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九章 后手爆发
    “陈东走了?”梁师成府邸中,梁师成刚刚从宫中归来,就听到手下传来的消息,面色阴沉,陈东这些太学生属于清流一派,这些人自命清高,在朝中清流中属于后备力量,清流原本就是被梁师成人厌恶的对象,这个陈东更是将自己并列在六贼之列,让天下人唾骂,更是让他愤怒。

    “是的,晚上出的西门。”六扇门卫士赶紧说道。

    “哼哼,他若是在汴京城,咱家还真的不能将他怎么样,毕竟有那么多人的人盯着他,现在既然出了京师,那就是自寻死路了,杀了他,想来也不会有人知道的。”梁师成面色阴沉,三角眼中闪烁着阴毒之色,自从出了李璟这件事情之后,他心中就充斥着怒火。现在他决定要好生发泄一番了。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六扇门刽子手们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一个巴结梁师成的机会,很快就会有人将陈东的首级割下来。

    “一个读书人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居然想着肆意点评朝廷,真是天大的笑话,今天不让你见识一下咱家的厉害,还真以为咱家是好欺负。”梁师成摆了摆手,让那名六扇门侍卫退了下去。

    “贵使真是说笑了,一百万石粮食,莫说是整个幽州,就算是朝廷也是不可能拿出来的,贵使难道是想两家开战吗?”而此刻在幽州皇宫大殿之上,童贯和一个中年人相对而坐,冷笑道:“刘将军,你也是看见了,我大宋为了得到幽州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百万粮草是不可能的,若是可以的话,一万石粮草还是勉强能支付的,刘将军以为如何?”

    “大宋富饶,全天下人都知道,为了得到幽州,大宋花费了三千五百万贯的钱财,才从李璟手中得到幽州,现在连区区百万石粮草都没有,这就让人怀疑了,媪相,你这是让下官为难啊!”刘彦宗阴森森的望着童贯,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笑道:“媪相,我大金为了配合太师的行动,耗费了大量了钱财,数万大军差点就被李璟围攻,难道作为盟友的宋人不应该赔偿一些什么吗?”

    “那是因为你们太过于贪婪,当初太师只是想让你们拖住李璟的人马,可是你们不仅仅是要草原,还想要云州,这才吸引了李璟的注意,否则的话,李璟焉能出现在草原上。”种师道不屑的说道。金人的胃口太大,最后崩坏了自己的牙齿,这才造成了眼下的局面,可是对方还想着从宋人手中得到好处,无论是童贯或者是种师道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宋人难道是这样对待自己的盟友吗?”刘彦宗阴森森的说道。

    “百万石是不可能的,先提供三千石粮草。”童贯想了想,还是决定提供一些粮草,金人不好惹,现在就算是占据了幽州,金人若是前来进攻,自己也只能是被动防守,更何况,他认为以后还有用得上金人的地方,毕竟双方还有共同的敌人。

    “三千石?”刘彦宗面色一变,正待发怒,又平静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还有,二殿下和三殿下既然到来,军中缺少乐趣,还要请媪相多送一些美女前往军中,侍候两位殿下。”

    “这个放心,大家都是盟友,这点事情还是可以的。”童贯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只要金人要求不过分,童贯都决定答应对方。

    “如此甚好。告辞了。”刘彦宗冷哼哼的朝两人拱了拱手,就出了大殿。

    “可恶,金人可恶。”种师道等对方走后,忍不住将手中的茶杯狠狠的砸在地上,大声说道:“就好像是一匹恶狼一样,恨不得将这些人尽数斩杀。”

    “眼下我们还很弱小,就算心有愤怒,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童贯低声叹息道:“这次就是抓紧时间训练北军,以常胜军为基础,招募燕地豪杰,训练出一只强大的骑兵,不仅仅和李璟交锋,还要威慑金人,幽州既然落入我们手中,就要好生经营。西军之事立刻执行。”童贯感觉到一丝压力,而且金人这个时候找上门来,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情,给他一种不妙的感觉。

    “媪相担心金人回来进攻幽州?”种师道看着童贯,见他面色忧色,忍不住询问道。

    “这个倒不会,幽州坚固,我汉人擅长的是防守,就算不能进攻,防守绰绰有余。”童贯不在意的说道:“就算是金人进攻,我们也不用担心。我说的是李璟,李璟下一步会进攻什么地方,洛阳一带,或者是巴蜀,这些都是我们要防守的地方。这次李璟收获最大的不是钱财,而是粮食和盔甲,朝廷的补充,可以让他消耗一阵了,进攻中原也就算了,若是进攻巴蜀,一旦夺取巴蜀粮草,我们掌握的主动性就更差了。”

    “我们能看见的,李璟也是可以看到这一点。可惜的是,我们在巴蜀放置的兵马还是少一些。”种师道苦笑道。巴蜀是粮仓,巴蜀同样是山高水险,朝廷在那边放置的兵马并不多,眼下调动大军前往巴蜀,显然时间上已经来不及,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李璟占据巴蜀了。

    童贯正待说什么,忽然皱了皱眉头,却见岳飞大踏步走了进来,顿时收了言语,望着岳飞,说道:“鹏举,有事?”虽然心中不喜欢岳飞,但是说话的时候,还是和颜悦色的。

    “媪相,郭药师等人正在城中索取商人财产,末将还听说,他还派人前往乡下索取百姓的田产。城中多有冤屈者,还请媪相做主。”岳飞正容说道:“末将认为,我等乃是王师,焉能和李贼等人一样,抢夺老百姓的财产?如此下去,民心何在?”岳飞本身就是穷苦人出身,最看不惯的就是抢夺老百姓的钱财,郭药师原本就是和朝廷将军不和,这个时候,岳飞总算是逮到这样的机会了。

    “怎么回事?难道朝廷对他的赏赐不够吗?为什么要与民争利?”童贯勃然大怒,忍不住说道:“我们刚进幽州城,他就想着盘剥百姓,心中还有没有王法了,去,让他来见咱家。咱家倒要看看他怎么分辨?”童贯好歹还知道一点,进入一个新的城池,首先要做就是安抚百姓,哪里像郭药师这样,岂不是让幽州城的百姓再次反对王师。童贯可不敢如此冒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