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胜
    草原厮杀之声响起,李璟的轻骑兵杀入战场之后,战场上的局势发生了改变,当玄甲重骑缓缓而来,成了压垮敌人最后一根稻草,在玄甲重骑面前,塔塔尔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被玄甲铁骑撞倒在地,最后都被铁骑践踏,死得不能再死。

    十几万大军散落在草原上,四下奔逃者比比皆是,伤亡者惨叫声连连,塔塔尔人已经形成不了有些的防御,伯颜率领的大军在里面开花,李璟的的轻骑兵在外面厮杀,两军汇合之后,三军所向披靡,杀的塔塔尔人连连后撤。

    “败了,塔塔尔人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战场上传来一阵山呼声,正在厮杀的塔塔尔人在挣扎一阵之后,很快就放弃了战斗,转而逃之夭夭,就是连托哈伊也知道失败已经是不可避免了,那玄甲骑兵冲击之下,塔塔尔人根本就没有抵挡的机会,无处不在的神箭,好像是盯住了托哈伊一样,杀的托哈伊连指挥大军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是躲在暗处,想着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逃脱花荣的利箭,哪里有机会指挥大军。

    直到跟随乱军溃逃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最起码不用如此窝囊了,但是同样的,心中更是一阵苦涩,十几万大军就在李璟的内外夹攻之下,损兵折将,自己即将逃到草原深处,甚至连镇州都不能回去了。

    “追,一定要追杀百里。”李璟却是不管,留下伯颜收拢降卒,自己率领轻骑兵继续追击,紧随在托哈伊身后,朝北方追了过去。一只从太阳正午追杀到傍晚才收兵回营。

    “臣多谢王上相救。”伯颜早就重新换了一副铠甲,他站在辕门处,见李璟骑着朱龙缓缓而来,赶紧拜了下来。

    “伯颜将军,今天你可是打了一场胜仗啊!杀的塔塔尔人狼狈逃窜,十几万大军能回去的大概也不过三分之一,连一半都没有。”李璟笑呵呵的从马上跳了下来,将伯颜搀扶起来。

    “若不是王上前来相救,恐怕末将早就被塔塔尔人杀死了。哪里能立功。”伯颜看了李璟一眼,见李璟双目赤红,脸色消瘦,嘴唇干裂,哪里有当初的意气风发的模样,分明是长途行军所导致的,不仅仅是李璟,就是身后的将士脸上多是疲惫之色,心情更是激动,赶紧说道:“都是末将无能,累及王上千里行军,导致如此疲惫,都是末将的罪过。”

    “那倒是没有,昨天晚上本王还是好休息了一阵啊!”李璟拍了伯颜的肩膀说道:“这次近卫军能够长途奔袭,为下一次袭击敌人打下了基础,虽然小有损失,但俘虏了这么多塔塔尔人,也算是有所收获,最起码不会亏本。”

    长途行军不仅仅是考验人的体力,更是考验战马的耐力,李璟大军一人三马,人歇马不歇,千里行军,将士们疲惫不堪,一场厮杀之后,损失更多,但是战马更是如此,九万匹战马最后活下来的也不过六万之数,有三分之一的战马都倒在途中,或者是死在战场之上。

    “伯颜将军,王上昨天晚上可是一夜都没睡啊!”李璟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的花荣忍不住出言说道。实际上,大战在即,此战关系到李璟能不能完全夺取整个西部草原,别人都能睡的着,李璟却是睡不着。

    “王上。”伯颜声音哽咽,低着脑袋说道:“都是臣无能,没有防备塔塔尔人,才让塔塔尔人南下。”

    “好了,不光是我,就是将士们也累了,伯颜将军暂时辛苦一下,收拢降卒,救治伤员,然后让没有受伤的将士们休息一下,明天一早,本王还要继续行军。”李璟拍着伯颜的肩膀说道:“至于你这次击败塔塔尔人的功劳只能是等到以后再做赏赐了。”

    “王上还要进攻?”伯颜面色一愣,赶紧说道:“塔塔尔人损失惨重,就算是回到镇州,臣也能在半年之内,统一整个草原西部。何必王上亲自远征镇州。”

    “不是镇州,不是塔塔尔人,托哈伊逃回镇州,必定是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我担心的是金人,金人现在正在进攻云州,并且在白达旦人的地盘上有数万兵马,分明是想阻拦你们救援云州的,既然金人已经出现了,我们总得要反击吧!”李璟笑道:“不给他一点教训,还真的以为我李璟是好欺负的,现在我们击败了塔塔尔人,金人肯定是不知道的,趁着这个时间差,给他一个教训,甚至还能给云州的金人一下。”

    “王上圣明。”伯颜这才明白,李璟的目标已经不是放在塔塔尔人身上了,托哈伊已经不具备和李璟争夺草原的资格,只有金人才是李璟最大的敌人,所以才会将目光锁定在金人身上,甚至不顾自身的疲惫,也想着给金人狠狠的一击。

    李璟拍了拍伯颜的肩膀,就进入大帐之中,正是如同花荣所说的那样,李璟已经记不得自己多长时间没有睡觉了,那些将士们可以将自己绑在战马上休息,但是李璟却还要想着如何才能击败塔塔尔人,身心疲惫,到现在击败塔塔尔人之后,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才能睡上一个安稳觉。

    而在遥远的洛阳,李甫面色祥和,和蔡京两人行走在洛阳的广化寺内,身后不远处倒是有不少人跟随,但是无人靠近两人,更是不知道两人在交谈着什么,只知道两人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笑声。

    “听说王上原本准备在长安祭祀昭陵的,现在为何不去了?”蔡京笑眯眯的说道。

    “王上的行踪岂是为臣子的可以猜测的?”李甫摇摇头说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不久之后,恐怕又有王上的捷报传来。王上不出手也就算了,一旦出手,必有捷报。”

    “是吗?”蔡京笑呵呵的望着李甫,摇摇头,心中却是得意,在他看来,虽然将幽州让给了李璟,朝廷要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但若是能让李璟丢掉云州,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草原上发生的情况,就算是传到李璟耳中,路途遥远,有千里之遥,李璟鞭长莫及,恐怕也不能做什么。李甫此举不过是想隐瞒事情的真相而已。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