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 灭门
    整个任府之中已经陷入了战乱之中,到处都是厮杀,虽然李乔手下兵马众多,但是坞堡之中,因为地形的缘故,施展不开,一时间倒是陷入了僵持之中。

    ?“小姐,小姐,快走,敌人已经杀过来了。”绣楼之中,丫鬟冲进了任秋的闺房之中,却发现任秋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远处的厮杀,俏脸苍白,娇躯颤抖。

    “走,能走到哪里去呢?”任秋望着远处,低声说道。

    “女儿,走,去西夏。”这个时候,房门被撞开,就见任得敬闯了进来,手执宝剑,面色狰狞,望着任秋说道:“为父已经联系好了,我们现在就去西夏,投奔晋王嵬名察哥,自然能得到富贵。”他倒是没有忘记任秋,想要带着任秋前往西夏。当然,他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借着任秋巴结上嵬名察哥,好在西夏立足。

    “西夏?父亲这是要背叛中原吗?”任秋望着自己的父亲,忍不住说道。

    “李璟要我任家的性命,我任家岂能坐以待毙?”任得敬看着一边的丫鬟,心中恶念顿生,手中宝剑狠狠的刺入丫鬟胸口,那丫鬟嘴巴张开,死死的望着任得敬,显然是没有想到任得敬会对自己下手。

    “小翠,父亲,你?”任秋望着任得敬,一声惊叫,却是说不出话来。

    “一个丫鬟而已,若是留着她的性命,逃跑的时候,会出事情的。走。”任得敬也顾不得解释,拉着任秋的皓腕就准备朝暗道飞奔。

    “老爷,您这是去哪里?”一声叹息声传来,就见一个面色憨厚的中年人忽然挡在滴水檐下,手上还握着一个巨大的剪刀。

    “吴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任得敬望着眼前的花匠,这个花匠是半年前来到任府的,平日里不怎么说话,但是在修花方面却是有着不俗的技艺,任得敬才让他进了任府,不过现在看来,恐怕这个花匠也不简单了。

    “老爷虽然犯下了错误,但毕竟还没有造成事实,不如跟随小人去见大将军,想来大将军不会将老爷如何的?小姐国色天香,若是能见到王上,日后未必不能享受荣华富贵。”吴桐低声说道:“小人看在老爷这段时间的照顾,给老爷指上一条明路。”

    “哼哼,李璟要我的土地,那就是要我的命,要我任家的命。”任得敬冷森森的望着吴桐说道:“真是没想到啊,我养了半年的狗,居然是一只白眼狼。我早就听说李璟身边有一只秘密队伍,原以为,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通判,绝对不会入李璟之眼,没想到我的府上也有你这样的人物。真是可笑,如此阴险之人,也能算的上明主,也值得你们去追随的?吴桐,不若你和我一起前往西夏,有晋王在,必定能让你享受荣华富贵。”

    “真是可笑,死到临头居然还想着策反我暗卫的人?”一阵冷笑声传来,就见远处走来一队人马,乔郓哥手执短剑,缓缓而行。

    “暗卫副统领乔郓哥见过任大人,真是想不到,许多大员都不敢做的事情,任大人都能做的出来。”乔郓哥冷哼哼的说道:“王上最不喜欢就是背叛自己的民族了,你居然背叛汉人,去投奔西夏,着实该灭九族。现在还想着策反我们暗卫人员,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

    “暗卫?”任得敬望着周围的人,脸上顿时露出死灰之色,没想到暗卫的人来的这么快,一下子将自己堵住了。

    “诸位大人,小女子愿意跟随你们去见王上,还请诸位饶了我父亲的性命。”任秋看着乔郓哥,盈盈走上前,低声说道。

    “自己都自身难保,还想管别人。”一阵冷哼声传来,就见一阵阵脚步声传来,一个身着黑甲的将军大踏步而来,他浑身鲜血,身后的亲兵手上或是手执长刀,或是手执长矛,身后一个亲兵,手上还拎着一个手机,正是任得恭。

    “杀,全部杀死。”李乔看也不看众人一眼,就挥了挥手,冷森森的说道:“乔统领,这次多谢你了。”身后亲兵顿时朝任得敬杀了过去。

    “慢着,任得敬可以死,但是任秋却不能死。”乔郓哥挥舞着手中短剑,挡住了刺向任秋的长槊,说道:“如此美女,当献给王上,也算是给任家的一种惩罚。”

    “当杀。既然是诛九族,当杀。”李乔面色阴沉,他了杀了任氏一家,若是留下了任秋,日后必定是大患,谁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在李璟身边说上什么,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哈哈,这位将军,我已经将小女献给王上了,虽然我当死,但是我的女儿却不能死,因为她现在是王上的女人,就算王上不满意,但是最起码,王上没有见过小女之前,你是不能杀了小女的。”任得敬好像是看到了一线生机一样,他望着乔郓哥说道:“乔将军,小人可以死,但是小女还需要将军亲自护送至王上那里。”说着手中宝剑一拉,脖子上顿时有鲜血喷出,偌大的身躯顿时倒在地上。

    “父亲。”任秋见状,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妙龄少女今日可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自己一家都被人所灭,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在这个世上。

    “带走。”乔郓哥面色冰冷,双目冷酷无情,对身边的暗卫招了招手,然后对李乔拱手说道:“大将军,得罪了。这剿灭逆贼的功劳自然是你的,但是这个女人我们是要带回去献给王上的。”

    李乔面色阴沉,右手捏紧长槊,说冷森森的说道:“王上英明神武,不会为你们的谄媚而嘉奖你们的。这个女子,最后还是要死的,王上身边不会容许有敌意的女子存在的。”

    “那就不是大将军考虑的事情了。”乔郓哥摇摇头说道:“就算是赐死也是王上的事情,更何况,诛杀任氏满门,可是大将军的决定,王上并不知道。如此又何来仇恨?”李乔听了面色更差了。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