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五章 汴京乱 二
    张玉堂说的一点都不错,整个汴京城莫说一天,几个时辰的时间陷入了恐慌之,虽然以前也有商人捐钱的,但那都是主动为之,或者是偶尔为之,哪里像今天这样,分明是巧取豪夺,根本没有顾忌任何颜面的抢夺,不仅是下面的百姓心生出一丝恐慌,算是下面的清流官们也是一片哗然。

    “殿下,此事,此事也太过荒唐了。”李纲脸露出悲愤之色,什么时候朝廷连这么一点钱都没有了,居然从老百姓手夺取钱财,这是何等的荒唐,岂不是让天下人都会抛弃大宋吗?大宋以后还有民心可言吗?

    “李大人,三千五百万贯,这些钱财如何才能拿到?朝廷这些年屡次用兵,西北、东北还有李贼那里,只要用兵,意味着有大量的钱财支出,朝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赵桓心一阵苦涩。朝廷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赵桓自己也是很尴尬的。

    “臣还听说,那些官员到商户家去的时候,所要的钱财不等,但大多是远在朝廷分摊之,现在已经是民怨沸腾了,若是再这样下去,恐怕那些商户们会不干的。”吴敏摇摇头,他虽然不是一穷二白,甚至在他或者家人的名下都有产业,今天也曾经遭遇一些不长眼的官员门索要,狮子大张口,连他都给吓到了。如此巧取豪夺,甚至连他都看不下去了。

    “朝廷恩养天下这么多年,因为京师在汴京,汴京的百姓也不知道得到多少好处,这个时候返还朝廷一些也是很正常的。”不远处却是传来一个声音,却是白时忍不住说道:“虽然有些官吏贸然要价,但毕竟是少数,臣倒是认为眼下收服燕云乃是大事,这些小事殿下不用放在心。”

    “民心紊乱还不是大事,若是我大宋失去了天下民心,算李璟不来进攻,我大宋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李纲双目圆睁,忍不住大声说道。

    “放肆。”白时面色阴沉,忍不住大声怒吼道:“李纲,有些话也是你随便能说的吗?”李纲的言语之明显着对大宋有诅咒之意,莫说是白时,算是坐在首的赵桓脸色也变差了。

    “眼下事情已经到了如此,殿下,还是要解决眼下的事情为好。”郑居叹了口气,说道:“实际,老夫以为所谓的封桩库恐怕是被李璟搬走了,而他之所以开出这么高的价码来,大概也是想着让朝廷财源陷入枯竭,但同样的,若是我等对百姓动手,朝廷威望会下降了许多。”

    “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吗?”赵桓迟疑了一阵,望着郑居说道:“李贼野心勃勃,让人心惊胆战,这个时候出手,我们不得不应付,虽然杨戬等人的做法有些不妥当,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除非诸位有办法,能将三千五百万贯凑齐,买回幽州。诸位有这个本事吗?”

    郑居等人听了默然不语,这个建议是废话,谁也没有这么多的钱,三千五百万贯的钱财足以富可敌国,郑家算是世家大族的后裔,家钱财很多,但拿出三千五百万贯也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李纲等人乃是清流,清流看不惯那些人间罪恶,看不惯那些乱臣贼子,却不知道有些时候,算是乱臣贼子实际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些人为了完成皇帝交代的事情,成为人人,必须要沉浮于红尘之,被迫拉帮结派,被迫残害忠良。

    但是同样的,面对眼下这种情况,清流们或许站在道义的角度,做出各种解释,但同样的,却没有任何办法解决眼前的事情。

    当战争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需要用金钱来解决,朝廷没有那么多的金钱,无论清流或者是奸臣都没有办法解决此事,只能是采用其他的办法才能让朝廷得到幽州。

    “天下商人这么多,对百姓动手恐怕不大妥当。”李纲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说道:“实际,京百姓手并没有多少钱财,从他们手也不能得到什么,还不如从这些商人手收取钱财,商人不事生产,贪图小利,非正道之举,所以说,从这些人手可以得到更多的金钱,这样也能让那些百姓对朝廷感恩戴德。”

    吴敏听了之后,心一阵好笑,前去收取钱财的官吏徭役们哪里有那么好的心思,而且,朝哪个官员手没有外快,京师虽然不错,但是想要居住在这里面,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有外快,哪里能活的自在。李纲想对那些商人动手,不仅仅是对商人动手,更是对官员动手。这些官员哪里会答应?这个李纲虽然有些才能,但却不通时事。

    果然,周围的众人脸色不大好,能成为赵桓的身边人,不仅仅是才能的体现,更是钱财的体现。白时顿时笑道:“殿下,商人虽然不堪,但是汴京城商人甚多,若仅仅只是对商人动手,放了百姓一马,商人岂会答应?到时候商人逃离汴京,或许我们连穿的衣服都买不到了?”

    “老百姓手能有多少钱?收了这些人的钱,恐怕天下将会出现更多的李璟。”李纲双目圆睁。

    “好了,好了。”赵桓皱了皱眉头,扫了众人一眼,说道:“这件事情乃是杨戬等人所为,与我等没有任何关系,相信陛下圣明,一定会妥善的解决此事。稍后本宫会亲自去见官家,这些钱财不能尽数落到汴京城内商人身,老百姓身,也可以稍微掏一些,官员身也要掏一些,朝廷恩养诸位多年,这个时候也该为朝廷出力,算是本宫,也愿意出一,五十万贯。”赵桓原本是想出一百万贯的,最后想了想,还是准备出五十万贯,仔细想起来,东宫能出五十万贯还是因为李璟的缘故,若不是李璟这些年的奉献,恐怕东宫还是一贫如洗,哪里有钱财支撑赵桓的花销。

    众人一听面色一愣,吴敏等人顿时面色不好看,郑居却是说道:“殿下如此,老臣岂敢不追随左右,老臣也愿意出钱五万贯。”众人一听,顿时一阵大哗。

    “微臣愿意捐钱一万。”白时也出言说道。

    “微臣愿意捐钱八千。”吴敏拱手说道。

    “微臣...”

