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五章 训斥
    云州城,城门口处,众将云集,众人脸色都不好看,鲁达以及数千骑兵的阵亡,让众人脑袋一清,原来除掉自己之外,还有金人的力量也是十分强大的,居然让自己损失了这么多的人马,甚至连鲁达都已经战死了。

    排在众人之首的王穆双目中却是闪烁着一丝得意,柴二娘战败也就算了,关键是五千将士损失殆尽,这才是大事,就算是李璟再怎么喜欢柴二娘,这次恐怕也要惩罚一番,而且这将是柴二娘一生的耻辱和污点,有这一次战败,柴二娘恐怕再也没有机会问鼎皇后之位,甚至连现在的地位都不能保证。王家也不是没有机会。

    “林将军,王上那边?”关胜有些担心的询问道,他和鲁达关系比较好,到底是当初在山东就跟随李璟的人物,这次鲁达战死,虽然是奋勇作战,但到底是轻敌冒进,甚至连柴二娘之所以出征,也是与鲁达有一定的关系,若不是鲁达等人在一边说话,柴二娘未必会进攻金人。

    “功过十分,王上肯定会有所决断的。”林冲脸色也不好看,真的说起来,这件事情与自己也有很大的关系,想自己是李璟的师兄,按照道理,也是能坐镇一方的,但现在来看,自己的位置恐怕连前四都排不上。所以也想着这次出征获得一些战功,没想到现在出了这些事情,更是让自己的好友战死,这让林冲心中十分后悔。

    “这下好了,让其他人看笑话了。”雷横看了远处的萧巍哥一眼,在众多将官之中,身为契丹族的萧巍哥以及他手下的契丹将军显得格外的醒目,与众多的汉人将军中间有些距离,看上去显得很是突兀。

    “都是我等无能,才出了这种事情。萧将军当初也提醒了,还是我们大意了。”林冲也看了萧巍哥一眼,心中微微有些苦涩,事实证明,萧巍哥的猜测是正确的,金人狡诈,不仅仅是诈败,更是给了众人一个响亮的耳光,最后更是因为对方的救援,才让完颜宗望离开,否则的话,还真的不知道云州能不能保得住。

    “萧将军,多谢将军骑兵及时前来,否则的话,梁仲恐怕也是抵挡不住敌人的铁浮屠了。”林冲身后的梁仲看了远处的萧巍哥等人,心中叹了口气,就算萧巍哥等人立下了战功,但还是不为林冲等人接纳,归根结底,对方是契丹人。但是作为李璟的部将和心腹,他认为这种做法是不正确的,所以脸上罕见的露出笑容,上前打招呼。

    “不敢当,不敢当。末将只是奉了娘娘之命前往接应,再说,就算没有末将,梁仲将军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拐子马只是轻骑兵,虽然能以弓箭射之,但想要冲阵却是不可能,只是铁浮屠,厮杀一番之后,哪里还有力气进攻将军?”萧巍哥显然没有想到梁仲这个李璟心腹大将会和自己说话,要知道梁仲在军中可是有名的冷面将军。

    “是什么就是什么,梁仲可不说乱说的,将军的功劳,王上一定是看在眼中的。”梁仲安慰道。

    “败兵之将,王上不责罚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能受到奖赏?”萧巍哥看出了梁仲双目中的真诚,顿时笑道:“倒是将军治军严谨,这次大战之后,恐怕也会奖赏啊!”

    “王上赏罚分明,将军应该知道才是。”梁仲忍不住笑呵呵的说道:“莫非将军对自己没有信心?我军除掉王上的近卫军之外,就只有两只骑兵,一只掌握在伯颜将军之手,一只掌握在将军之手,足见王上对将军的信任。”

    “有轻有重而已,伯颜将军崇尚进攻,我萧巍哥进攻不足,防守有余,不能比。”萧巍哥很正视自己的缺点,看了四周一眼,说道:“同样,将军也是如此,进攻不足,防守有余。”

    “有的时候,进攻太过犀利,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好像是柴王妃就是如此。”梁仲低声说道:“将军和伯颜将军都是王上的臂膀,有些事情,将军一定要谨记,军人不能干政,否则的话,必定招来灾祸。就算是将军的族人也是一样,王上的事情,自然是有王上决定,哪里需要我们这些做臣子能够插手的。”

    萧巍哥听了之后,面色顿时变了变,深深的望着梁仲一眼,正待说话,忽然感觉到大地一阵颤抖,又听见鼓声响起,顿时仰头望远处望去,只见遥远的北方有烟尘冲上云霄。

    “王上凯旋了。”梁仲的声音传来,周围的将军们也都看见了远处的异象,纷纷停止议论,睁大着眼睛望着远方,心中忐忑不安。

    萧巍哥却是沉浸在梁仲刚才的一番话中,他知道梁仲的那一番话并非随便说说,言语之中,肯定是有其他的意思,甚至这里面牵扯了更多的东西,只是这些东西并不是自己这个刚刚加入李璟麾下不久的将军可以知道的,他心中一阵惊骇,很快就将一点想法抛之脑后,连梁仲这样的李璟心腹大将都不敢乱伸手,老老实实的做一个练兵大将,更不要说他萧巍哥了。

    “臣(末将)等恭迎王上,王上万年无期。”

    很快有大军呼啸而来,为首的朱龙之上,端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面色冷峻,嘴唇边、下巴下的胡须虽然多日未曾修理,不但没有降低他身上的风采,更是增加了一些威严和成熟,让人不敢小觑。

    “萧将军,请起。”就在众人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就见李璟从战马上跳了下来,上前走了两步,将萧巍哥搀扶起来。

    “王上。”萧巍哥心中一阵感动,却不知道如何是好,这就是一种礼遇,虽然李璟并没有加封自己官爵,但这种礼遇远在加封官爵之上。

    “都起来吧!”李璟拍了拍萧巍哥的肩膀,这才转身对众人说道:“怎么着,被金人打碎了脊梁了吗?一战失败了之后,连精气神都没有了,真是出息了。”

    “王上,末将等无能。”林冲等人脸庞发烫,双目赤红。

    “你们不是无能,是自大,以为自己打赢了朝廷的那些窝囊废,攻下了幽州,就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却不知道天下英雄何其多,不将金人放在眼里,这才有了这次大败,损兵折将。”李璟冷哼哼的说道:“最可耻的不是你们失败了,而是失败之后,心中焦躁,这才是最可怕的。打仗哪里有不失败的,哪里有不死人的,只要活着,下次再战就是了,总有一日会击败金人的。”

    众将听了面皮发红,臊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