不要说了,你大哥知道该怎么做。”蔡京止住了蔡绦,对于自己的儿子,他还是有些信心的。表面上和自己不和,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在这个时候想的都是蔡家的利益,虽然此事与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和李璟的谈判总是自己所为,那些清流本身就对自己等人不满,这个时候弄不好也会趁机发难,蔡攸在赵佶面前很受信任,让他先行前往,在赵佶面前替自己说上几句,也比别人攻讦自己要好的多。

    “父亲,现在该怎么办?事情一旦暴露,恐怕会对父亲不利啊!”蔡绦有些担心的说道。

    “有什么不利的,这都是李璟和金人的诡计,再不济,也是童贯无能,与我蔡京有什么关系?”蔡京不在意的说道。他只是震惊于这个消息,而不是其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