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卖幽州
    “哼,陈东,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你刚才说的话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蔡行显然早就注意到陈东了,甚至可以说,故意和对方唱反调的,这个时候,见对方侮辱自己的祖父,蔡行终于忍受不住了,面色狰狞,不屑的说道:“陈东,我问你,赎回幽云二州的事情,可是当初太祖皇帝定下来的规矩。”

    “这自然是太祖皇帝定下来的,但太祖皇帝实际上是想用武力收回幽云二州的,而不是要花钱购买的。”陈东反驳道。

    “花钱买?那也得人家愿意才成,当年太祖皇帝也想花钱从辽人手中赎回幽云,可是辽人不愿意,现在好不容易李璟同意了,这是何等的幸事,也代表着我大宋将会得到许多战马,军队战斗力将会增加,这样一切,都是因为幽州的回归。这么好的事情,也只有圣天子在位的时候才会做到,怎么到了你的嘴巴里,就成了一件坏事了呢?”蔡行洋洋得意的说道:“虽然那些贱民们损失了一些钱财,但只要朝廷强大,这点损失根本不算什么?你一个读书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东西,却是在这里大放厥词,真是可笑。”

    “真是颠倒黑白,无耻之尤。这天下就是被你这样的奸臣给弄的乌烟瘴气,李璟何许人也,乃是朝廷的逆贼也,逆贼夺取了幽州,那唯一能做的就是打,彻底的将李璟击败,这才能夺取幽州。”陈东气的浑身发抖,冷哼哼的说道。

    “打?陈东啊,陈东,你让本官说你什么好,若是能打的过李璟,哪里还等到今日,早就派人进攻李璟了,可是这李璟是我们能随便打败的吗?你可知道李璟现在兵马有多少,最起码有五十万人,这里面最起码有三十万人是骑兵,我大宋要出兵进攻李璟,最起码要需要百万大军,你可知道百万大军出征需要多少银钱?和李璟交战时间越长,所耗越大,就算是战胜了,也是两败俱伤,最起码要消耗数百万贯钱财,若是战败,那就更加不妙了。”蔡行不屑的说道:“只要能维持和平,让我大宋休养生息百余年,自然就能解决李璟,看看昔日强大的辽国,现在已经被人所灭,西夏也屡次败于枢密使之手,国力衰弱,连皇帝都被李璟给气死了。我中原王朝和其他的王朝不一样,我们有的是时间,时间拖的越久,我们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哎,说这些,你也不懂。”蔡行摇摇头,一副洞明世事的模样,不屑的看着陈东。

    “说的再怎么冠冕堂皇,也难以隐藏你们的贪婪和无能,天下黎民百姓奉养诸公,可是诸公最后不但没有反哺他们,反而还从搜刮这些民脂民膏,简直是罪大恶极,你们又有什么面目站在天下百姓面前?”陈东不屑的望着蔡行说道:“别的人家我不知道,就说你蔡家富可敌国,可是你们家又奉献了多少金钱?”

    蔡行听了之后面色一变,这次捐出金钱,不仅仅是天下的百姓,就算是满朝文武也捐出了不少,但是作为蔡家,也不过和郑居中相同,不过五万贯,看上去很多,但实际上,也只是蔡家的九牛之一毛,整个汴京城,大家都知道蔡家富可敌国,这次却只是捐了这么点钱财,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吗?

    “陈东,我不与你说,此事到底如何,天下人自有公论,现在钱财都已经运往洛阳,准备交给李璟的人,幽州很快就会回归中原,这才是大事。陛下的声望也必定会达到巅峰。”蔡行冷森森的望着陈东,说道:“相信你的话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汴京,我还没有恭喜你呢?”说着也不理睬陈东周围的人,领着身边的几个纨绔,转身就走。

    “陈兄,这次恐怕不惹下大祸了。”太学生江浩庭忍不住叹息道。

    “惹下祸端,什么祸端?太祖皇帝都说言者无罪,难道因为我说的一番话,官家就会怪罪我不成?”陈东忍不住冷哼道:“相信朝廷上的清流大人不会答应的。”

