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六章 王黼失宠
    “陛下,陛下,太学生陈东领着两百名太学生,叩阙求见官家。”远处有一个内侍急急忙忙的小跑了过来,跪在赵佶面前,神情慌乱。

    在宋朝末年的政治史上,太学生一只十分奇特的力量,他们不是官员,但却在官场有着一定的实力,经常活跃在宋朝的政坛之上,朝中有许多大事都与这些太学生有很大的关系。

    “陈东?他想干什么?”赵佶不喜欢这个陈东,认为陈东就是一个搅屎棍,你一个太学生,虽然是官僚梯队人员,但这个时候还是应该以读书为主,何必参与朝中之事呢?但是作为一个皇帝,又不得不按下心中的不满,装作很欣赏他们的样子,毕竟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天子门生。

    “他们弹劾王黼欺君罔上,隐瞒李璟占据关中的事实,还,还认为因为王黼支持北伐幽云,抽调西军兵马,导致关中防御空虚,让李璟轻松占据关中。”小太监不敢怠慢。

    “王黼?”赵佶面色一愣,很快就变的阴沉起来,冷哼哼的说道:“你去告诉陈东,就说他的忠心朕知道了,回头朕自会有赏赐给他。”说着就急急忙忙的朝不远处的政事堂走去。他心中充斥着怒火,随时都能爆发出来。

    “李璟都占领关中了,马上都要打到洛阳了,是不是他兵临城下的时候,你们才让朕知道此事?”大殿之中,响起了赵佶的咆哮声。他一向都是以风流儒雅而自称,向往道家生活,以道君皇帝自居,清净而无为,对待下面的大臣很好,但是没有想到,这次居然被众人欺骗了,若不是王贵妃不经意中露出一点口风,恐怕自己还不知道此事。

    梁师成等人脸色苍白,瞒着赵佶的确是不应该,但众人也不想因为此事而让赵佶责罚,想了想众人都将目光望着王黼,王黼却是面有恐惧之色,当初他认为这只是一件小事,李璟大军与京兆府隔着一条黄河,想要进入关中是何等的困难,等到李乔真的率领大军进入关中的时候,王黼又害怕因为自己的事情,造成眼下的局面,更加建议不敢告诉赵佶,实际上这种欺瞒赵佶的事情,王黼等人经常做,只是这一次没想到赵佶的反应居然如此之大。

    “陛下前些日子在紫霄宫闭关清修,臣等不敢将此事告诉陛下,就怕影响陛下清修。”王黼眼珠转动,赶紧说道。他心中一阵懊恼,这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决定瞒着赵佶的时候,他只是一个提议而已,最后做出决定的还不是大家吗?这个时候众人都将目光望着自己,分明是告诉赵佶,瞒着皇帝陛下,那就是死罪。

    “王大人是怕因为自己的官位,才不敢朕出关吧!”赵佶面色阴沉,冷森森的望着王黼,王黼是他的心腹重臣,他一向很欣赏,许多大事都交给他来做。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居然敢隐瞒自己,着实该死。

    “陛下,臣对陛下忠心耿耿啊!陛下,臣以为愿意李璟不过是跳梁小丑一样的人物,臣等出手就已经是看得起他了,哪里还需要陛下出手,这不是跌了身份吗?只是没有想到关中有些士绅居然和李璟内外勾结,让李璟轻松夺取了关中。”王黼痛哭流涕,要多凄惨就多凄惨。

    按照他对赵佶的了解,丢失关中并不算什么大事,没见到田虎占据河东路多年,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赵佶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己等人欺瞒对方。

    “军国重事就应该立刻来禀报朕的,为何你拖到现在?”赵佶心中不满还是冷哼道。

    王黼听了之后,心中一喜,知道自己只要解释过后,赵佶肯定会原谅自己,他正待说话,忽然身边传来一个声音,却见郑居中出言说道:“臣以为此事怪不得王大人,王大人一开始准备告诉陛下,只是接到消息已经是深夜了,王大人当天夜里找梁大人商议一番之后,决定第二天,先找政事堂的几位商议之后,看看能不能在不打扰参悟天地之机的情况下解决此事,没想到李璟阴险狡诈,早早的就收买了京兆府的官员,这才朝廷猝不及防,让李贼得逞。”

    “嗯!”赵佶冷哼了一声,扫了王黼一眼,说道:“没想到你连夜还找了梁师成商议,看在你大半夜还去敲门的份上,先起来说话吧!”

    王黼听了心中一喜,感激的朝郑居中望了一眼,没想到平日里自己讨厌的人,在这个时候还会帮助自己说话,倒是让自己没想到。

    “陛下,王大人和梁大人就是邻居,两家在院墙开了一个小门,进出方便的很,打个招呼也不见得辛苦。”郑居中笑呵呵的说道。

    “对,对,这样商议事情倒是方便的很。”王黼也强笑道。他并不知道郑居中这个时候说此事是什么意思,但潜意识中感觉到一丝不妙。

    “哦,是吗?”赵佶听了之后,看了下面的王黼,又看了站在一边的梁师成,目光闪烁,却是游离不定,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整个大殿内的气氛陡然变的凝重起来,梁师成面色苍白,额头上流出冷汗,王黼也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浑身颤抖,望着旁边的郑居中,双目中闪烁着一丝绝望和狠毒之色,而郑居中却是面色平静,好像是说了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一样。

    “眼下李璟之事如何解决?你们有什么建议,关中虽然残破,但是关中乃是前朝龙兴之地,落入李璟之手,李璟实力会增加许多。”赵佶摆了摆手,看也不看王黼,而是望着吴敏等人,等待着众人的回复。众人却是看的分明,赵佶若是教训王黼一顿也就算,现在连申斥都没有,足以说明赵佶对王黼已经失去了宠幸了。王黼也感觉到那双眸子之中的平静和冷漠,心中顿时一阵凄凉。

    就是一边的梁师成也是如此,他知道赵佶最讨厌的就是内外勾结,虽然以前朝中也有传闻,但不像今日这样,两家直接在院墙上开了一个小门,足见两人的关系是如何的紧密,赵佶焉能忍受?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