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六章 终南会
    “终南会,关东盟这些人迟早会被王上清算的,哼哼,朝中若是无人说话,终南会哪里能持久?不能给下面人福利,还有谁会加入终南会?关东盟?这些世家大族到现在了,还想着前朝的事情,真是一群废物。”王璞看着自己儿子一眼,生怕自己的儿子也卷入其中,分析道:“你看看,现在麒麟阁内的人,谁会为这些人说话?开国之初,经常出现的就是纯臣,王上也喜欢这种纯臣,相反,若是将一切都想的太多了,反而不会受到王上的信赖,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的做人,王上必定会重用的,相反,你插手不是你应该插手的事情,王上岂会喜欢你?”

    “父亲所言甚是,只是孩儿担心的是王上的名声。”王穆低声说道:“这娶了自己嫂子的事情,毕竟与礼不符啊,恐怕天下人都会笑话的。”

    “礼?什么礼?仓廪实而知礼节,这些读书人真是笑话,在民间,莫说是娶了嫂子,没钱的人家妹妹都是娶的。”王璞不屑的说道:“再说了,王上要开天辟地,要做一代令主,哪里需要在乎世俗间的看法,若是如此,恐怕就不会有今日了,兰氏跟随王上,冰清玉洁,更是生了王长子,名节无亏,跟随王上身边最久,王上不册封她为王后,于情于理都不符合。那些想着拥立柴氏的人,恐怕是别有用心,你可不能上当了。”

    “是,父亲。”王穆听了之后,这才恍然大悟。

    “无论是谁,敢算计王上,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回去吧!年前不要回来了,太原城风雨云集,你在这里不好。”王璞摆了摆手说道。

    “是,孩儿这就回去。”王穆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赶紧退了下去。

    “哎,还是见识少了一些,还需要打磨一番,不能跟随王驾左右啊!”王璞叹息了一声,现在耶律大石进入麒麟阁之后,王璞就感觉到压力了,李璟这是玩平衡,汉契之间的平衡,王璞自己已经老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入土,他也是担心王家之事。

    城南的一处庄园之中,大商人韦良才一身锦袍,与其他商人的肥头大耳不一样,他面色儒雅,脸上堆满了笑容,让人看上去很是舒服。

    “王穆虽然答应帮忙,但恐怕也是有其他目的的,李兄,这个王后的位置可不好拿啊!”韦良才看着一边的李霄,迟疑了一阵,说道:“他的老父亲深受李璟信任,太原学府实际上就是在他的掌握之中,就算是推举你当了宗正,你想让王氏当上王后,恐怕没那么容易吧!李璟的女人那么多,怎么算,也轮不到王氏当这个王后。”

    “李璟女子虽然很多,但是能当王后的很少,兰氏乃是他的嫂子,自然是不可能,柴氏也有可能,这次谣言之后,柴氏肯定会为李璟所忌惮,加上前朝皇室公主的名头,英明果敢,说的难听点,若是李璟有朝一日战死疆场,柴氏弄不好就是第二个吕后,乃是武氏。李璟深深的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柴氏是不可能,至于其他的女子,或是青楼出身,或是新寡之妇,更或者是小家碧玉、大家闺秀之类的,身出名门的却是很少,能够配得上王后这个身份的更是很少。只要稍微运作一下,群臣们提一下意见,也就差不多了。”李霄眼珠转动,若不是想进入李璟的朝堂,或许他最想柴氏当着王后,进一步将她打造成吕后或者是武氏,那个时候,他这个宗正就有机会了,可惜是,这是以先有鸡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让他没有办法做的更好,只能是退而求其次。

    “那倒也是,李璟这个人品味不怎么样啊?”韦良才笑呵呵的说道。

    “品味不怎样?他最喜欢弄到的都是别人的女人,哼哼,人家连太子妃、皇后、公主都已经弄到手了,听说西夏公主都已经启程了,由征东将军赫连突骨亲自护送,不久之后,就会到达太原。”李霄忍不住有些向往的说道:“当皇帝就应该如此啊,妻敌国公主、皇后之流,李璟小日子可是比宋皇好过多了。”

    韦良才点了点头,双目中不屑之色也闪而过,这个李霄志大才疏,更是十足的伪君子一个,自己的儿子被李璟所杀,居然连一个屁都不放一个,还想着成为宗正,居然还天真的以为别人不知道他的心思,却不知道,想要成为宗正是何等困难,没有李璟点头,恐怕谁也做不成。

    “李兄弟可知道太原学府?”韦良才忽然说道。

    “怎么了?”李霄好奇的询问道。

    “我听说六兄的儿子已经进入,学业还是很不错的。甚至有人传言,李璟手下的文官武将都将从太原学府中选取,虽然每次科举,全国各地的读书人也会前来参加,但主要的人还是从太原学府中招收。”韦良才笑呵呵的说道:“现在关东盟也好,终南会也好,都有不少人进入太原学府,李兄,你可知道为什么?”

