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七章 道左相逢
    车队行走在官道上,这说西夏公主和亲的车队,由大唐宗正李霄亲自护卫,进入大唐境内之后,太原方面派出了精兵千人亲自护卫,西夏也派了宫人百余,有宫女、太监等等组成,征东将军亲自护送至边境,然后派麾下副将赫连镇州亲自护卫。

    “宗正,以前末将也曾经进入大宋的境内,但那个时候河东路残破,哪里有如今的繁华,看看这里,商路大开,行走的商人不计其数,唐王倒是有几分手段。”嵬名察哥有些感叹的说道。心底深处却是更加的忌惮李璟,一个能文能武的大王,对西夏来说,绝对是一个大敌。

    “这倒是。”李霄点了点头,只是他的脸色并没有任何得意之色,这是李璟的夸赞,他心中更多的是仇恨,岂会为自己的仇人张目。

    嵬名察哥看着李霄一眼,心中一阵奇怪,当初的玉佩代表着什么,他并不知道,李霄回来的时候,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更是让嵬名察哥感觉到好奇。

    “这,咦!骑兵。”嵬名察哥正待说话,忽然感觉到大地一阵颤动,好像是山呼海啸一样,有排山倒海之势,顿时面色一变,说道:“宗正大人,此地有大队驻军不成?”

    李霄也感觉到大地在颤抖,闻言面色一动,摇摇头,说道:“不可能,这里怎么可能有大队人马呢?就算是有大队人马,也不可能如此行军,这是急行军。”他领军上前,望着远处,就见沿途的商人、行人都好像是得到命令一样,纷纷让开一条道路。

    “紧急军情,行人速避。紧急军情,行人速避。”远处传来一阵阵叫喊上,就见数十骑兵手上高举令旗大声呼喊,行人、商人纷纷避开一边,生怕为骑兵所撞击。

    “是王上的近卫军。”李霄面色一冷,目光中闪烁着一丝仇恨,但很快就掩藏下来,迟疑的说道:“怎么可能,王上现在在关中,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近卫军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李璟来了?”嵬名察哥看着远处出现的近卫军,面色一愣。近卫军跟随李璟而出,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遇见李璟,嵬名察哥并没有躲避,他相信,在任得敬被灭门之后,自己的身份就已经到了李璟的手中。只是李璟并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所以任由自己出现在这里。

    “他来了。”李霄望着远处,却见远处官道上,无数的士兵呼啸而来,让李霄等人惊讶的是,大军居然是一人三马,士兵与士兵中间都有两匹战马,不时的可以看见士兵从一匹战马上跳到另外一匹战马,马术极为娴熟。

    “这就是近卫军。”嵬名察哥看的分明,心中微微有一丝惊骇,近一年的时间,李璟手中近卫军士兵在骑术方面又有所精进。

    “末将等拜见王上,王上万年无期。”李霄等人正在观察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阵山呼声,却见护卫李青萝车驾的士兵已经跪倒在地,李霄等人才发现远处一匹赤红色战马飞奔而来,他身着黑色盔甲,相貌英武,不是李璟又是谁。

    “臣李霄拜见王上,王上万年无期。”李霄心中一愣,分明是为李璟气势所震慑,赶紧翻身下马,拜倒在地。

    “外臣嵬名察哥拜见唐王。”嵬名察哥看见李璟,深深的吸了口气,赶紧拱手说道。

    “嵬名察哥,你的胆子很大,居然还敢来见本王。”李璟停下战马,冷哼很哼望着嵬名察哥,又看见不远处的彩车,朱龙轻轻上前,手中的长槊将珠帘卷起,就露出李青萝绝色容颜,就算李璟见多了美女,也忍不住为眼前的女子所惊艳。

    “周美眉!”李璟目光闪烁,心中一愣,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冷哼哼的说道:“宗正大人,从边境到现在,已经有近两个月的时间,你一天每天走多少路程?车驾怎么才到这里?”

    “这个?回王上的话,公主水土不服,身体尚未痊愈,所以行程慢了一些。”李霄按住心中的愤怒,赶紧解释道。

    “李元昊的血脉居然变成了如此懦弱了吗?”李璟根本不相信李霄的鬼话,暗卫每天都会有消息传到自己的耳边,他目光闪烁,望着眼前的李霄,恨不得将这个家伙斩杀,只是现在没有任何理由,加上刚刚才献了宝物,若是这个时候将其斩杀,难免会有人说自己的闲话,当下说道:“速速赶到太原,了解此事,等本王回来,再成亲。”

    “是。”李霄心中一阵好奇,李璟南征北战,也未曾动用过一人三马,这是何等的战事,居然如此紧急。他站起身来,正待说话,却见李璟调转马头,就加入行军队伍之中,大军呼啸而行,很快就消失在眼前,只是留下了一身的灰尘。

    “宗正,看样子唐王那边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否则的话,事情也不会是如此紧急了。”嵬名察哥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不错,王上的兵马是朝草原而去,难道草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李霄在心中一阵怀疑,却是不知道其中的内幕,只能是摇摇头。

    嵬名察哥目光闪烁,最后摇摇头,就算草原出了什么事情,西夏也没有机会插手,西夏大部分军队就已经调到西边,准备对回鹘下手,拓展自己的战略纵深,好以后防备李璟的进攻。

    “不管发生了什么,想来王上出手,应该是能马到成功。”嵬名察哥笑道。

    “呵呵,没想到一路与下官交谈甚欢的居然是西夏晋王殿下,殿下倒是瞒的好苦啊!”李霄望着嵬名察哥,苦笑道:“若不是在这里碰见王上,恐怕殿下永远不会承认自己的身份吧!”

    “宗正大人说笑了,嵬名察哥虽然是晋王,但是在这里不过是公主的兄长而已,算不得什么。更何况,就算我不是晋王,宗正大人就不认识为我这个朋友不成?”嵬名察哥拱手说道。

    “那倒是如此。”李霄先是一愣,最后哈哈大笑,邀请道:“走吧,既然王上已经下了命令,我等可要加速启程,早日到达太原才是正理。”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