    ......

    一时间大殿之,十数人尽数承诺要捐出银钱,为朝廷度过难关,这让赵桓心十分高兴,连连褒奖,又说了一番话后,才让众人散去。

    小轿当,李纲面色阴沉,东宫议事不欢而散,这让他对赵桓心一阵失望,但却又无可奈何,三千五百贯钱财好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朝廷头顶,也许皇帝陛下的私库之有大量的钱财,也许有户部还有不少的钱财,但是三千五百万贯的巨额钱财根本不是朝廷短时间内能够承受的钱财,只是这么做,汴京城的百姓将如何是好。

    “大人,求求您,老头子病了,这点钱是我们家最后一点钱财,还请大人给我们留点吧!”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李纲的耳,让李纲潸然泪下。

    “滚,朝廷要收回幽州,这是天大的事情,你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重要的,让你送点钱,那是朝廷对你的嘉许,一般人还没有这样的机会呢!”一个粗鲁的声音响起,却是李纲勃然变色,恨不得立刻冲下去,将那名官吏给打死。

    “看你们这穷样,才两贯钱,还不够大爷的车马费。该死的糟老头,想你们这样的人应该去城南的乱葬岗里呆着,留在世,也是一个废物。”粗鲁的声音再次响起。

    “住口。将两贯钱还给人家。”李纲终于忍受不住了,让人落了轿子,走了出来,冷哼哼的看着那名皂衣衙役,面色阴沉如水。

    “你,这位大人。小人有礼了。”原本那位衙役想着训斥对方的,但是一见对方身着朱紫,面色威严,顿时知道对方来历不简单,赶紧招呼自己身后两个衙役跪了下来,说道:“小人康顺(李六、王五)见过大人。”

    “老夫李纲,没听见老夫的话吗?将银钱还给这两位老人家。”李纲看着面前的一切,破旧的小屋,两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个躺在破旧的草席,一个跪在地,心顿时生出一丝恻隐来。

    “这,回李大人的话,若是以前小人也不敢如此,但是今日却是不同,宫传旨,汴京城每人一贯钱,小人若是收不到,小人也要倒霉。”康顺跪在地,心一阵咒骂,但语气没有丝毫的畏惧。

    “你。”李纲心一阵凄凉,望着两位老人,微微叹了口气,朝后面的管家招了招手,让他从拿出两贯银钱来,丢在地,对康顺说道:“去,将两贯钱还给两位老人家。”

    “这个,大人,能不能给两块银币。”康顺迟疑了一阵,才说道:“反正是要给李璟的,李璟那边需要的是银币。”

    现在市面除掉铜钱之外,还有银币、金币,这两种都是大额钱财交易的,毕竟交子有信用问题,铜钱太重,唯独银币和金币用在大额交易,才能方便一些,不过,银币和和金币都是李璟推出来的,朝廷是明禁止。

    可惜的是,官家虽然禁制,但是民间却很流行,在黑市,一枚银币可以兑换一百一十枚铜钱。大宋商业氛围很好,商旅交易的是,现在更多的选择是银币或者金币。这些衙役们之所以所要银币,实际,只是想赚取其的差价而已。这次收缴铜钱过程,那些商人多是送银币乃至金币,这原本是不允许的,但是衙役们发现了其的商机,反而让其他人也捐出银币或者金币,转手的时候,这些衙役官差们也能得到一些好处。

    李纲听了之后浑身一阵颤抖,他虽然官位很高,想要金币、银币也是很容易的,但是他岂会用来交易,当下冷哼哼的说道:“铜钱才是大宋的货币,什么金币、银币,那是李贼私下铸造的,私下铸造钱币是要诛灭九族的。”

    “是,是,小人这将钱还给老人家。”康顺心一阵不屑,现在市面大家都在流通银币和金币了,用起来十分方便,也是朝廷这些官员们掩耳盗铃,好像是白痴一样,但这些话,康顺却是不敢说出来,赶紧将两贯钱丢给两个老人,自己收了钱财,找下一家索取银钱不提。

    李纲看着康顺等人离去的背影,心叹了口气,脸色阴沉如水,面对两个老人的感谢,李纲感觉自己的老脸发红,赶紧招呼自己的管家离去。

    自己今天救了一家,但还能够救几家呢?李纲又想到了银钱,心更是苦涩,康顺只是一个小人物,他都知道银钱和金钱,足见李璟的银币和金币实际早在汴京城流通了,或者是在黑市流通,但是朝廷面对这种情况,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看着李璟用这金币和银币赚取了大宋大量的物资,现在连购买幽州的钱也需要用银币,一来一回,也不知道消耗大宋多少资源。

    虽然在轿子当,可是耳边却是传来一阵阵哭喊声和咆哮声,李纲心更加的失望,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家会在这次事件家破人亡,城南的乱葬岗也不知道又要增加多少冤魂。这种日子也不知道何时才是一个头。可是这一切,满朝武居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或者算是察觉到了,这些人也不会说什么,该怎么过,还会是怎么过。李纲这个时候感觉到深深的疲惫。

    他想到了刚刚在东宫,郑居等人纷纷出钱,多者五万,少者百余贯,或者这些钱财不过是他们家的九牛之一毛,若是多捐献一些,哪里还有满城尽是痛哭声。

    “大宋难道真的没救了吗?”李纲心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但很快被他压了下去,这种念头不该拥有。但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这句话总是在自己心响起。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