    “你们这是想篡夺李璟的根基所在?”李霄一下子就明白韦良才等人的想法,忍不住面色一变,这么多人一起进入太原学府,可是一件大手笔,非终南会或者是关东盟这样的大势力能做到的。

    “太原学府就相当于李璟的太学,李璟自认山长,日后这些人出来之后,就是李璟的根基所在。现在我们关终南会的人想入李璟手下为官,十分困难,李璟提防之心很重,只能是走这一招了。”韦良才解释道:“等到新一代到来的时候,我们的机会就增加了许多。”

    “你们所谋甚大啊!”李霄听了之后,面色一动,深深的望着韦良才能。能想出这种计策,一方面说明韦良才对现阶段打入李璟阵营没有什么信心,二来终南会所谋甚大,想要从根本上解决世家大族现在所面临的一切。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李璟此人奸诈多谋,不得不为之啊!”韦良才苦笑道。好不容易碰见这样的乱世,才有了世家重新崛起的机会,在世家已经没落的时候,韦良才等人也不得不小心为之。

    李霄点了点头,说道:“那李璟虽然自称是陇西李氏的一员,却从来没有去过陇西,将我李氏的宗祠抛在一边,真是天大的笑话。”

    “听说李乔将军已经点大军五万,入关中,为王前驱?”韦良才笑呵呵的望着李霄,自古夺取天下,关中就是必取之地,李乔夺取关中也是如此。

    “关中残破,王气已经消散,不易为都,李璟夺取关中,恐怕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啊!”李霄望着韦良才说道:“终南会真的决定让李璟进入关中不成?按照李璟的一贯作风,恐怕这次终南会会吃亏啊!”关中虽然已经残破,但是人治国,若是重视武将,韦兄不要忘记了宗族百余年之祸啊!”李霄笑呵呵的说道。

    韦良才听了面色一变,李霄口中的百余年之祸,指的是五代十国时期的战乱,原本在唐朝末年的时候,世家已经没落,黄巢起义更是使得世家大族损失惨重,不管是黄巢也好,或者是五代十国时期也好,最根本的特点就是武夫掌权。

    “想来不会吧!”韦良才面有苦涩,说道:“现在我等世家实际上都已经化为普通人,除掉宗族传承之外,实际上在朝堂之上并没有占据什么重要的位置,这些武夫又能如何?”实际上,关东盟和终南会在这一点上不一样,因为地域和历史的缘故,河北、江南之地,读书人之甚多,这些大多是关东盟的范围,而关中一代读书人很少,只有很少人才能成为朝廷的官员,洛党在朝中的势力比较,哪里比的上其他地方的读书人。

    “算了,不管怎么样,李璟这次进入关中,是你们的机会,也是我们的机会。他若是抢先进入河北、河南之地,恐怕关东盟那些家伙早就想着投奔李璟了,现在进入关中,他肯定要用关中的人。你们终南会的机会到了。李璟的暗卫虽然厉害,但在关中一带还是差了一些,正好让你们进入唐营之中。”李霄摆了摆手,说道:“李璟千防万防,还没有防住我们进入他的内部。”

    “再强大的敌人也不可能抵挡终南会的入侵,千里做官不就是为了钱财的吗?终南会别的没有,钱财不少,只要对方需要什么,我们就能送什么。”韦良才得意的说道:“那些贱民看上去占据高位,可那又怎么样,看看这次,我们终南会耗费了大量的力量,不就是为了今天吗?想想,李乔大军到的时候,关中百姓食箪浆壶,千里喜迎王师,这是何等的荣耀,对于在关中之战中,归顺大唐的人,相信李璟不能不封赏吧!”

    李霄深深的望着韦良才一眼,终南会这次恐怕是耗费了大量的力气,同样,也必定会得到大量的好处,与李霄相比,终南会上下齐心,从上到下,由太原学府到关中战争,终南会内外渗透,莫说是李璟不知道其中的缘故,不知道如何应付,就算是李霄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应付此事。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