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 我死后 哪管他洪水滔天
    “太师,一路辛苦了,王上正在潼关等候太师的到来。”周渊望着面前的老者,面色平静,目光却是显得有些冰冷。

    “年轻人,过刚则易折,老夫在汴京听说过你的名字。”太师望着眼前的周渊,心中叹了口气,民间人才何其多,但是蔡京却不喜欢这样,过多的人才精锐朝廷,尤其是这些清流进入朝廷之后,第一个反对的就是自己这样的人。

    “多谢太师指点。”周渊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蔡京的话或许有道理,但他更知道,自己虽然讨厌,可是李璟在这个时候却需要自己这样的刚正不阿的人。

    “年轻人,王上最近很悠闲?”蔡京上了马车,望着远处雄伟的潼关,有些好奇的询问道。他不得不询问一番,原以为李璟在击败姚平仲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师河北或者前往云州,击败金人,可是他去了潼关,显然是准备去关中,祭祀前朝皇帝。

    “自然是如此,王上准备七月初三祭奠昭陵。”周渊并没有隐瞒李璟的行踪,而是淡淡的说道:“只是听说太师来了,才在潼关等候了一日,若是太师再晚一些,恐怕只能是到长安去见王上了。”

    “呵呵,拜祭昭陵。”蔡京笑了笑,心中却是叹了口气,李璟的野心越来越大,在这个时候祭祀昭陵,就充满着对皇位的向往,恐怕不久之后还真的会登基称帝,这称王影响朝廷还可以接受,但是这称帝,影响是太坏了,朝廷很难接受。

    “太师,王上在关上等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蔡京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耳边响起周渊的声音,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潼关,他抬头望去,却见面前正是高耸入云的潼关,原本如此天险是掌握在朝廷手中,可惜的是,现在却成了李璟的地盘。他看见上面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李璟。他原本想打个招呼,却感觉到李璟正在眺望远方,根本就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心中一阵暗怒,最后还是长叹了一声,摇摇头,径自进入关中,上了城墙。

    “王上。”蔡京望着对面的李璟,神情复杂,算计再多,也抵挡不住李璟的强势,十几万兵马一朝断送,蔡京也只能是老老实实的称呼李璟为王上。

    “太师,你知道本王站在这里想到了什么吗?”李璟招呼蔡京说道。

    “潼关扼九州,潼关在手,王上的关中稳若泰山,日后可以虎视天下了。”蔡京十分平静的说道。

    “风雨潼关路,遥望关中,万千宫阙都做了土,昔日的汉唐雄风消失的不见踪迹,只剩下一些记忆和史书上的歌颂罢了,强大如汉唐,最后都有落幕的时候,更何况是懦弱的大宋呢?”李璟摇摇头,说道:“太师,大宋已经没救了,无可战之兵,无领军大将,无贤明之臣,无圣明之君。莫说是和我李璟,就算是即将南下的金人,恐怕朝廷也没有任何办法。”

    蔡京听了,嘴角抽动,原以为李璟会大放感慨,没想到,一上来就是一阵羞辱,什么无贤明之臣,无圣明之君,不就是在说自己和赵佶的吗?当下冷哼道:“王上是在说自己圣明,王上身边的臣子都是很贤明的了?王上若是想羞辱外臣,外臣也无话可说。”

    “太师如此辛苦,派人说动了金人,让金人进攻云州,太师就算是收复了幽州,失去了云州,或者失去了更多的领土,又能如何呢?”李璟目光灼灼,望着蔡京。这个老东西实在是可恶了,他就不相信,金人对云州的突然袭击,和蔡京一点关系都没有。

    “对于朝廷来说,王上才是大敌。无论以前的宋江也好、田虎也罢!都是小角色,威胁不了朝廷的安危,但是王上雄才大略,野心勃勃,加上英明神武,不灭王上,朝廷必威。”蔡京惋惜道:“可惜的是,老夫太自以为是了,原以为能够掌控王上,才让王上有了今天。”蔡京一阵苦涩,他早就看出来了李璟的野心,只是他自以为自己能够掌控了李璟,可惜的是,自己还是高看了自己的本事,也小瞧李璟了,才会让来李璟有了今日。

    “太师不仅仅高看了自己,小瞧了我李璟,更是看不穿这天下。宋室已经无可救药了,就算没有我李璟,也会有其他人,就比如金人,金人比我更有野心,他们不仅仅是袭击云州,还想着夺取草原,然后进入中原,朝廷连我李璟的大军都不能抵挡,如何能抵挡金人的大军。”李璟摇摇头,说道:“还想要用岁币吗?那是老百姓的血汗钱,朝廷居然将这些钱送给别人?金人还不知道可想要呢?再说,自己能取为什么要别人来送?”

    蔡京叹了口气,最后说道:“说吧!李璟你需要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让出幽州,大家都是聪明人,你最起码现在不会夺取幽州的。”

    “五千三百万贯,听说朝廷的封桩库内,有这么多的钱财,这是当年宋太祖皇帝留下来的,原本是要购买幽州的,现在就用这个来买吧!”李璟有些好奇的望着蔡京,他不明白蔡京为什么知道自己还会夺取幽州,仍然要花钱买。

    “好,我会上奏天子的。”蔡京颤巍巍的说道:“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在老夫死之前,你不能夺取幽州。”蔡京目光中闪烁着光芒,望着李璟。

    “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李璟笑道:“太师难道不怕后世帝王找你蔡家子孙的麻烦吗?”

    “呵呵,连汉唐的宫阙都没有,哪里还有其他。”蔡京笑呵呵的说道:“老夫有个孙子,叫做蔡征,倒是有些文采。王上,蔡京告辞了。”说着就朝李璟拱了拱手,下了潼关。

    “这个老匹夫。”李璟听了之后嘴角一笑,他听出了蔡京言语中的意思,这个老东西实际上是两面下注,甚至这个时候蔡征进入河东路,都是隐姓埋名的,他看了身边的一个亲兵一眼,说道:“去查一下蔡征,可在太原学院中,若是在的话,就给他一些照顾。”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