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五章 谣言
    太愿王府,柴二娘正在喂奶,虽然王府之中并不缺少奶娘,可是柴二娘仍然是坚持自己喂奶,不仅仅是柴二娘,就是兰蔻等人也是一样。

    “夫人。”门外小心翼翼的走进了一个侍女来,却是柴二娘的贴身侍女芍药。

    “怎么?潘夫人将东西准备好了吗?马上就要过年了,王爷就要回来了,一切都要在王爷回来之前准备好,有些东西越也需要采办。”柴二娘低声说道。

    “夫人,潘夫人将里面有一项给打回来了。”芍药低声说道:“潘夫人说王爷连年征战,府库中的钱粮消耗太多,今年就不给几位夫人购买饰品了,听说连大夫人都亲自织布。”

    “这倒是我的不是了,忘记了王爷这些年消耗甚多,潘夫人想的也是有道理。”柴二娘点了点头,面色平静,看上去也不生气,实际上,这并不是潘金莲第一次拒绝柴二娘的要求,虽然表面上的理由极为充足,但是在芍药等侍女眼中,潘金莲做的太过分了。

    “夫人,婢子看,潘夫人恐怕没这个胆子,也只有大夫人才会如此。”芍药看了柴二娘一眼,低声说道:“哼,归根结底不就是为了王后之位吗?婢子看,就她那样,也能做王后?这王后...”

    “住口。”柴二娘面色一变,抬头瞪了芍药一眼,冷声道:“这种话也是能随便说的?若是传出去,还指不定外面那些人如何看待王爷?这王后之争,谁都没有权利决定,只能等待王上归来。你再要乱说,休怪我不过多年之情。”

    “是。”芍药粉脸变色,忍不住说道:“夫人,听说麒麟阁那边已经得到王爷的旨意,准备册封王后和王世子了。诏书都已经放在麒麟阁,等待着王爷回来用印了。东边的那一位都在准备吉服了。”

    “这是谁说的?哪里来的谣言?”柴二娘终于抬起了头,将李定国放在一边,说道:“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是谁传出来?”柴二娘不得不重视,她和兰蔻关系比较好,最起码现在关系比较好,一个温柔善良,一个刚毅果断,都是李璟身边最重要的人物。这个时候,若是出了问题,李璟的后宅肯定会动荡不安,这对李璟后续计划将会产生不利影响。

    “外面都是这么说的。”芍药身形颤抖,赶紧说道:“都说大夫人先天不足,不足以母仪天下,这个王后人选以二夫人最为合适。”

    “胡闹,传令陈龙,让陈龙去去查,看看是谁在背后散布谣言,真是胆大包天。”柴二娘心中一阵愤怒,这件事情看上去好像是在帮自己说话,但实际上,却是在抹黑自己,最起码柴二娘就没有想过如此说兰蔻,什么先天不足,不就是李璟的嫂子吗?李璟乃是一代枭雄,岂会在乎这些。莫说是嫂子,就是皇后都给收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干的。

    “夫人是说?”芍药也想到了什么,脸色不好看。

    “王上称王,我听说太原城内的人就多了起来,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柴二娘叹了口气,现在的太原城扩建,城池扩大了不少,同样的是,人也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人多了许多,就算是暗卫也很难做到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只能是监控大部分,这里面就有可能造成一些人的窥视。

    “是,婢子这就让人去查。”芍药赶紧说道。

    “走,去大夫人那里看看去。”柴二娘叹了口气,虽然不用担心兰蔻的心思,但是该解释的还是需要解释,这是态度问题,柴二娘冰雪聪明,自然知道有些事情该做,有些事情不该做。

    “妹妹,我要是你啊,没事就去柴夫人那里走一遭,练武有什么意思,太原城稳若泰山,那里还需要你冲锋陷阵的。”一处小院中,梁志杰看着正在练武的梁红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他和梁中坚在宋室混不下去之后,就偷偷地来到太原,只是李璟没有归来,谁也不敢这个时候用梁中坚父子,若不是梁家还有些金钱,加上梁红玉的补贴,倒是在太原城活的自在的很。

