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异心
    “药师,莫非是朝廷奖赏的钱财不够?”大殿之中,童贯面色阴沉,安民告示刚刚发下去不久,就出现这样的事情,这让童贯面色很差,他马不停蹄的将郭药师等常胜军将军招了过来。

    “是啊!郭将军,还有几位将军,民心大如天,我等刚刚进入幽州城,这个时候应该给予幽州城的百姓恩惠才对,怎么能与百姓们发生矛盾,更是抢夺百姓的田地呢?”种师道也忍不住出言说道。若不是郭药师等人掌握着军队,日后北军还需要郭药师等人的帮助,恐怕种师道也开始不满了。

    “媪相,种相公,并非是我等故意如此只是,只是那些贱民们所拥有的土地、商铺原本就是我等所有,只是我等离开幽州城之后,为这些人所占据。现在既然我们已经回来了,那这些东西自然是要收回来的。”郭药师苦笑道:“并非是我等强行占据他人之物,那本来就是我们的东西,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还请媪相明察。”

    “是啊,媪相,那城外三十亩肥田原本就是我张令徽的,可是现在也变成那些贱民的了,末将不过是收回自己的田产而已,这有什么错误?还请媪相明察。”张令徽也出言喊冤。剩下的刘舜仁等人也都纷纷出言,大殿上一片争吵声和喊冤之声,让童贯见了一个头大。

    “那些百姓为何胆子如此之大,敢抢占你们的田产?”种师道十分惊讶,没想到还有这种事情发生,就算郭药师等人离开了幽州,可是毕竟是幽州的豪强,那些普通的老百姓又怎么会抢夺这些人的田产呢?

    “这个,听说是李璟在幽州期间将这些田产分出去的,不光是有田产,还有店铺、住宅等等都分出去了。”郭药师咬牙切齿的说道,面色阴沉,双目赤红,他郭药师征战一生,最后不就是为了这些钱财,为了这些田产的吗?这下好了,不但没有得到更多的好处,反而一夜回到解放前,田产、宅子都落入那些百姓之手。

    “李璟离开前安排的?可恶。”童贯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了什么,面色阴沉,冷哼哼的说道:“临走的时候还给我们出了一道难题。”童贯一下子就明白这里面的缘故,李璟将这些田产分给百姓,得到了百姓的民心,童贯率领大军进入幽州,若是不做任何改变,百姓自然不会说什么,但绝对不会感恩戴德,只是这样一来,就得罪了郭药师这样的利益损害者。

    一旦满足这些人的利益,就意味着老百姓的利益受到了损害,这些老百姓到时候还不恨死童贯等人了,到时候敌人来进攻,或者李璟亲自领军前来,这些百姓恐怕立刻就会归顺李璟,坚固的幽州城不攻自破。一想到这里,童贯面色阴沉如锅底一样,恨不得有种杀人的冲动。

    种师道也想到这里面的情况,脸色阴沉如锅底,就算是他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种师道,见种师道脸上也是一脸的为难之色,哪里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最信任的部下恐怕也没有办法解决眼前的事情。

    “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情咱家来想办法,但是这段时间不能动那些百姓。你们放心,咱家也不会让你们吃亏的。”童贯摆了摆手,让郭药师等人退了下去,短时间内,他也没有办法解决眼前的事情,只能是暂时拖着,免得出了乱子。

    “是。”郭药师等人不敢怠慢,只能是退了下去。

    “种相公,这个李璟真是可恶,在临走的时候,还给我们出了这么一个难题。”童贯面色阴沉,望着郭药师等人远去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原本他以为自己得了天大的便宜,占据幽州之后,剩下的就等着封王了,没想到先是金人杀来,然后就是郭药师等人的事情爆发,都是棘手的事情,一时间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刚刚兴奋的心情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啊!看样子李璟也是不甘心失败,留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这该如何是好?”种师道迟疑起来,说道:“我等刚刚进入幽州,理应安抚幽州百姓,毕竟这些人百余年都没有享受朝廷的恩赏了,将这些田产、店铺都夺过来,恐怕会有损朝廷的威望。”这件事情若是迟一些发生自然是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在童贯等人刚刚进入幽州的时候发生,事情就有些不妙了。让众人处在两难之中。

    “可是郭药师等人利益受到了损害,恐怕也不大妙。”童贯自然是知道这一点。

    “那就是没有办法了,最起码这段时间不能出现任何问题,至于过上一段时间,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媪相认为呢?”种师道摸着胡须,笑眯眯的说道。双目中闪烁着一丝狡猾之色。

    童贯听了之后,先是一愣,最后哈哈大笑,指着种师道,说道:“还是种相公厉害,等过段时间,我们在幽州站稳了脚跟,这些事情都不是事情,大不了让郭药师那些人便宜行事就是了。”

    “媪相英明。”种师道也点了点头,巧取豪夺这样的事情,在众人眼中并不算什么特别厉害的事情,种师道虽然没有做过,但是手下的家人,乃至种氏家族的人却是有人做过,他才能轻而易举的说出这样的主意来。

    只是童贯和种师道是这样认为,已经出了大殿的郭药师等人却不是这么想的,在这些人看来,童贯在眼下这种局势下,是不可能帮助众人多少的。

    “汉人欺人太甚。”张令徽等人回到军营之中,就拔出腰间的宝剑,狠狠的劈在眼前的几案之上,忍不住说道:“我等回到幽州,现在却是连自己的家都不能回。真是莫大的耻辱。”

    “想来媪相会妥善的解决此事的。”郭药师在一边也是闷闷不乐。

    “哼,我看他不过是推托之词而已,在这个时候,肯定是要安抚城中的居民,又岂会帮助我等?”甄五臣不屑的说道:“那安民告示可是贴在城墙上,可笑我等为宋室血战疆场,最后连自己的田产都保不住,真是可笑啊!早知道当初还不如投靠李璟,或许还能留下一些田产。”

    “投靠李璟?那还不如投靠金人,金人肯定会比李璟和媪相更加需要我们。”赵鹤寿猛然之间说道。

    大帐内一片寂静,甄五臣扫了赵鹤寿一眼,低着头不说话,一时间众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