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与虎谋皮
    “耶律大人,李将军何在?”皇宫之外,蔡京看见耶律大石走了出来,面色微微一变,忍不住询问道。他这个时候口中并没有称呼李璟的名字,而是称呼对方为将军。

    “王上已经休息了,让下官来见太师。太师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下官,下官尽可能满足太师的要求。”耶律大石笑呵呵的说道。

    “王上?李璟好大的胆子,居然真的称王了,他难道不怕天下人反对吗?他如今好不容易夺取了幽云,将会是整个汉人中英雄,全天下的汉人都很佩服他,这个时候,若是擅自称王,恐怕天下人都会反对他的,千秋之后,史书上也会留下浓浓的一笔,将会遗臭万年。”蔡京忍不住面色大变,大声说道。

    从外人嘴巴里得到的消息,蔡京并不相信,但是现在从耶律大石口中得到这个消息,蔡京终于相信了,老脸上都变了颜色,就准备朝皇宫内闯了进去。

    “太师,你我都是聪明人,这史书也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当年的玄武门之变,唐太宗杀死自己的兄弟,威逼自己的父亲,可是最后如何,还不是成为一代明君,在史书上留下了浓浓的一笔?”耶律大石有些不在意的说道:“更何况,大石听说当年宋室先皇在驾崩的时候,就曾经下过圣旨,能收复幽云者,当封王?这可是你们先皇留下来的遗诏。”

    “哼,这封王乃是指的是圣旨由朝廷出,朝廷说封什么王,就封什么王,而不是像他这样,自封为王,这与田虎之流有什么区别,这将会遗臭万年的。”蔡京不屑的说道。

    “胜利了就不会遗臭万年,小小的田虎能与我们家王上相提并论?”耶律大石不屑的说道:“老太师,实际上,大家都是封王,一个是我家王上自封的,一个是天子所册封的,没有任何区别,你这圣旨也没有明发天下,按照下官的意思,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外人并不知道,朝廷完全可以对外宣称,朝廷已经册封我家王上为唐王,相信王上仁慈,也不会计较这些人的,太师以为如何?”

    蔡京听了之后,面色大变,他没想到耶律大石居然如此无耻,封王之事是何等的丰盛,可是在对方的眼中,却是如此的简单,如此的随意,若真的是按照耶律大石这样做了,一旦传扬出去,恐怕是天下一片哗然,朝廷的威严已经跌落到低谷,他蔡京也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耶律大人这是将我蔡京当做傻子吗?这件事情若是答应下来,朝廷将为世人所耻笑,又如何能统治天下,我蔡京恐怕连汴京都回不去,成为世人唾骂的对象。”蔡京冷森森的看着耶律大石,面色阴沉,冷笑道:“我蔡京活了这么久,从来就没有人敢在这方面侮辱老夫的,没想到今日在这幽州城倒是见到了。”

    “太师何必如此,太师以为您能改变眼前的局势吗?”耶律大石摇摇头,说道:“现在天下四分,朝廷的领土最大,王上次之,金人再次之,西夏最少,但若是论真正的胜利,王上不如金人,但却比朝廷强大了许多,这个时候,朝廷拿什么东西来夺取幽州?又用什么东西来遏制王上称王?太师虽然聪慧,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太师手中没有足够强大的兵力,如何是王上的对手,就算王上称帝,朝廷也没有任何办法。太师以为呢?”

    “哼哼,耶律大人生着一张巧舌,但是不能改变李璟的阴谋造反,自封为王的事实,天下人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肯定会群起而攻之,李璟就算是再怎么强大,也不是天下群雄的对手,迟早会为朝廷所灭。”蔡京恶狠狠的说道,实际上,自己口中所说的这一切,他自己都没有把握。

    “下官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有些话,王上不好与太师说,因为他还记得与太师之间的交情,但是下官就不一样了,下官有几句心里话与太师说。”耶律大石望着蔡京,微微叹息道:“太师认为今日的王上还是当初的王上,或许王上会挂念与太师之间的交情,但是王上手下的骄兵悍将们却不会,这些人成分复杂,有盗匪,有契丹人,有草原人,这些人现在都跟随在王上身边,王上若永远只是一个征北大将军,这些人还会有奔头吗?王上只能成为王上,这些才会继续跟随在王上身边。可以说,这个时候,王上已经不是因为自己而称王,而是因为王上的手下要求王上称王,太师就在官场,不会不明白这里面的奥秘吧!”

    蔡京听了之后,面色微微变了模样,耶律大石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李璟已经不是一个人,他已经成为一个利益团体的代表,他若是不前进,必定会为手下人所推翻,所以说,耶律大石说的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这一切,就是能为称王找借口吗?

    “太师,下官还是那个意见,反正朝廷已经决定册封王上为王了,不过是一个吴王,一个唐王而已都差不多,世人现在并不知道,下官以为,对外宣称,王上这个王位乃是朝廷册封的就是了,这样也能维护朝廷的脸面,毕竟就算没有朝廷的册封,王上还是要称王的,老太师也不能改变什么,太师以为下官说的可有道理?”耶律大石笑呵呵的说道。

    蔡京面色一僵,目光中顿时露出一丝思索之色,他当然知道,无论自己做什么,恐怕也不能改变眼下的局势,想要将自己顺利脱离出去,恐怕也只能寻找汴京了,只能是让赵佶做主。

    当下叹息道:“此事关系重大,非陛下不能做主,待老夫禀报了天子之后,再做决定。告辞。”蔡京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必须将此事快速的禀报汴京,让汴京做出决定。

