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三章 封桩库银不见了
    “太师,三千五百万贯的钱财,朝廷真的能拿的出来?”李甫有些担心的望着蔡京说道:“虽然王上已经是一减再减,但是三千五百万贯的钱财是不能再减了,我军为了从辽人手中夺取幽州,损耗太大,三千五百万贯的钱财能不能支付我们的抚恤都成问题啊。”李甫脸上露出愁苦之色,好像李璟的的财政已经到了一定地步一样。

    “李大人,你也不必如此,唐王当年就有散财童子之说,老夫就不相信,你们连将士们抚恤的钱财都没有了。”蔡京摇摇头说道:“虽然三千五百万贯的钱财很多,但是对于朝廷来说,这封桩库银是从太祖年间就开始的,三千五百万贯还是很轻松拿出来的,只是朝廷为什么要送出这么多的钱财呢?”

    “呵呵,朝廷若是不愿意给,王上愿意亲自去取啊!”李甫不在意的说道。虽然这并不是李璟的原话,但能从朝廷手中夺取更多的钱财,李甫还是愿意的。

    原本脸上还堆满了笑容的蔡京听了之后,顿时面色一变,老脸上更是露出尴尬之色,最后苦笑道:“李大人,这些年朝廷的情况想必大人也是知道的,皇上每年都消耗大量的钱财,艮岳到现在还没有修建完工,想要短时间内聚集这么多钱财也是比较困难的。若是王上逼迫太紧的话,恐怕最后倒霉的还是天下的百姓啊!王上志在天下,若是因为这么点钱财而使得民怨沸腾,那些百姓们岂会甘愿跟随王上。”

    “这个?”李甫听了之后,面色一紧,装作迟疑的样子,想了想,说道:“老大人所言下官也不是不知道,但这不仅仅是王上的意见,也是满朝文武百官的意见,也不瞒老大人,为了支援前线的战斗,连王后与诸位王妃都放弃了绫罗绸缎,改为布衣,甚至还亲自织布,宫中除掉穆王和穆王后的用度外,都缩减了许多。诸公若是不满意朝廷的补偿,恐怕就算是王上也不能服众啊!”

    蔡京一阵沉默,实际上,太原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六扇门的力量可不简单,早就将太原城中的情况告知自己,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璟的夫人们居然能放下身份,以织布来帮助李璟的大军。这让他感到好笑的同时,也微微感到震惊,连高高在上的王后都能放弃绫罗绸缎,做出如同普通女子能做的事情。

    “王后与诸位王妃高义,让人敬佩。”蔡京赶紧拱手说道:“只是朝廷的情况,恐怕朝廷不能答应啊,就算朝廷答应,恐怕就算是天下的百姓也不会答应的,朝廷的钱财实际上就是天下的民脂民膏啊!”

    “老太师,这么说,若是下官要的多一些,倒是显示下官的贪婪,也显示着王上的残暴了。”李甫摸着胡须,望着蔡京,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什么时候朝廷如此重视百姓,爱护百姓了,眼前的这个老家伙更是贪婪,更是无耻,号称天下的六贼之首,居然也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恬不知耻。

    “若是大人能少一些钱财那自然是最好。”蔡京不在意的说道,他好像没有看见李甫眼中的讥讽之色,或者说,这种讥讽之色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早就将世间的诽谤等等放在一边,一切以利益为准。

    “钱财自然是不能少的,但是可以用其他的东西来抵偿。”李甫想了想说道:“万物皆有价,若是朝廷不愿意给钱财,可以用粮食,用兵器盔甲,甚至用匠人、医师等等来抵偿都是可以的,太师以为如何?”

