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四章 王后之争
    “王。()”杜兴刚刚离去,见耶律大石和赵鼎走了进来,两人看见杜兴,眉宇之间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说话,而是朝李璟行了一礼。

    “刚刚得到内部的情报,宿元景已经前往洺州,准备劝降张迪,赵卿,这个宿元景我曾经见过一次,你说他这次能劝说张迪归顺朝廷吗?”李璟将情报丢了出来,询问道。

    “若是其他人,或许不能成功,但是这个宿元景却是可以。”赵鼎想了想说道:“无欲者无畏,宿元景除掉忠心外,并没有贪腐之说,他一心为国,劝说张迪成功的机会较大。”

    “也说河北的兵马将能解放出来,加张迪的十几万大军,还真的能对河东路产生威胁了。”李璟笑道:“我说蔡京和童贯两人为什么会在驻扎在幽州城下,不仅仅是在训练大军,而且还是在等候洺州的情况,准备两面夹击,消灭我李璟。朝廷为了对付我李璟,真是手段百出。若是有这样的是手段用在治国之,天下也不会是如此模样了。我李璟也不会造反了。”

    “王,虽然有张迪的人马如何?连郭药师这样的悍将投奔蔡京之后,仍然是受到了朝廷大军的歧视,更不要说张迪这样的义军了,本身曾经击败过梁书数次之多,也不知道有多少河北士兵都是死在张迪手,梁书此人气量狭小,岂会重用张迪?”耶律大石笑呵呵的说道:“这些朝廷的官员,最瞧不的是投降之人、义军,乃至武将,是王当年不也是被朝廷所轻视。”

    “不管怎么样,张迪一旦归顺朝廷,河东路见面面临二十多万大军的进攻,压力较大,臣以为王已经前会河东路,那里才是王的根基,在幽州之地,可以留一个主事的人可以了。”赵鼎正容说道。

    “耶律大人,你暂时为幽州留守,伯颜为幽州都督,栾廷玉为副都督,领军四万驻守幽州,高宠也留下来给你,其余的人跟随本王回河东路。”李璟想了想说道:“对付童贯,只有将他们打怕了,才会认真和我们谈谈。这次我不但要灭了北方的十万大军,是河北的二十万大军也要留下来,让他们没有兵力防守我们进攻关。”李璟决定还是回到河东路去,正如同赵鼎所说的那样,河东路乃是自己的根基所在,更何况自己在幽州,并不能起到真正的作用,可以想象,在河东路战争没有爆发,童贯是不可能对幽州发起进攻。

    “臣遵旨。”耶律大石没有想到幸运来的如此之快,远以为自己不过是一个降臣,现在却成为幽州留守,手有四万大军。

    “耶律大人,这个幽州留守,也不过是临时的,等这一仗之后,幽州还是会还给朝廷的。”李璟笑呵呵的说道。

    “这幽州迟早都是王的,宋室也不过是代为照看而已。”耶律大石很有信心的说道:“真不知道蔡京是怎么想的,明明知道打不过王,却还要耗费大军,真是无语。”

    “我们在这边打的热闹,吴乞买恐怕正在高兴呢!他高兴我们两败俱伤呢!”李璟摆了摆手,若是可以的话,他实在不想和蔡京打这一仗,专心练兵对付金人,可惜的是,有些事情并不能因为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自己最终还是要和童贯厮杀一场,也许明年开春之后,一场战争将会席卷整个河东路、关和幽州大地,这是李璟来到这个时代所要经历最大的一场战争。

    “王,耶律大人,战争一旦爆发,臣以为幽州将会面临着巨大的危险,耶律大人,幽州虽然是可以随时丢弃的,但是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丢弃,算是的丢弃,也是我们自己主动丢弃,从宋室那里获得大量的金钱之后才能丢弃。”赵鼎正容说道:“王先天不足,想要夺取江山,只能是用蚕食的方式解决宋室,不断的用个各种方式打击宋室威严,一旦有一步踏错,必定说万劫不复。”

    “赵大人放心,下官明白。”耶律大石深深的望了赵鼎一眼,他知道赵鼎的言语不仅仅是让自己小心,更重要的是警告自己,让自己这个刚刚进入麒麟阁的人,秉承一个敬畏之心,小心办事。只是走到这一条路之后,有些事情也不能不提日程。

    “王,既然王已经称王,有些事情也必须要认真考虑一番,王后、王世子是不是应当定下来了?”赵鼎出言道。

    “王后?王世子?”耶律大石面色微微变了变,深深的忘了赵鼎一眼,忍不住说道:“王有正室,兰夫人自然是王后,至于王世子那更好说了,王长子定北乃是嫡长子,自然也是王世子了,赵大人以为呢?”

    “大夫人兰氏若仅仅只是一个大夫人,那自然也无话可说,但是兰氏先天不足,不足以母仪天下,臣以为二夫人柴氏乃是前朝皇室之后,端庄秀丽,可以母仪天下,臣以为当立二夫人柴氏为王后,日后定能母仪天下。”赵鼎大声说道。

    李璟皱了皱眉头,这一直是一件大事,以前李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也不得不考虑了,兰蔻跟随自己身边多年,理应为王后,但有一点说的不错,兰蔻原本是自己兄长的女人,算仅仅只是拜堂而已,但是理论已经李璟的嫂子,若是此女为王后,但是在赵鼎等官眼,兰蔻存在先天不足,不能为王后。

    “此事暂且不说,等回到太原再做计较吧!”李璟拍着脑袋说道:“让萧氏收拾一下,明日跟随我回太原,至于辽帝的几个女儿,等明年跟随大军回太原吧!”

    “臣等遵旨。”赵鼎和耶律大石相互望了一眼,这才退了下去。

    “哎,这还没有当皇帝呢!有这种事情发生。”李璟望着两人的背影一声长叹,他知道这里面与自己的女人没有关系,但是从王后之争,能看的出来,日后皇子之间的争斗,这才是让李璟真正头痛的地方。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