    “大石林牙,蔡京真的会按照我们猜想的去做吗?”耶律大石身边的侍从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他已经不可能改变什么结局,也不可能让其他人为他解决此事,只能是依靠宋室皇帝了,其他人答应了都没有任何用处。”耶律大石得意的说道。

    “若宋室真的答应了,那该如何是好?”侍从有些担心的说道。

    “世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一旦泄露出来,将会是宋室的丑闻,日后宋室哪里还有这个脸面主宰天下?”耶律大石面色阴沉的望着蔡京的背影。

    蔡京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急急忙忙的回到驿馆,赶紧将自己和耶律大石的谈话内容,形成奏折,命人送到汴京,从耶律大石的谈话之中,他就感觉到,眼下的情况,就算李璟不想称王,他的手下也会逼着他称王,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朝廷面对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就算是蔡京这个时候也不好开口做出建议,只能是将情况做一个简单的概述,让赵佶做出决定。

    等他让人将信送走之后,自己坐了下来,叹了口气,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心情一松,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面色微微一变,拍着大腿说道:“遭了,上当了。”蔡京猛的站起身来,就准备吩咐人将送信的士兵追回来,最后只能是一声长叹,重新坐了下来。

    他是一个聪明人,刚开始是被耶律大石所说的话震惊了,震惊之下并没有来得及询问,脑子里一片浆糊,现在不一样了,他已经感觉到这里面的问题,耶律大石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现在想想,这就是一个局,已经要将朝廷装进去的局,若是真的像耶律大石所说的那样,李璟的事情完全当做不知道,也就是让李璟紧紧的抓住了朝廷的把柄,可是如此又能如何,蔡京想到了耶律大石的话。

    答应了,或许一切都好商量,若是不答应,难道还需要调遣兵力前来争夺幽州吗?且不说朝廷有没有这样的兵力,但能不能击败李璟都是一个问题。蔡京感觉到自己面对这种局面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是是将情况反映给汴京,等待着汴京的回复。

    甚至他自己都不愿意参与此事,一旦事情暴露,按照他对赵佶的了解,恐怕赵佶会将一切罪名都推到自己身上来,那个时候,自己必定是百口莫辩。所以蔡京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太师,外面金使求见。”这个时候亲兵在外面说道。

    “快请。”蔡京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摆了摆手。李璟将自己和虞仲文放在一起,明显着就没有将两人暗通曲款放在心上,或者他有其他的考虑,到现在了,蔡京可不相信李璟一点政治智慧都没有,只是这里面到底蕴藏着什么样的阴谋诡计,就不是蔡京短时间内能想起来的了。

    “老太师。”虞仲文笑容满面,脸上还露出一丝尊敬来,不管两人交情如何,虞仲文的行为倒是不错的很,就算是蔡京心中对他十分不满,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更不要说蔡京还准备使用对方。

    “坐吧!虞大人不在自己的房间内呆着,来到老夫这里,恐怕不是叙旧这么简单吧!上茶!”蔡京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眼下李璟准备左右逢源,让你我两家相争,你们金人不会就这样轻易让李璟占据幽州吧!”蔡京也是开门见山望着虞仲文。

    “太师这话瞧您说的,实际上我大金之所以会猎幽州,也是帮助盟友收回失地而已,并没有其他的念头。”虞仲文赶紧说道:“只是这事情起了变化,李璟的强势出现,让你我两家都损失惨重,但盟友就是盟友,只要幽州没有回归宋室,你我两家仍然是盟友。”

    蔡京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金人或许有其他的念头,但是李璟和金人之间的战争已经打响,并且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战争仍然会继续,金人需要一个盟友。

    “还是与当初签订的盟约一样,谁占领的地方为谁所有,幽州和云州若是为金军占据,地盘为宋所有,钱财为金人所有,如何?”蔡京想了想说道。

    这是当初双方为了进攻辽国的时候,定下来的盟约,蔡京仍然是想按照当初的盟约来执行,地盘是不会有任何变化的,他相信赵佶一定会答应的。虽然他将盟约的地方从幽州遍及到整个幽云,但他仍然有信心说服赵佶。

    “不,这次不仅仅是幽云,还涉及到更多的地方,下官认为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应该按照这个盟约来执行。”虞仲文想了想说道。

    他的目光中有一丝轻蔑之色,金人或许是不知道宋人的底细,但是作为曾经的辽国的人,却知道宋人的底细,更不要说童贯三十万大军败北的事情,要知道李璟现在的地盘可不仅仅是幽云,还有草原,还有河东路。虞仲文的目光自然是看中了河东路。

    相比较幽州的繁华,河东路的人口更多,金人现在需要的是人口,虞仲文将河东路也算计在里面,不仅仅是人口那么简单,实际上,东西都已经落到自己的腰袋里,想要再收回去,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蔡京面色阴沉,他从虞仲文的话里感觉出了金人的野心,当下说道:“这是虞大人的意见,还是金国皇帝的意见?”

    虞仲文一听,顿时知道蔡京心中有所怀疑,当下想也不想的说道:“此事是下官自己的意见,但是相信皇帝陛下肯定会答应的。只是这用兵时间恐怕要再做考虑。”

    蔡京闻言点了点头,心中的一点怀疑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要不是金国的意见,说明金国皇帝并没有将目光放在中原,这让他放心了许多。

    “李璟这个时候称王,大概也是为了索要更多的东西,老夫会慢慢跟他耗下去,这样我们就能获得更多的时间。”蔡京很有把握的说道:“只要你我双方联手,一个小小的李璟还是翻不天的。”作为宋室的太师,蔡京还是有这样的魄力的。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