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辣手摧花
    李乔正待反驳,身边的亲兵赶紧劝说道:“大将军,王上最好美色,这个任秋生的国色天香,王上必定喜欢,若是将军将其射杀,王上岂会高兴。更何况王上雄才大略,金刚不可夺其志,身边美色无数,这个时候,又岂是一个女子就能动摇王上决心的。王上信任将军,将军若是杀了任秋,固然王上不会说什么,但是心中难免有些不满。”

    李乔听了之后顿时一阵冷哼,深深的望了一眼乔郓哥,拱手说道:“乔统领,此女乃是叛逆之女,你将其献给王上,若是王上安全上出了什么问题,恐怕下一个被灭九族的人就是你了。”

    “大将军多虑了,妾身乃是一个亡家之女,家父虽然被杀,但他背弃王上,阴谋造反,活该被灭,妾身又岂敢怨恨王上呢?妾身入宫之后,一定会好生服侍王上。”任秋面色平静,无悲无喜。目光平静,淡淡的望着李乔。

    李乔看了之后,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他有心击杀任秋,但是看着乔郓哥护在一边,顿时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顿时冷哼了,领着众人转身就走。

    乔郓哥等李乔离开之后,面色又恢复了冰冷,望着任秋说道:“任姑娘是一个聪明人,在王上身边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相信你是知道的,凭借你的美貌,获取王上喜欢不难,但是绝对不能做出危害王上的事情,否则的话,你的下场会很惨的。”

    “乔统领所言甚是,任秋记住了。”任秋点了点头,盈盈下拜,说道:“任秋还要多谢统领救命之恩呢?”

    “不必了,记住了,到了洛阳之后,好生服侍王上就可以了。”乔郓哥面色冰冷,挥手说道:“这里就不要呆了,你随我去洛阳,去见王上吧!”任秋却是不敢反驳,只能是跟着乔郓哥之后,出了任府,连自己的衣服都没有带。

    “已经杀了人家九族了,为何还留着一个美女?”黄河边上,李璟穿着便衣,手上拿着一根钓鱼竿,坐在战船之上,身后杜兴垂首而立。

    “听说任秋生的貌美,臣等认为此女当为王上所有,所以就留了下来,听说任得敬想将任秋许配给西夏晋王嵬名察哥。”杜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低声说道。

    “想留就留,但是不能让李乔看见了,任得敬背叛汉人,准备将西安州献给西夏,本身就是诛九族的大罪,若是真的让他成功了,将会造成极坏的影响,与张笑忠等人相同,现在李乔刚毅果断,三千铁骑飞奔千里,斩杀任得敬,免除一场祸害,震慑了敌人,这本身是有功劳的,但却与任秋有灭门之仇,且说那任秋会不会怪到本王头上来,但绝对会怨恨李乔的,固然现在本王不会为任秋枕边言语所动,但是日后呢?任秋所生的皇子呢?李乔心中会怎么想?”李璟摇摇头,他当然知道下面人心中的想法,无非是进献美女,以获得自己的信任,但有些事情却不能做,他叹息道:“美女虽然不错,但却不能因为一个美女,而让一个将军心中有隔阂,不能寒了将士的心。”

    “臣愚昧,差点坏了王上的大事。”杜兴面色苍白,赶紧说道。

    “算了。”李璟摆了摆,将手中的鱼竿丢在一边,说道:“传我旨意,大将军李乔忠君为国,攻城略地,立功无数,加封李乔为武安侯。”

    “臣这就让人传旨。”杜兴心中震动,这是李璟第一个册封臣子为侯爵的,而且用的是武安侯这个爵位,说明李璟对李乔的期望。不过他想了想,如今的李乔有些行为倒是与当年的武安侯白起有些相似。这个时候,李璟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让他飞快的将心中的一点想法抛之脑后。

    “至于任秋,赐白绫吧!”李璟摆了摆手,虽然他没有见过任秋,但既然众人都说她长的很漂亮,那大概就是真的很漂亮了,李璟对美女一向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若是见到了任秋,或许还真的会发生什么,但若是因此让李乔有其他的想法,这就有些不值了。

    抵御诱惑的最佳办法,就是将诱惑彻底的毁去,让自己再也见不到诱惑。虽然对任秋有些残忍,但是王位自古就是白骨铸就而成,李璟从一介草民成长到今天,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现在杀一个任秋,往日的负罪感却是少了许多。

    “是。”杜兴心中一阵惋惜,若不是出了这档子事情,或许太原那偌大的王宫之中,又将多了一个女人,这都是怪谁呢?杜兴微微叹息了一声。

    “李纲要来了,想来是谈幽州之事。在这之前,传旨给李乔,消灭姚平仲,他率领的禁军就在弘农一带,阻挡了本王前往长安的道路了。”李璟双手靠后,望着滚滚黄河,说道:“在谈之前,也要给朝廷一个教训,告诉他们,不是我李璟想找他们谈,而是他们求着我李璟谈。”

    “是,王上。”杜兴赶紧说道:“李纲已经在洛阳城中,恐怕这两日就会来拜见王上。臣回头让人查探一番。”

    “呵呵,你不了解李纲这个人,既然他人已经到了洛阳,昨天到的,今天就会来见我。”李璟摆了摆手,说道:“你去大营,李纲或许就已经在大营中等候我了,你去将他带来,我在这里见他。说起来,他也是我的老师,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杜兴闻言一愣,赶紧下了船只,径自朝大营而去,果然看见大营之外有几匹老马,为首之人身上穿着紫色的官袍,白须垂在胸前,双目中闪烁着正气,在他面前,花荣正领着一队士兵挡在前面。

    “可是梁溪先生?王上在黄河岸边恭候老先生多时了。”杜兴不敢怠慢,赶紧驱赶着战马,飞奔上前,拱手说道。

    “哼!”李纲冷哼了一声,不屑的看了花荣一眼,就领着众人朝黄河岸边而去,看也不看杜兴一眼。

    “这个老匹夫实在可恶。”花荣看的分明,望着李纲的背影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朝廷的士大夫都是如此。”杜兴劝说道:“他曾近是王上的老师,恐怕连王上都要让其三分,更何况我等呢?”

    “可恶。”花荣冷哼了一声,调转马头进了军营。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