    “百余年前,幽州就为契丹人所占,历代先皇无时无刻不想收服幽州,为此太祖皇帝才会想着赎回幽州,现在幽州即将回归,虽然是从李璟手中赎回,但在谁身上赎回不是赎回吗?这是朝廷百余年间的大事,不仅仅是陛下将会崇高的声望,可是朝廷的诸公也会感到一丝荣耀,可是刚才你的那些话,就等于是在打脸。”江浩庭忍不住劝说道。其他的几个太学生也都点点头,纷纷表示赞同。

    实际上,这些太学生来历极为复杂,除掉一些学问好,考入太学之外的学生外,还有许多太学生都是官宦之后,晓得的东西比较多,陈东的一番话,不仅仅是得罪了蔡行,也同样是将满朝文武都给得罪了,大家都知道幽州之事的详细情况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大家都不好说出来,唯独陈东的胆子居然如此之大,居然张口将此事说了出来。

    这将遮挡在大宋君臣脸上的遮羞布都给扯了下来,朝中这么多的大人心中岂会好受,对于此事的揭露者陈东,必定十分不满。

    陈东听了之后面色微微一变,他虽然是一个读书人,但绝对不是傻子,很快就察觉到其中的问题,但他并不后悔,只是长叹了一声,说道:“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自从朝廷从老百姓身上搜刮钱财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失去了民心了,就算是夺取了幽州又能如何?民心不在,疆域再怎么广阔也没有任何用处,更不要说,李璟得到这么多钱财之后,还会缩在河东路不成?他的兵马将会变的更加强壮,野心更大,不久之后,或许就会来到汴京了,那个时候,朝廷还能花多少钱财来让他退兵呢?”

    “陈兄,这句话可是不能乱说的。”江浩庭等人听了之后勃然变色,连连摆手,得罪那些官员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胡言乱语,诅咒朝廷,这可是大逆不道,莫说是陈东的亲人,就算是江浩庭这样的好友也会受到牵连。

    “算了,就当做我没说吧!”陈东心中一阵失落,顿时叹息了一声,说道:“我担心的还是李璟,李璟此人野心勃勃,这个时候让出幽州,不见得是好事,恐怕是另有缘故。”众人听了点点头,幽州对朝廷很重要,但同样的,对李璟来说,幽州也同样很重要,可李璟仍然是毫不犹豫的将幽州卖掉,难道真的仅仅因为李璟喜欢银钱吗?这里面的一切,让人感到一丝好奇,更多的还有一丝担心。

    “哎,陈兄,现在朝廷是奸臣当道,忠臣难以生存,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啊!”江浩庭扫了周围一眼,最后在陈东耳边低声说道:“你以为朝廷真的花费三千五百万贯的钱财购买了幽州不成?这三千五百万贯不假,但是真正的钱财只是一千万贯,至于其他的两千五百万贯不过是一些匠人和粮草兵器而已。”

    “啊!”陈东听了面色一变,嘴巴张的老大,最后忍不住说道:“安敢如此,安敢如此啊!”

    “他们有什么不敢的,当初李璟曾经说了,若是钱财不够,可以以匠人、郎中、粮草、兵器等等抵偿,这次这些家伙只是满足李璟的需求而已。就算是有人讲出来也没有什么,无论是匠人或者是粮草、兵器等等都是要花钱购买的,两千五百万贯就是花费在这方面。”江浩庭不屑的说道。

    “呵呵,大宋。”陈东已经彻底无话可说了,搜刮老百姓的钱财就不说了,现在更是中饱私囊,将钱财收为己有,那可是民脂民膏啊!