    蔡京听了之后,脸上不仅仅没有任何兴奋之色,反而变的凝重起来,说道:“此事还需要多加考虑,老夫也不能做主,待老臣上书天子之后再做计较。”

    蔡京能成为太师,心智自然是不简单,无论是粮食也好,或者是兵器盔甲,甚至乃至匠人、医师等等也好,都比金钱重要,河东路的粮草并不充足,而兵器盔甲也因为李璟底蕴不足,大军缺少此物,这也是李璟的女人们都出来织布,甚至用来制作皮甲等等,支持李璟兵器盔甲更是用来武装李璟的军队,蔡京岂会这么做,至于匠人和医师,蔡京知道这些人都是李璟需要的,就算朝廷不能用之,也不能方便了李璟,一切李璟需要的东西,都不能给。这是蔡京心中所想。

    “如此甚好。”李甫好像并不担心,只是摸着胡须,朝蔡京拱手说道:“既然如此,下官就在城外等候太师的消息,告辞了。”说着就领着亲兵朝寺外而去。

    “太师,发生什么事情了?”宇文虚中看着李甫离去的背影询问道。

    “他已经答应朝廷只要支付三千五百万贯钱财就能赎回幽州,若是朝廷钱财不够,可以用粮草、兵器盔甲乃是匠人医师来抵偿。”蔡京摸着胡须说道:“老夫并没有答应。”

    “莫非朝廷的钱财足够了?”宇文虚中有些惊讶的询问道:“三千五百万贯可以让朝廷做许多事情,无论粮草也好,或者是兵器盔甲也好,朝廷中有许多的剩余,至于匠人和医师好像并不算什么,甚至对于朝廷来说,这些都是可有可无的。”

    “李璟想要的,那就不能给。”蔡京摇摇头说道:“就比如说匠人,你看知道李璟军中有一种新式武器,叫做抛石机,声若巨雷,无论是涉县也好,或者是弘农大战也好,抛石机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就是匠人的作用。”

    “匠人?”宇文虚中虽然有些才能,匠人在朝廷序列之中,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但是想让朝廷重视这些匠人也是不可能的。

    “老夫只是知道,凡是李璟想要的,都不能给。就算自己没有任何用处,也不能送给别人了,至于钱财,想来朝廷百余年的积蓄,应该是足够了。”蔡京想了想说道。

    “这么多的钱财啊,朝廷不知道可愿意?”宇文虚中虽然不知道蔡京心中所想,但是想到赵佶的作风,心中并不是认为蔡京的想法能得到实现,艮岳还没有建造完毕,什么地方都需要钱财,三千五百万乃是民脂民膏,朝廷的那些官员会同意吗?宇文虚中并不认为朝廷会答应。

    蔡京却没有想到这么多,他认为自己这样做是非常划算的,最起码坏了李璟的算计。他并不知道,在遥远的汴京,蔡京递上去的奏章引起了满城风雨,整个大宋朝最大的悬案已经诞生。

    防卫严密的封桩库失盗了,数千万贯的钱财居然不翼而飞,引起了朝廷内外的恐慌。

    “封桩库那是什么地方,只有皇帝和近卫太监们才知道的地方,现在居然成空,真是天大的笑话。”

    “可不是吗?那封桩库中藏有多少的金银?从太祖皇帝到现在,百余年间,历代皇帝每年都会将部分钱财藏入封桩库中,作为赎回幽州的钱财,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了,只要有了钱财,李璟就能将幽州卖给朝廷,现在却是没有钱财了,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这朝廷若是没钱了,恐怕是要从民间来收取了,哎,恐怕我们要倒霉了。”

    “官家不是很有钱的吗?不然的话,也不会修建什么艮岳了。艮岳每年消耗的何止是数百万贯的钱财,只要将这些钱财节省下来,莫说是一个幽州,就算是十个八个幽州,朝廷也能买的起。”

    “若真的是从老百姓身上收钱的话,我就去河东路,去投奔可李璟去。”

    .....

    整个汴京城内,一阵风波瞬间传了出来,从朝堂之上,传到朝野之下,整个汴京城更是一阵议论纷纷,也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但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汴京城。瞬间在整个汴京城,各种言论充斥着大街小巷。虽然不是战乱,但与战乱差不多,人心惶惶。

    “封桩库可有消息?”赵佶行走在宫中,天边一**日悬挂在空中,赵佶虽然行走在太液池边,但周围的凉气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凉爽,反而让他心中一阵烦躁。封桩库中丢失的不仅仅是大量的钱财,更是他赵佶的面子,连皇家封桩库里的钱财都丢失了,赵佶不知道皇宫中,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

    “回官家的话,并没有任何消息。”梁师成和杨戬两人相互望了一眼,苦笑道:“虽然每年年初的时候,都会有大量的钱财送入封桩库,但那些内侍们却不敢亲自检验,只要箱子仍然存在就可以了,哪里想到库中木箱内都是空的,里面的钱财早就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历朝历代,历代先皇都会从户部领上一部分钱财送入封桩库中,也都没有任何的损失,没想到到了朕这里,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幽州不能不收回来,三千五百万贯若是放在平日里,自然是不算的多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赵佶忧心忡忡,蔡京那边已经答应对方,现在自己这边居然拿不出钱财来,传扬出去,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吗?