    “王上经常说自己的武力才是自己,其他一切都是浮云,什么事情都充满着不确定性,所以任何时候不能放弃练武。”梁红玉瞟了自己的兄长一眼,说道:“你不在翠云楼看你相好的,怎么到宫里来了?若是银钱不够,我让人拿一些。”

    “别,别,你在宫里面也是需要打点的,哪里还有多余的银钱,再说,我现在也有找到了一份勾当了,虽然不是当官,但是每个月倒是有十来个金币,足以逍遥了。”梁志杰想到了什么,忽然装作神秘的样子,说道:“妹妹,我说,你最近可要柴夫人搞好关系啊,这可关系到你日后在宫里面的待遇。”

    “我们姐妹关系都很好,所有的待遇也是一样?”梁红玉顿时有些迟疑的望着自己的兄长。

    “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外面都在传言二夫人将会做王后,这个时候的王后是什么,以后就是皇后啊,你不与皇后搞好关系,又算什么?”梁志杰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谁说的啊!王上的旨意都没有下达,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更不要说还有大夫人呢!大夫人和王上感情很好,还有生了嫡长子,这王后之位怎么可能到柴姐姐身上去呢!你这是哪里听来的谣言,可不能乱说。”梁红玉忍不住叮嘱道。

    “什么啊!这件事情外面都已经传遍了,听说麒麟阁的诏书都已经写好了,我看啊!柴夫人即将成为王后,这定国定下也会成为王世子啊!”梁志杰双目中奇光闪烁,说道:“你若是能个柴夫人处理好关系,日后王后必定会对我梁家照顾一二。”

    “这些话不要乱传了,封什么人为王后,不是外人决定的,更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一旦让王上知道了此事,就算你不插手其中,也会被王上厌恶的。”梁红玉赶紧劝阻道。

    梁红玉不知道的是,李璟册封王后和王世子的事情的确是传的老远,甚至可以说是用沸沸扬扬来形容,现在的太原城可以说各个势力都掺杂在一起,每天都充斥着各种消息,让人不知道其中究竟哪个消息才是正确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作为太原城的主人,李璟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天下人的关注。

    “父亲,今日太原城中议论纷纷,都说王上准备册封二夫人为王后,父亲,果真有此事?”王府之中,王穆望着王璞说道:“听说连旨意都拟好了,就等着王上用印了。”

    “真是胡闹,这是谁传出来的,王上并没有任何旨意,更何况,王上虽然称王,但是连宗庙都没有祭祀,怎么可能就册封王后和王世子,真是笑话。”王璞说道:“真是笑话,就算是册封王后,也不可能轮到柴氏,柴氏心机深沉,刚毅果断,不是母仪天下的样子,相反兰氏,温婉大方,端庄和顺,这才是母仪天下的样子。王长子也是聪明睿智,乃是兰氏之子,当为王世子。”

    “父亲所言甚是,二夫人虽然姿容秀丽,但是刚毅果断,非王后最佳人选,可是兰夫人毕竟是王上兄长的夫人,是王上的嫂子,这要是能母仪天下,岂不是天大的笑话吗?”王穆想了想,低声说道:“朝中有不少人都在议论啊!都认为兰氏不可母仪天下。”

    “荒唐,荒唐,这件事情若是传扬出去,王上那里如何交代?”王璞不屑的说道,猛然之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望着王穆一眼,说道:“这件事情你也插足其中了?”

    “没有,没有,孩儿绝对没有。”王穆面色慌乱,眼珠转动,王璞是何等人物,一眼见看出了其中的猫腻,忍不住一巴掌扇了过去,别看王璞已经老了,可是这一巴掌还是打的王穆右脸瞬间肿了起来。

    “你这孽障,跪下。”王璞指着王穆说道:“你是什么东西,谁给你这样的权力让你插手其中,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这是干涉王上的私事,王上后宅的事情也是你这个做臣子能干涉的吗?”