    “反正这一切,我已经看透了,过段时间小弟恐怕要离开汴京了。”江浩庭不在意的说道。显然对大宋朝廷已经很是失望了。

    “贤弟准备去什么地方?”陈东忍不住询问道。

    “我准备回江南乡下,安心读书。不过。”江浩庭想了想,低声说道:“在回江南之前,我准备前往河东路,看看李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居然逼的朝廷如此。”

    陈东听了之后,顿时面色一愣,最后咬牙说道:“近日如此,你我一起上路,我也看看河东路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如此甚好。”江浩庭听了目光中顿时闪烁着一丝莫名的神色。可惜的是,陈东并没有发现这一些,他已经对朝廷很是失望了,报国无门或许讲的就是眼下这种情况,猛然之间,他发现满朝文武都已经变成了金钱的奴隶了,为了那两千五百万贯,居然将民心随意丢弃。

    陈东已经不敢想象,此事一旦暴露出来之后,整个汴京城的百姓对朝廷将会失望成什么样子。为了幽州强行掠夺,百姓或许一开始心中不满,虽然不会很快就能原谅朝廷,最起码还有补救的机会,现在朝廷自绝后路,只是送出了一千万贯钱财,贪污了剩下的钱财,老百姓岂会答应?陈东似乎已经预见了什么。

    在汴京到洛阳的官道上,一辆辆马车缓缓而行,一队队精锐的士兵环绕在马车周围,护卫这些马车,这些士兵脸上还有一丝不甘,还有一丝愤怒。

    因为在这马车之中,放着的是三千五百万贯钱财,折合白银就是三千五百万块银币,就算是黄金也是三百五十万两,这是何等庞大的数字,当然,在这些马车之中,并不是全部是银钱,还有工匠。不错,真是工匠,整整一千五百人的工匠,折合一千五百万贯钱财。还有盔甲、粮草,总的折合起来,也有一千万贯。实际上,朝廷只是支付了一千万贯钱财,就将整个幽州收入囊中。但是朝廷从民间收取上来的钱财的的确确是三千五百万贯。也就是说,有两千五百万贯的钱财实际上是被朝廷收入囊中了。

    在朝廷眼中,所谓的匠人根本不算什么,大宋底地大物博,像这样的匠人也不知道有多少,朝廷根本就不在乎,至于粮草和兵器盔甲等等,更是很多,江南富庶,占城稻的推广,一年三熟,粮草众多,兵部仓库之中也不知道放了多少兵器盔甲,有许多都已经有几十年之久了,若是能因此换回一些钱财,那自然是在好不过的。

    世上再怎么好,也没有钱财好,两千五百万贯钱财放在朝廷身上,将会取得更大的作用,当然,具体的钱财赵佶是不知道的,也就意味着,这些钱财若是被人贪污了,也不会有人知晓。当然,这上下已经形成一条利益链,大半个朝廷都参与其中,各个都获得了相对的利益,真正倒霉也只有那些下层的百姓,遭遇到眼前的情况,却没有任何办法。

    洛阳城上,蔡京面带笑容,指着远处的官道,对李甫说道:“李大人,朝廷这次送来了一千万贯钱财,一千五百名工匠,价值一千万贯的兵器盔甲和粮草,合计三千五百万贯,五天之内,就能送到洛阳来,不知道王上那边可有旨意前来?”

    李甫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这一切,当钱财、匠人等等运出汴京的时候,暗卫就已经将消息发到自己这边,确认无误之后,才有了今日的会面。

    “太师放心,当钱粮运出汴京的时候,耶律大石就已经开始逐步撤出幽州,只是要搬运的东西比较多,这撤出也是缓慢撤出,相信,等到下官见到钱粮和匠人的时候,枢密使就能接管幽州了。”李甫笑呵呵的说道。虽然并没有得到三千五百万贯钱财,但是匠人和粮草、兵器、盔甲等物,都是李璟现在最缺少的,这里面有些东西可是想买都买不到的,现在耗费一定的钱财就能买到,李甫认为这笔生意十分划算,脸上也因此堆满了笑容。

    至于汴京城当初收的是三千五百万贯,到了李璟手上不过是一千万贯的事情,李甫并没有说什么,好像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一样。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