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九章 卖女求荣
    “李璟在他的臣子之中声望很高,想要寻找他的破绽很难。”任得敬想了想说道。

    “他的声望是踏着敌人的尸骨树立起来的,否则的话,一个小小的强盗土匪的儿子也能有今天,真是天大的笑话。”嵬名察哥顿时大声喊道,他还真的看不上李璟,想他大夏皇族,当年也是一个部落首领,李璟哪里能和他相提并论?

    “那倒是真的,李璟的身份低微,在朝中让众多大臣都瞧不起李璟,这也是李璟兴兵谋反的主要缘故。”任得敬点了点头,说道:“后来他找到了陇西李氏,说自己是陇西李氏的一员,并且将陇西李氏的族长李霄封为宗正,哦,也是这次前来迎接公主的那一位。”

    “李霄也愿意?”李青萝忍不住好奇的询问道:“听说陇西李氏乃是前朝皇族,李璟是什么东西,也能和李氏相提并论?”

    “就算不愿意又能如何?李霄不是成为宗正了吗?而且李璟为唐王,日后为皇帝,不也是光宗耀祖了吗?”任得敬迟疑了一阵,才说道:“不过有件事情倒是让人惊讶,李霄当这个宗正的过程并不轻松,听说付出了不少的东西,甚至有人说,为了宗正之位,他的爱子好像都为人所杀,这里面的一些东西,世人并不知道,就算是微臣也只是猜测而已。”

    “难怪了,不过是迎接青萝而已,就让宗正出面。这个宗正还真是不值钱。”嵬名察哥听了之后,摇摇头,说道:“这么说,陇西李氏对李璟可是忠心的很,否则的话,恐怕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不,传闻李璟曾经重用李甫、李乔,可是对李汉却不怎么重视,对这个李霄也是如此。臣看两人的关系并不怎样。”任得敬想了想摇摇头说道:“说来也奇怪,李甫、李乔也是陇西李氏的成员,为何李璟对两人极为信任,但是对李霄和李汉两人却是极度不信任,更是将许多得罪人的差事交给李汉去做。”

    “无非是利益而已,王兄,按照本宫推测,恐怕李霄两人并不忠于李璟,李璟也不相信两人,故此才有眼下的局面了。”李青萝想也不想,就说道:“这或许是我们的机会,那李霄等人也是李璟的宗室,我们若是李霄等人联合起来,或许还真的有机会对付李璟。”

    “此事日后再说。”嵬名察哥眼珠转动,摇摇头,望着任得敬说道:“既然任大人愿意归顺我大夏,那这件事情就要提前做准备,现在却是不行,待公主和亲之后,可以进行。只是?”

    “李璟是不会杀我的,就算是杀了我又能如何?难道他还想在这个时候对我大夏动手不成?他现在有这样的精力吗?若不是皇帝陛下刚刚即位,朝局不稳,这次就应该兴兵东进,联合赵氏一起灭了李璟。”李青萝目光闪烁,实际上,这个时候西夏兵马都集中在西北,准备进攻回鹘人,以拓展自己的纵深,否则的话,哪里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是,是。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可惜了。”任得敬也出言说道:“李璟大军东进,主要是应付赵氏兵马,关中狼烟四起,李乔的数万大军兵力稀缺,固守关中都很困难,若是这个时候,我大夏能够提一劲旅过来,最起码也能平分关中。”任得敬鼓掌说道。他眼珠转动,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好了,任大人,只要能活下来,什么样的机会都还是有的。”嵬名察哥宽慰道:“只是本王现在还在赵氏境内,你也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本王希望等下来本王归来的时候,能够成为西安州的主人。”

    “不错,我大夏大军从国内进入西安州也是要准备一番,等到你宣布归顺我大夏的时候,李璟就算反应过来,也已经来不及了。”李青萝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说道。

    “殿下放心,臣回去之后一定会准备妥当。”任得敬又想了想,说道:“公主,殿下,臣有一女,姿色尚可,如今待字闺中,听说殿下身边还缺少一个使唤的丫头,不知道小女可有如此荣幸,服侍在殿下身边。”

    嵬名察哥听了之后,面色一愣,没想到任得敬会提出如此要求,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不由自主的望着李青萝,任得敬有如此要求很简单,不就是因为他害怕投靠西夏之后,为西夏人所排挤,但若是他的女儿嫁给了嵬名察哥之后,西夏朝廷也无人敢欺负任得敬,任得敬能够轻松成为西夏朝廷的新贵,并且在嵬名察哥这个晋王的扶持下,快速成长。倒是打了一手的好算盘。

    “如此好事,王兄可不能反对哦!”李青萝听了之后,顿时笑道:“任大人乃是难得的才俊之士,若是加入朝廷,必定会为朝廷建功立业。”

    “公主所言甚是,任大人,眼下你在大营之中呆了很长时间了,先回去等候本王的好消息吧!”嵬名察哥也笑呵呵的说道:“本王期待着你我的下次见面。”

    “是,是,臣先告退了。”任得敬知道嵬名察哥已经答应此事,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有嵬名察哥做保,自己以及任家兄弟很快就能在西夏站稳脚跟。

    “王兄,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收获,可惜了,大军都已经前往回鹘,不然的话,倒是可以对付李璟。”李青萝微微感到一丝惋惜道。

    “先拿下回鹘吧!李璟想要彻底的占据中原,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嵬名察哥看了李青萝一眼,叹息道:“青萝,日后你是李璟的女人了,记住了,心中再怎么恨他,也不能将眼下的情绪表现出来,在江山面前,一切儿女私情都不算什么。李璟心狠手辣,才不会在乎你是他的女人呢!”

    “王兄放心,我知道了。”李青萝面色恢复了原来的冰冷,说道:“你也要小心一样,任得敬虽然是一个人才,我看这个人也不简单,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连自己的国家都能出卖,有朝一日,他若是掌权,未必不会出卖我大夏。”

    嵬名察哥听了之后吗,顿时哈哈大笑,说道:“公主放心,只要有我嵬名察哥在一日,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掌权的。”

    “若是如此,本宫也就放心了。”李青萝点了点头,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目光望着远方,没有半点焦距。嵬名察哥看的分明,顿时叹了口气,朝李青萝拱了拱手,这才退了下去。

    ?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