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六章 剑指洛阳
    “真是可恶,李璟如此残暴,人神共愤。”磁山之下,大营绵延数十里,宿元景这个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身上穿着的仍然是紫色的官袍,在大帐之中走来走去,他刚刚接到涉县的情报,张笑忠等涉县士绅基本上已经被斩杀的干干净净,更是被李璟诛灭了九族,这让他在庆幸自己逃的及时之余,更多的还是恐惧。若不是自己逃的快,恐怕这个时候也是被李璟所取了首级。

    在他旁边坐的是张迪,他的脸色可是不大好,十万大军这次损失了两万人,多是在乱军之中逃走的,在这个时候,逃走了,几乎就不会回来了,人海茫茫,哪里能找到这些败退的士兵,随便往山里面一躲,就不知道对方的身影。

    要知道他的兵马虽然是号称十万,可实际上,除掉老弱之后,顶多也就五六万人,眼下损失了两万人,使得自己的力量进一步削弱,甚至他都能感觉到自己在军中地位的变化,以前宿元景可是很重视自己的,眼下,对自己更是爱理不理的情况,甚至隐隐之中,将涉县失守的过错放在自己的身上。若是以前,他这个时候早就起兵反了,但是现在不一样,洺州已经落入朝廷之手,自己已经是回不去了。失去了洺州,自己就是无根的浮萍,任由朝廷揉捏。

    “太尉,眼下李璟已经占据了涉县,手中更是有威力更为强大的抛石机,我等现在该如何是好,还请太尉示下。”梁中书摸着胡须,很是得意,宿元景和蔡京是生死对头,一开始梁中书战败的时候,宿元景就借着机会大肆攻讦蔡京,眼下宿元景在大好的形势下,居然丢失了涉县,损失了两万大军,梁中书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了。

    “张迪,你的兵马可能再战?”宿元景皱了皱眉头,望着张迪一眼,心中一阵鄙视,到底是一群无能之人,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去招降此人了,现在却是丢了涉县,都是这些人无能。

    “回太尉的话,士兵们刚刚丢失涉县,面对李璟的抛石机,士气低落,恐怕再进攻涉县,可能性比较小。”张迪想到漫天飞舞的巨石,脸上顿时露出畏惧之色,不仅仅是那些士兵,就算是张迪自己,到现在想起来,脸上还有畏惧之色,巨大的石头轰然而下,只要是被砸中,那是必死无疑,就算擦着了、碰着了,也是会身受重伤,谁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进攻涉县呢?

    宿元景听了面色一变,最后一声长叹,他也是知道张迪所面临的压力,损失了两万大军,已经让张迪伤筋动骨了,若是在这个时候还让张迪率领大军进攻涉县,就是连宿元景也感觉到过意不去。

    “太尉,李璟现在占据了涉县,我们的兵马损失不少,哎,说起来,河北之事倒也是算是了,关键是幽州之事。我们的任务说为要夺取幽州,现在涉县已经丢失,下官以为想要窥视河东路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留下一部分兵马防守李璟大军骚扰涉县,另外多派一些人马支援幽州。”梁中书是不想再打下去了,最起码不能让自己的兵力留在这里,若是可以的话,能退守大名府那是最好不过的了,而且大军支援幽州,也是能帮助自己的岳丈建功立业,夺取幽州。

    宿元景冷冷的看着梁中书一眼,说道:“梁大人倒是打的一手大好算盘,只是不知道,我们这边若是转战幽州,李璟率领大军肆虐河北,当如何是好?”宿元景打仗不行,但还是一眼就看出了梁中书的算盘,就是想让自己率领大军支援蔡京。想自己和蔡京是生死仇敌,岂会率领大军支援自己的敌人?

    “大名府极为坚固,李璟虽然有抛石机在手,但未必能摧毁大名府,若是太尉能驻守大名府,自然是安枕无忧。”梁中书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言语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大名府就不要想了,退守武安,防备李璟肆掠中原,这才是我们眼下需要做的。”宿元景冷冰冰的说道。天虽然战败,但是让他退守大名府,那是不可能的,他还需要监控李璟大军的动静,免得李璟趁河北之地,兵力空虚的时候,进攻河北,那个时候不仅仅幽州会受到影响,就是连汴京也是在敌人的兵锋之下。

    “既然太尉已经做出了决定,下官遵命就是了。”梁中书顿时松了一口气,最起码不用面对李璟那诡异的抛石机了,自己的性命算是保住了。

    宿元景率领大军退守武安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涉县李璟手中,现在摆在李璟面前的是下一步该如何行动,面前的宿元景似乎已经退守武安,但仍然是把握着前往河北的通道,李璟率领骑兵,进攻武安,固然是有抛石机相助,但是想要凭借骑兵一步步的进攻河北,根本是不可能的,现在李璟需要的是威慑,强大的进攻力威慑朝廷,逼得朝廷在幽州,在关中两个方面做出让步。

    “公孙先生认为本王下一步应该进攻什么地方个?是打的宿元景逃回汴京,更或者是前往幽州,击败蔡京,更或者是进入关中。”李璟望着一边的公孙胜,这次公孙胜前来支援李璟,他还带着一万步兵,速度比较慢,但是刚好能解决涉县的防御。

    “朝廷势大,纵深远在王上之上,王上无论是进攻河北也好,或者是进攻幽州也好,朝廷肯定是拼死抵抗,以拖延时间,至于进攻关中,朝廷或许早就想将破旧的关中扔给王上了,毕竟这些年童贯坐镇河湟,和西夏大军厮杀,关中就变的残破。丢失一个关中,若是能得到幽州,这笔买卖,臣认为朝廷还是愿意做的。”公孙胜望着眼前的地图,摸着胡须说道:“王上现在要做的就是将朝廷打疼了,这样朝廷才会正视我们,在幽州和关中方面,才会让步。”

    “那先生的意思是,下一步本王应该进攻什么地方?”李璟点了点头,进攻河北,李璟面临着重重抵挡,进攻关中,这对于朝廷来说,只能说是不痛不痒,只能是寻找到朝廷的痛点,才能尽快解决眼下的僵持。李璟的目光在地图上扫来扫去,还是摇摇头,他并没有看见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王上以为此地如何?”公孙胜忽然指着地图上的一处所在,说道:“王上,你看这里。洛阳,古都之一,若是占据洛阳,兵锋随时都会到达汴京,王上的大军若是能进入洛阳,就算是在黄河边上出现一下,朝廷也是会一日三惊,到时候,莫说是进攻涉县,就算是幽州关中一代都会为放弃。姚平仲的禁军不日将会进攻李乔将军,王上大军出现在洛阳,姚平仲就会担心王上会断其后路,必定会退守荆襄一带。”

    “先生愿意驻守涉县?”李璟看着公孙胜,既然是他说出这样的计策,显然公孙胜早就考虑好了。

    “还需要借王上的大纛一用,有王上的大纛,相信宿元景他们是没有这个胆子进攻涉县,王上刚好行事。”公孙胜笑呵呵的说道:“等到王上到达洛阳城下的时候,相信宿元景还在梦中,以为王上仍在涉县和他对峙呢!”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