    “这户部的钱财不能轻动,官家的钱财也并没有多少。”梁师成听了之后,心中一阵苦涩,他知道赵佶自己的内库之中,还有不少的钱财,用来支付这三千五百万贯自然是可以的,但是赵佶每日消耗甚大,想要维持赵佶腐朽的生活,私库中的钱财都不够了,还要从户部得到更多的钱财支援,哪里有钱财用来支付购买幽州的钱财。

    “官家,仆臣听说李贼曾经给了太师两种选择,一种是用钱财赎买,一种若钱财不够,就可以用粮草、兵器盔甲或者匠人医师来抵偿。”杨戬赶紧说道。顺带的他还给蔡京上了一下眼药。

    “连蔡京都没有答应,你以为朕会答应吗?”赵佶不满的瞪了杨戬一眼,他知道杨戬的消息来源丝毫不必自己慢,这个时候忍不住不满的瞪了对方一眼。连蔡京都知道这里面的奥秘,难道他赵佶就不知道吗?李璟真正的目的不是钱财,他自己乃是大宋的散财童子,更是得到柴家的百余年财富,岂会在乎封桩库的钱财,李璟更想需要的是朝廷的粮草和兵器盔甲,乃至匠人医师等等,快速的弥补李璟的不足。朝廷虽然有这些东西,但是绝对是不能让给李璟的。

    “官家所言甚是,李璟此人阴险狡诈,宁愿放弃钱财,而选择其他,分明是有其他的阴谋诡计。”杨戬心中尴尬,但很快就说道。

    “官家,我大宋富有四海,这些年更是歌舞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哪家没有百八十贯的钱财,我们就算是从每一家手中收取一贯钱财来,也能将这三千五百万贯的钱财收取干净。”梁师成赶紧说道。他见杨戬吃瘪,自然是不敢赞同杨戬的主意。

    “那是百姓的民脂民膏,朝廷若是从老百姓身上收钱,恐怕会让天下人笑话的。”赵佶想也不想就摇摇头,他说的冠冕堂皇,却是没有想过,自己每日奢侈的生活不同样是民脂民膏吗?艮岳上每一块奇石实际上同样是民脂民膏,为了一个艮岳,也不知道多少人家都是已经家破人亡。

    “官家真是爱民如子,若是天下的百姓听了之后,肯定会感念官家仁慈。”杨戬赶紧大拍马屁,他笑呵呵的说道:“官家有所不知,我大宋这些年国泰民安,那些老百姓家的泔水现在连猪都不吃,猪认为那些泔水太过平庸,许多人家都已经欧用燕窝漱口。区区一贯钱十分轻松。”

    “哦,民间居然富裕到这种程度?”赵佶听了之后,忍不住惊讶的询问道,他很少出宫,就算是出宫,恐怕也接触到底层的生活,哪里知道民间的辛苦,反而认为杨戬所说的话,是真的,顿时脸色又好了许多。

    “是啊,现在东京城中的百姓,无一不感念官家仁德,三千五百贯钱财,只要官家一纸诏书,顷刻之间就能得到。想陛下富有四海,哪里需要为这么点钱财而烦恼的。”梁师成也劝说道。

    “嗯。”赵佶心情大好,顿时摆手说道:“全部由民间承担也不大好,这样吧,承担一半吧,朝廷承担一半,这样也让民间更加轻松一些。嗯,就这样,杨戬,去宣旨吧!”赵佶见解决了一件大事,心情放松了许多,又在太液池边欣赏沿途的风光,却没有注意到杨戬和梁师成苦涩的面容。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