    “父亲,这不是王上的私事,王上没有私事。这是关系到日后大唐千秋的事情,如何是王上的私事呢?”王穆有些不解的说道。

    “你打什么主意,还有另外那些人打什么主意?你以为老夫不知道?告诉你,王上是很信任柴氏,但是绝对不会将王后之位册封给她。王后注定着就是日后母仪天下的,能够处理后庭之事,做到和蔼、端庄、大方,柴氏英明果敢,她也就是女儿身,若是男儿身,这天下恐怕就不会是王上一个人了,让她这样的人当王后,你想过后果了吗?”王璞指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这个,柴氏不行,可以有其他人选啊!兰氏虽然性格不错,可毕竟这名声?”王穆脸色慌乱,左右而言他。

    “这句话是你想的,还是其他人想的。”王璞面色阴沉,并没有询问下去,而是死死的望着王穆,说道:“这句话,绝对不是你想出去的,说,你的背后是谁?”

    “这个,这个,父亲,您说王上现在都已经建立宗庙了,还缺少一个宗正,孩儿听说,王上出身陇西李氏?何不在陇西李氏中选一个宗正出来?”王穆知道瞒不过自己的的父亲,当下说道:“这样一来,不也是彰显王上出身高贵吗?”

    出身高贵?历朝历代的皇帝都喜欢这么干的,或是文王之后,或者是黄帝之后的,甚至还有人自称是老君之后的,比如前朝的李氏,这一切都是为彰显帝位的合法性,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比如说李应就经常说自己是陇西李氏的人,虽然的确是陇西李氏的人,也说明李璟的血脉也比较高贵。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既然你承认是陇西李氏的人,那李氏的人就是你的族人,在族人当中挑选德高望重者为宗正总是没有错误的吧!就好像是隋朝的杨素,前朝李渊登基之后,陇西李氏也是青云直上等等。

    王璞顿时迟疑起来,看上去合情合理,他知道如今朝堂之中,李乔、李甫、李汉都是出身李氏,但虽然是出身李氏,可也是有三六九等之分。李乔主掌军事,李甫进入麒麟阁,唯独李汉终日奔波,但若是让其他人做宗正,恐怕李璟是不会愿意的。

    “陇西李氏?陇西李氏现在谁做主?”王璞淡淡的说道:“是李甫吗?他为人儒雅,恐怕是不会和你说这些事情的,也不会出面的。”

    “李霄,听是是陇西李氏的族长。不过,这次出面说此事的倒不是他。是关中大商人韦良才,他在汾阳开了一家酒楼,与孩儿认识了。”王穆赶紧说道。

    “终南会。嘿嘿,终南会这些人总算是找上门来了,只是他们选择的是陇西李氏,为何这次让李霄当着宗正呢?”王璞冷森森的说道:“你这孽子,终南会这些人是什么人,实力强大,钱财众多,虽然是支持陇西李氏,但不是王上,你和他们在一起做交易,恐怕自己死了都不知道。王上用人光明正大,岂会因私废公,更不要说用野心的人,王上可以让李乔乃是李甫当这个宗正,都不会让其他人做这个宗正,所以,你有些心思就死了吧!你顶多也就是麒麟阁大学士,是不可能做到其他位置的,王鹭也只能是一个嫔妃,当不得皇后,军中的将领都不会同意的。”

    “是,孩儿知道了。”王穆心中有些不甘,赶紧应道。

    “君子不党,你可知道其中的道理,且不说终南会是一个什么货色,你也算是王上的外戚,却和终南会这些人接触,你让王上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如何能信任你,如何能用你?”王璞叹息道:“王上不喜欢终南会,也同样是不喜欢关东盟这些躲在暗处的家伙,你回去之后,立刻和终南会断了联系。否则的话,就算有鹭儿在,王上也会要了我们的性命。”

    王穆早就吓得额头上流出冷汗,连连点头。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